夜访者

2013-11-01 16:53浏览:1582

 

 

 

 

 

他敲门时,我已经睡下

但这无关紧要,比起明天他要做的事

睡觉真不能算什么。

他开车从二十公里外

送来两箱鸡蛋。

它们紧紧挤在一起,

沉睡的孩子,谁也认不得它们

它们也不会认识这个世间

没有记忆,没有母亲。

他给它们设计了漂亮的装帧

但用不上了,就像

他干过的每一样事情:

做一个记者、一名木炭经销商,

一个生态专家……

但从未成功过,一样也没有。

显然,巨大的热情

并不总能带来好的回报

就像婚姻不全是美满,

他的也是。

他坐在沙发上,

头发剃光了,像一个

陌生的熟人。

我们像陌生人一样寒暄

不谈情感,更不会谈论生命

那太具体。

我们说起孩子,刻意的微笑

显示出这个年纪应有的熟稔。

不过,我们提到了未来

因为对于它,我们无需

承担话语的风险。

是啊,我们的话语之间

有一层薄膜,善意而透明。

十几分钟后,我送他

出门,礼貌地道别

似乎这是一个愉快的夜晚。

他的身影

迅速离开走道

走入大块的黑暗。

我不知道我将会遇见什么

总是这样。但我能知道的是

明天一早,我还在梦中,他

将如期进到化疗室,把命运

还给命运。

 

11-1

 

验证码
下一篇:转一则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