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壹点爱

2011-09-02 23:54浏览:449
  
   有一个朋友看到壹点爱助学公益基金网站,很奇怪,问我为什么是壹点爱而不叫大爱。我无以言对。天宽地阔中,什么不只是一点?壹点爱是火种,天上落下来的那种,口口相传,然后慢慢点燃的那种。仅此而已。
   我知道壹点爱公益助学基金时,基金已成立了半年之久。
   当知道基金的发起人是倮倮,首批志愿者是阿鲁、黄土路、老刀、余丛、黄礼孩、阿索拉毅、罗霞……等人时,我被自己“离远世尘”吓着了,心里非常吃惊,我这是怎么了,兄弟们都公益那么久了,我怎么什么也不知道,没参预啊!从这个角度过说,成为壹点爱其中一分子,壹带爱基金唤醒了我灵魂深处某种东西。我知道这种东西,对我很重要。
   于是便把壹点爱基金推荐给朋友,一些朋友看了壹点爱助学网站后,不声不响为基金捐了款捐了书。虽然我们和他们的捐赠都就那么一点,但足以让我为有这些朋友自豪。当然也有个别朋友不以为然,甚至……没什么。志同道合和道不同不相为谋,都正常,世事如此,不如此还不正常了。
   于是和倮倮、黄土路约一起去四川看峨边的孩子们……但两次都准备好了,临行却不能如愿前往!
   2011年5月某个午夜,在四川峨边金沙江边喝得将醉末醉的倮倮和黄土路、阿鲁打电话来,让我听听金沙江汹涌澎湃的声音时,他们肯定不知道平时倒下便睡着的我挂了电话之后,遗憾得一夜无眠!
   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没有去成四川峨边,阿鲁说我应该检讨。时间不是问题,去不成就是问题。我觉得阿鲁的倡议是对的。我要为自己还没去成峨边检讨,但我觉得自己更要检讨的是壹点爱的兄弟们封我为壹点爱宣传部长,自己没有能尽到职责。且不说发起人倮倮,比起秘书处“日理万机”的黄土路主编、阿鲁同学、罗罗博士,比起既要上课又要写诗的助学项目负责人阿索拉毅,比起既要写诗又要编一本我们认为要全国最好看杂志的助学项目负责人老刀,比起既要采访又要熬夜撰写新闻稿的助学项目联络人罗霞……他们让我既惭愧又佩服,他们奉献的何止是壹点爱!
   这壹点爱,同道者,一看就明白有多重,不同道者,一辈子也觉得这样做可笑。
   很好!
  
标签: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