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真诚和爱致敬—读向天笑散文诗集《时光倒流》

2010-02-21 10:45浏览:816
向真诚和爱致敬 ——读向天笑散文诗集《时光倒流》 庞白 我永远不知道向天笑所述说的爱情故事,会向哪个方向延伸。他多情的目光似乎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及。这个七尺大汉,一个烟不撒手的家伙,他深锁眉头里有多少爱恨情仇,多年来,是我一直排除不去的好奇。 和向天笑相知多年,第一次相见却是在青藏高原。我们一起在青海湖畔赤膊飞舞,在拉鸡山上仰天长啸,在坎布拉顶沉默寡语,在梨花别墅烈酒飞扬。那是2009年8月,江南正是深夏时节,青海已是秋凉早至。我们一起应邀参加在青海西宁举行的全国散文诗笔会。我在藏族佛教圣地塔尔寺刚下车,便碰到了向天笑,这位豪爽的湖北人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你终于来了,再不来就没意思了!”于是两人便蹲到路边吞云吐雾,让同样相知多年也是这次才得以会合的四川诗人亚男找了半天才找到我们。在相处的几天里,得以亲自领略闻名已久的向天笑的“厉害”,他竟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没闭上眼睛睡觉,总是诗不离嘴,烟不脱手,赞美异性不吝词藻。几天下来,我不得不对他心悦诚服。真诗人也! 向天笑对散文诗有独到的理解,他充分领略到了散文诗的魅力。写诗多年的他甚至这样说,“也许我会从这本散文诗集《时光倒流》出版之后,一心一意踏上散文诗之路,相信我半路出家不会半途而废,大不了寂寞前行后半生吧。” 散文诗作为独于其他文体的新文体已然成立,虽然文学理论界对散文诗的文本、语言、内容、特质等方面尚缺乏相对全面的了解。但是不管承认与否,不管了解多少,诚如“我们----北土城散文诗群”成立宣言所称“散文诗作为一种现代汉语的最具承载美和思想的不分行韵文,使得追求者们乐此不彼,一代又一代的探索者对其怀抱着神圣而崇高的生命坚守。不为名、不为利、只为了那种大美的情怀。”正是对散文诗写作执意和深入研究,在一起时,得以聆听向天笑对散文诗的深入剖析,相信散文诗的出现和延续,发展,不可能因为某些人的偏见而能稍抹杀其大美。 向天笑在散文诗集《时光倒流》的后记里这样认为,“写好散文诗,就要自己天生的骨子里是一个有诗意的人,除了思想、情感、想象力之外,散文诗特别需要一种意境,意境的高度决定了所写散文诗的高度……一首真正的散文诗,必然体现出一个诗人与生俱来的个性,体现出他独特的人生经历,体现出他深刻的人生体验,体现出他内心深处的光亮,体现出他情感的细腻、思想的深邃、文字的敏捷、品德的高尚。”他的散文诗正是不世俗,不庸俗地体现了这一点。 相似的认同,促我喜欢向天笑的散文诗,喜欢他散文诗里的真实和真诚。 读向天笑的诗文时,我想一个人在这世上活了四十年,依然能真实和真诚地写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是一件可以故意能为之的事情。这和人的性格和情杯,关联太大了。或者可以这样说,一个作家能不能真实和真诚地写作,更关乎天意。从这个角度而言,向天笑的散文诗写作是瞎胡闹还是巧合,都无关重要,他能拥有这样的写作福气并写作着,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具备了这些,向天笑散文诗里流露出来的张扬诗性和真诚情感就理所应当,天经地义了。至于他写了什么,以什么为题材,如何措词造句,次要了。 于是我读到了向天笑这样的句子: “茶水喝干了,绿叶们倒下了,再灌水,再重新站起,少女成了妇人,东倒西歪,衣着不整,像我此时的萎靡靡。” “雪,这是水的尸骨,堆满了大地……等我们老了,窗外又一场大雪正在纷纷扬扬地飘落,坐在火炉边,你取出我的诗集,看那些诗句,它们是不是会像雪花一样落在你的心里?” “亲爱的,当你老了,我会守在你每个可能的去处,悄悄地看看你,看看你还幸福的模样,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不惊动你,像这几十年一样,想你,但不惊动你。” 我认为散文诗写作有几个关键点,底蕴深沉、古典、忧伤,行文措词无拘从而洒脱,最高界境是醉。我和向天笑曾交流过我的观点,我认为他的散文诗,暗合此意。所以当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读向天笑这些句子的时候,总是沉默。 沉默但深怀敬意和爱。 (2010/2/18)
上一篇:心灵曲线与文化坐标下一篇: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