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一点与众不同——评庞白《水星街24号》

2009-08-02 17:08浏览:959
收到一位当警察的朋友写来的文字,读后吓了一跳。原来操枪的手写起来表扬人的文字也一样猛烈。
只是文中的形容词,多了,多得让人虽然心存感激但又不得不惭愧。



他有一点与众不同

黄警官



3年前,一个极其偶然的机会,让我有幸认识了庞白,和他断断续续的交往中,总让我感觉他有点与众不同,但他为什么有点与众不同?不同在哪里?是什么促使他有点与众不同?这些疑问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直到有幸拜读了他的诗集《水星街24号》之后,这些迷才被一一解开。
首先,他会写诗,是个诗人,这在我的生活圈子当中是少之又少的;其次,他的诗言简意赅,内涵丰满,意境优美,沉郁含蓄,耐人寻味。品读着这些充满灵动的小诗小雅,体味着蕴藏其中的理性哲思,感受着其间优美的诗情画意,浮躁的心绪得以安抚,昏睡的心灵开始萌动,整个人会随之陶醉,并沉迷其中而流连忘返。它似一块绿色的草地,给疲倦的旅人一个歇脚之处,慰藉旅途的困顿;它似一片蓝色的海洋,有海纳百川的胸怀,能还我们的思想一片澄清,还我们的心灵一片宁静。
庞白的思想内涵是丰富的。如他的《像木匠一样爱我》,一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木头,诗人却能将其写进诗中,并赋予深刻的含义,诗人说他愿意做一根普通的有些小虫眼的但却刚合你心意的木头,这样你就会象木匠一样爱我,诗人表明了自己的爱情观。语言朴实无华,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读后,诗人庞白平和而不喜张扬的心态自然流露,其间所蕴藏的生活哲理让我们的思维得以无限延伸、阔展、膨胀,意味深长,让人回味无穷。他的《楼梯》,诗写日常而沉默的楼梯,却挣扎着挺拔着,不愿沉默,它承载着成千上万的人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上上下下,为别人提供方便的同时承担着日益老旧地极富乐于奉献地忘我精神,一个没有生命力的物体,经过诗人艺术的再塑造被赋予了血与肉、灵与性,可见诗人的想象力是何其丰富。类似这样的作品还有《随想》、《熟悉的东西是恐惧的》、《把一些东西放好》、《老了》、《热爱》、《老人和狗》、《灯光》、《抛弃》、《冲动》、《旧日子》、《别和我说幸福》、《进入》、《肯定》、《愿望》、《如果风雨要来》、《倒影》、《今天多么老》等等,有人说“语言的极致是平淡,生活的极致是平常”,可见,简朴平淡才是我们生活的真实本质,诗人看到了这样的生活本质,并通过诗意的文字向我们呈现,读后让我们的思绪不断辽远飞翔。
庞白生活在一个诗情画意的世界里。他说写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他要把生活中美好的事情用诗歌记录下来。如“坐着望天,躺下看海/不远处是海/更远处还是海/平静的海/夜一般漫开/一个人睡着了/一个人醒着/今夜星月无语/身边的声音/呢喃自语:这样真好,这样真好” ------《夜晚》,这首诗描绘了在浩瀚无际的海面上,夜色弥漫,风平浪静,月朗星稀,诗人乘坐的船上人们平静温和的相处着:有人睡着有人醒着,还有人在呢喃自语……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景观图呈现在我们面前,表达了诗人对大海的爱慕之情,对和谐生活的向往,全诗画面清丽,宜人,温和,柔美,静谧,让人读后心态平和。《傍晚》这首诗描绘了夕阳西下时分,“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老农与他相依为命的老牛劳作一天满载而归的乡村夜景图。《干草垛》一个男人在干草垛边上安静地睡着了,周围的草无处不在,这首诗的安静和谐,使人读后灵魂得以安祥。《川北高原》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近在眼前的雪山却感觉不到冷,高大无比的高原,仿佛可以触摸到天顶,宽广辽阔的高原让人无法完整地看到边际,全诗的意境清新宽阔,让人读后心旷神怡。这类诗是诗人对外界自然事物加以精细体察而萌发于心的一种敏感、灵感凝成的景象,清新而有情致。
庞白的感情是丰富的。他爱他的故乡,在他的笔下,故乡的一条狗,一棵番桃树,老家的后门,一个旧衣柜,一张奖状,老屋的门,构成一幅亲切安祥的故园景象。他爱他的故乡,正如他所说的“一个人有故乡是幸福的,故乡是我一切事情开始的源头,包括写作,对故乡和事的怀念让我明白什么叫温暖,感觉生活的“冷”,方知故乡的“暖”。有了这样的对比,不由自主便开始写了。”故乡是诗人写作的源泉。他爱他的故乡,更爱他的亲人,在他的诗中对已故父亲的怀想、眷恋之情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如“……身边没有了你,我常常沉默/身边没有了我,你是否寂寞”(见《呼唤飘过天空》);“……是他让我明白生与死的选择/从不如愿。……站在街头的春雨中/我会看见悲伤迎面而来/那些悲伤,比春雨更浓/一下子就浸湿了我的眼睛”(《在北海街头怀念一个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进家吧,等你吃饭!”(见与水星街24号有关的《后门》)一句普通的家常话却能让我们感受到有一种震憾力在穿透我们的内心,被诗人对亲人深深的眷恋之情所感染,并跟着诗人一起悲伤一起落泪,这就是生活情感的魅力,是质朴诗歌的力量。
庞白是个沉稳内敛、胸怀宽广的人。我想这与他的出身与经历息息相关,这些我们可以从他的个人记事中看出,庞白的父母均为教师,他出身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父母的薰陶下他逐渐成长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见《奖状仍在墙上》中的“我曾是个三好学生”可以看出),这样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按理说应该可以继续读书深造,但他没有,父亲的英年早逝,使他不得不过早地为家庭分忧为母亲分忧,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他选择了与大海为伍的海运学校,毕业后分配到北海海运公司,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水手、海员,这个职业生涯带给了他五彩斑澜的生活感受,让他极尽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在庞白的自述“在海里,在台风中,生命、死亡、美、丑、辽阔、狭隘、新生、绝望、善良、凶狠、无情、思念……太清晰、真实了,至今仍历历在目。……开始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感受复杂的生活滋味。”中可见端倪。有了这样复杂的经历,他再面对复杂的人生时,显得更平和、更沉静,更稳重一些,诸如年老、死亡等这些令人心酸,谈及色变的话题,在他的眼里却是坦然、平静的。在他的诗中有很多关于老、死亡的描述,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老是人生的必经之路,老了之后是死亡,这更令人心酸心悸,但诗人却用平静从容的语言,道出了生命的真谛,面对“老”他坦然自若、心平气和,他甚至把老理想为看猪狗吵架,看亲人生闷气,看风在无聊闲散。“老了就老了”这样一句平常的话语道出了他乐观的处世态度。《今天多么老》“我要沿着日子这条路/一直往下去。我要健康、长寿”路上会有坎坷,但我们相信坎坷过后是安宁,要像田野里的蚂蚱一样快乐,疏忽生死,忘记高天,面对扑面而来的困难与挑战,我们要坦然处之。但在坦然自若的同时我们也读到了他对生命的深刻注释,在《老街•迷底》中诗人提醒我们,“要沉着并简单地活着/要把昙花的生命/开成琥珀的永恒”,其气势是何等的悲壮,何等的恢宏,我们不得不为之拍手称赞。
庞白的生活经历造就了他的内涵与气质,确实有点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