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16 18:28浏览:875
  14日:
   七点到北京。问:这个时候是北京最好的天气?答:是。
   天气是好。没有印象中的不好。坐了几个小时,难忘的几个小时。
   然后飞机晚点了,一点到烟台。三点才得睡。
   早上起来,打开窗,窗外是连绵的葡萄树。对面不远处是张裕葡萄酒厂……
  15日
   知道葡萄酒喝多了会醉,想不到在烟台张裕葡萄酒厂门口喝张裕会醉得那么厉害。建文学院的校长张博士及吴、林老师似乎喝酒跟喝水差不多,开了三瓶,菜没吃多少,酒已全喝完。他们面不改色,我心已狂跳。回到酒店,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是清晨五点。拉开窗帘,窗外漫山遍野的葡萄树依然清晰可见。
   天清地静。
  
   看到倮倮在博上的留话,才知道他又到了北京。这一、两年,我们在北京擦肩而过两、三次了。
   倮倮在北京会与老黄见面。老黄天亮后会到这里转转,看到这几句话后,记得握倮倮的粗糙大手时,帮我向倮倮致以诚挚问候。至于倮倮握住的老黄那产于巴马的手就当是倮倮代表我们俩个人向老黄问好得了。
  16日
   下午到蓬莱阁等转了转。蓬莱阁真是个清静的地方。走在清悠的丹霞石头路上,想起了去年在青岛崂山。两个地方可能是相距不远,山石和建筑风格很相似。都是道教圣地。一株树、一片瓦、一条小径……,虽然多多少少混入些许商业参杂的味道,但小山上的干净、整洁、寂静,还是让我喜欢。
  
   晚上吴、毕俩先生来聚。毕携其韩国妻子一起来。以前没有和韩国人这样近距离聊过。这个韩国的女子,年轻、美丽、娴静。吴老说老毕你太幸福了。看起来老毕确实幸福,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老毕清瘦,学声乐的,170CM左右,说话,行动举止,不拘小节,想到就说,一派天真气象。他韩国的妻子是用汉语交流没有问题的外教,生在韩国一个较有背景家庭。也不知道老毕是怎么做好中韩友谊交流的。三个男人天南海北,人文地理,茶道甚至政治,瞎聊。老毕美丽的妻子安静在坐在老毕身边,一直含着浅笑看着老毕,就像幸福在坐在偶像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