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秋天慢慢走来

2007-12-15 23:30浏览:1950
   下班的路上,慢慢地走。突然感觉,秋天来了。去年的秋天来到背后,贴着脚后跟,一点点漫上来。
  夜灯活动了,在半空中的树叶边次递闪亮。一阵不大不小的风吹过,树叶轻轻抖动。我听不到树叶的声音,但已明显感觉到它们传递过来的凉意。断断续续有汽车从远处驶来,然后到远处去。那些擦肩而过的工业产物像电影里的道具,晃动某种不为人知的消息。
  街道未曾真正暗下来,又缓缓重新锃亮。和人的脚步一样,不急不慢之间一天又过去了,和去年的秋天一样,一点点的让人感觉到,也依时到来。
  这时收到一个北方发来的手机短信息。朋友把北方某地下雪的消息告诉我。他知道我没见过雪。但我这里是现在才刚刚意识到秋凉啊。
  手机短信息制止了缓行的脚步。捏着手机,站在夜凉里,人有些傻。
  于是想到远方。想到雪。想到一些模糊的事情。
  对于我来说,好长时间没有这样了。好长时间里没有细致地想一些东西了。天天骑车上班、下班、吃饭、睡觉。一晃而过的路途,太多事情被省略,更多的情感以及内心里细腻的东西要么隐藏起来,要么被粗糙的生活擦去。它们在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借口和理由中被消灭和淹没。
  如果不是车坏了,走路,如果不是看着灯一盏盏亮起,如果不是这个时候收到一个信息,如果不是正好在秋刚好来到的时候经过……太多的假设,其实都没有意义。现实是现在走在夜凉中。一些事情涌上心头。
  走过一个拐弯,干脆拐了进去,在一块已被圈起来准备建楼的草坪旁找块石头,坐下来。这里离公路有十几米的距离。仅十几米的距离,公路上的声音,好像一下子都远去了。
  这个时候,夜那么真实、真切,甚至生动、深刻。
  再看一次信息。才几个字:这里下雪了。
  虽然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雪都美。但总愿意把雪想像得很美。总会把雪和某部电影里的镜头对照起来。总会想像漫天的大雪把世间的一切都覆盖了。冬树露出屈强的枝头,顽石偶尔探出木讷的角,没有虫鸟鸣叫,没有花草飘香,看不见人影,目光陪一行脚印弯曲着向远方和未知延伸。
  想像总是很美,而现实往往南辕北辙。世事如此。
  在围起来的草坪里劳作的人们还在工作,他们在白炽灯中挥汗如雨。若干天后,这里的任何一根草都将不复存在。一个巨大深深的坑将出现在人们面前,然后人们会往坑里会填进无数石头、钢筋、水泥……会从地平面下开始筑垒,让坚固的建筑渐渐高出地平面,一米、二米……将高到仰望也看不清的高度。开阔、坦荡的草地演变成封闭建筑,封闭建筑里将会发生无数预计不到的事情。无数陌生的面孔将会在这里上上下下,进进出出。他们将愉悦、沮丧、发达、破产……
  不远处是几个水果摊。没见卖主,衣着陈旧的摊主们站在夜里,灯把他们的身影位得很长。他们互相间聊着,听不清说什么。只是偶尔听到有笑声。
  更远处是一幢接一幢的楼。有公寓楼、办公室楼、商场、学校、邮局、银行……
  每天上下班都从这里经过,这些建筑,有一些进去过,大部分却只知道它们的存在。没有进去过,并不防碍它们存在,也不防碍以后可能进去或者永远不会进去。从这里经过,这一带的建筑(东西)熟悉得就像什么都跟自己有关系,如果要对它们说点什么,却又陌生得那么遥远。
  就像秋天。秋天像去年一样,悄无声息,来到这里,陪我坐在街边,那么熟悉却又如此陌生!
  (2007/10/13)
  
验证码
  • 昆山月光
    昆山月光朋友把北方某地下雪的消息告诉我。他知道我没见过雪。
    
    我也没见过雪!
    很久没来过你的BLOG了,问好!
  • 珍惜拥有357
    珍惜拥有357在南方人世界里没有雪,真是遗憾的事情!诗人你应该见过她吧!否则诗会缺少韵味的!可惜我不懂诗哦!
共1页/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