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切东西放好——九月的阅读(七)

2007-10-03 16:43浏览:1383
作者:十月



  把读书当成一种生活,一种休息。读着读着,突然之间就忘记了自己,再读着读着,就知道了自己。

——九月的阅读题记

  “我要把一些东西放好/在合适的位置/摆正他们,方便时/在旁边放一束花什么的/让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在无人的时候/独自来点活泼。
放好这些东西之后/除了我谁也不会再动他们了/就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对那些没有用的东西感兴趣/它们会随着毗邻的花/和我一样/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不知不觉老去。”(庞白《水星街24号》之《把一些东西放好》)
  这几天都忙在路上,在街道、公路穿来行去,在脑子思来想去。没有一点空间来安扎别的东西,偶尔匆匆上地上一下网,看一下新闻,剩下的就是穿行。
今天早上,上办公室搞了一个形式上的工作方案。应和一下别人的牢骚。完了,就看看桌上的书,算是给自己休息喘息的时间了。庞白的《水星街24号》是目前为止在手上比较新的书之一。和往常一样,找出一两篇过目。看到以上的这一首诗,让我触碰到多年前自己写《翻晒:在凹地》的某种心境。
  我喜欢庞白《把一些东西放好》里那种自然蕴含和觉悟,言语宁静而富含暗示。我静静地读着它,就有两种画面出现:一种是肉眼可以看到的自然物,也可以叫外在物,比如我办公桌面上的自然物、家里摆放的自然物;一种是只有用心才能看见的内在物。它们的位置可能是我们自己经手摆布的,并且曾经珍爱的,也可能是别人摆布的,我们不得不得爱的,它或者静或者动、或者安宁或者不安、或者快乐或者忧伤,等等凡此种种,它们理所当然或者委曲求全地置在那里。但不论是什么东西,它们最终都一样会陈旧、老去,在我们不知不觉之中。
  在这里,庞白说的是“我”要把一些东西放好。他界定了一个范围,可能就是“我”的桌上或心上。但最终都达到了心上。由外在物移喻到内在物。整首诗里,提供给我们的都是很自然的外在物感。但当我们读完它,才知道,这些自然外在物其实就摆放在“我”、我们的内在心上。那个合乎规律的普遍的东西,也就很自然而然地移喻着我们人类生命的普遍意义:有用与没有的东西都会“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不知不觉老去。”
  这就让我们顿悟着:既然这些东西都一样会老去,我们还那么计较什么呢?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了庞白的《熟悉的东西是恐惧的》里的“熟悉的和陌生的都将和我擦肩而过。”诗人就是这样的智者,看到了许多有形无形的东西,然后抓住了它们的规律、本质,然后呈现给我们的是思想、是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