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9 22:50浏览:1344
                  熟悉的东西使我恐惧
  
                   ——我的九月阅读(五)
  
                    作者:十月
  
    喜欢散步,在空旷的野地里,山禽走兽即使不出现,也会花草一样让我惊喜。
  
   ——我的九月阅读题记
  
    昨天,我的阅读从早上七时开始。还躺在床铺时,看明代王宠书法大观。我喜欢书法作品中那种空白的结构、灵动的线条、有趣味的传达。之后和儿子到书店转了一下,儿子呆在里边看《虹猫蓝兔七侠传》,我找了一本《夜》的小说看了一下,最后买了一本麦卡勒斯的中短篇小说集《伤心咖啡馆之歌》,把它安排在睡前来阅读。中午时分,是我比较好的阅读时间段之一,室内室外都静,空旷,适合思考和想象。这时,我读庞白的诗,读到《熟悉的东西是恐惧的》时,产生不少联想和思考。庞白的这首小诗不小,有嚼头,他给自己同时也给读者设置了一个比较大的容器,里边装着两样东西:熟悉的和陌生的一大堆,只是没有一一拣出来。在里边,他只说“熟悉的东西使我恐惧/陌生的东西让我放心/熟悉的和陌生的都将和我擦肩而过。”我没有看到水,只看见理性和哲思的鱼在里边游荡。不停下思考、不深入潜游的人,可能什么也见不到,更谈不上看到鱼了。我说这是一首哲理诗,至少它让我们有了更广阔的理性思考空间。
  
    在我的生命中/很多东西是熟悉的/更多的东西陌生/熟悉的东西使我恐惧/陌生的东西让我放心/熟悉的和陌生的都将和我擦肩而过。——庞白诗集《水星街24号》之《熟悉的东西是恐惧的》
  
     “在我的生命中”应该有两个境域:一个是外环境,一个是内环境。在两境域中,都有两种东西:熟悉的和陌生的。先说外环境,熟悉的东西可能让我们在熟悉中麻木、自我满足、变得庸俗、不思进取进而退步,最终让我们的生命不得不产生恐惧。有诗言,“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对于一个不断寻找风景的人生来说,熟悉是不是一种悲哀,一种恐惧?于内环境而言,内心的恐惧往往来自于内心的认知、灵魂的震颤,而看透了的问题常常让我们感到不安和恐惧。打个比方,我们不熟知的河流,它可能只是一条河流,有鱼虾。但如果熟知了里头还有河怪或者鳄鱼,我们就会恐惧。如果再打个比方,把人生当成一条河流呢?不言而喻了。于外环境而言,大到整个世界、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小到一个单位、一个家庭、一个问题、一件事情,何不如此呢。但不管熟知与不熟知,恐惧与没恐惧,它们最终都将成为过去。因此,为消除恐惧,许多人都在奉行一种生命的原则,“装傻”“装颠”、“装蒜”,正如《梦醒时分》这首歌所唱的,“有些事你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懂”。当然,也有许多人,“爱我所爱,无怨无悔”,“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管如何,最终都应着这句话:“熟悉的东西使我恐惧/陌生的东西让我放心。”
  
    庞白的手法隐蔽而挑剔,如果把这首诗用树型来比较,他就砍掉了许多枝叶,挤干了多余的水分,只保留树干、两条树枝和树根,看来简单,实际蕴含大了。根部是理性的思考,“熟悉的东西使我恐惧/陌生的东西让我放心。”两条树枝是“很多东西是熟悉的/更多的东西陌生。”试排一下:
  
  很多东西是熟悉的 熟悉的东西使我恐惧
  
  在我的生命中 熟悉的和陌生的都将和我擦肩而过
  
   更多的东西陌生 陌生的东西让我放心
  
  
  
   如果把它树起来,那样子真的像一棵没有枝叶的树呢。没有叶子和太多枝条的树,可能不太像树,但更贴近树木的本质。抵达哲理的文字,就是削掉了许多枝叶的树干和树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