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日本人不怕地震死?天灾意识早已成日式文化

    日本人不怕地震死?天灾风险意识早已成为日式文化

    撰文丨墨黑纸白

 

    纸白君向来不想去点赞日本这样一个亦邻亦敌的国家,但没有办法,在很多方面,他们确实做到了世界的前列,我们以为只是民生、科技、工匠精神以及对未来世界发展的研究,其实远不止于此,即便是天灾,他们也早已做成了一种国家文化,从社会到个人,从成人到儿童,对天灾所带来的风险,都是深谙其道的。

 

    为民众面对天灾兜底的,只有政府

 

    记得某行业里的人,特别喜欢拿日本人为什么天灾多,却捐款少作为例子,来为其行业增添光彩,其实这都是比较细枝末节的问题,社会保障做好了,这个国家是不需要面对天灾的时候要求自己的国民去捐款,而是重点做在预防上。

 

    日本面对地震,除了相关法律对房屋的建造防震性有严格的要求外,  还有相关的预警机制,在地震发生的几十秒中进行预警,虽然不能做到提前预报,但这与地震争分夺秒的几十秒中,是可以挽救很多人的生命以及财产安全。这些可以视为是日本面对地震时的国家硬件文化。

 

    日本人面对地震的反映,也颇有意思,《南方周末》在一段采访中是这么说的:“东京时间4月14日晚十点二十六分,关景斌正在日本福冈市家中看电视,他的手机突然发出尖锐的警报声。“吉新”是“地震”的日语发音。”

 

    “关景斌一开始有点懵,他已经很久没听到这种警报声了。妻子和孩子都从房间跑到客厅,问:“是不是要地震了?”关景斌一下反应过来。4月18日,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时他心里想的第一件事是留出逃生通道。哗地一声,他打开了窗户—他家在一楼,可以由窗户逃到小院里。家人把门也打开来,之后,他们留在家中,静观其变。地面开始晃动。此时,距离手机发出警报过了约十几秒。”

 

    为什么他敢留在屋里而不是像我们这里地震的时候,纷纷往外跑?我们来看相关信息:“1923年关东大地震之后,日本就制定法律,要求建造房屋时必须计算防震程度,1995年颁布了建筑防震标准—《建筑基准法》。该法规定,日本的高层建筑必须能够抵御里氏7级以上的强烈地震。普通的一个八九层公寓楼,其抗震报告书动辄厚达两三百页。”

 

    所以,当记者问关景斌为什么已经接到了地震预警却不往外跑,还待在屋子里时,他说:“因为对我家的房子有极大的信心。我家柱子里的钢筋老多了!”关景斌张开双臂比划着。

 

   学校是日本第一避难所

 

    而在21世纪经济报的相关报道中,特别提出,学校是日本第一避难所。日本防震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学校是第一避难所”,所有的房子都可以倒,学校的房子不能倒。这主要是源自于1923年,日本关东大地震,导致不少学校教学楼倒塌,学生集体遇难。当时的日本政府从中吸取了教训,要求以“学生的生命维系着国家未来”为最高原则,加强房屋抗震性。

 

    该报道还列举了美国洛杉矶地震,报道说:“有些摩天大楼尽管摆动厉害,有时摆幅达二、三英尺,但因在建筑设计时充分考虑到了抗震性,所以仍安然无恙。”这个案例只是想说明,即便是高楼建筑,只要质量达标,在地震面前也并不是脆弱不堪的。

 

    在房屋科技研究上,日本则设计了一种“弹性建筑”,有较好的抗震性能。日本东京建了12座弹性建筑。经东京发生的里氏6.6级地震考验,证明在减轻地震灾害方面效果显著。这种弹性建筑物建在隔离体上,隔离体由分层橡硬钢板组和阻尼器组成,建筑结构不直接与地面接触。阻尼器由螺旋钢板组成,以减缓上下的颠簸。

 

    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看到一个网友说:“地震发生时他根据国内经验往外跑,跑完后回来小日本告诉他说:高楼是避震场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将工作做到灾难的前面。

 

    日本面对天灾,到底做了多少预备工作?

 

    我们从日本人身上到底能学到多少面对天灾的提前预备工作?搜狐新闻曾经做过这样一个盘点:

 

    一、为了最坏的打算,他们做了最充分的准备。日本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地震、海啸、台风、火山喷发随时可能发生。日本民众对于天灾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制定出一套相对比较成熟的防震救灾体制。

 

    二、生死关头提前几秒预报。2008年6月14日,日本岩手县和宫城县发生里氏7.2级的强力地震,气象厅在8:43分51秒预测到地震,三秒后即在电视上发表地震预报:预计四秒后将发生5级地震。这对正在疾驰的火车汽车的紧急刹车,核装置和有害物质的关闭等有重要作用…

 

    三、地震监测系统遍布全国。在上世纪初,日本已建成高密度、高精度、连续式的GPS监测网络,几乎每个城镇的地壳变形均在监测之中。日本的地震台站,不仅仅用之记录已发生的、已造成人员死亡的地震,而是灵敏地监测平时地壳传播的地震波速度的变化,从而提出临震预报。

 

    四、防灾系统严格缜密。早在1978年,日本便制定《大规模地震对策特别措施法》,1995年阪神大地震后,政府建立中央防灾指挥系统。各都、道、府、县的警察本部都设有紧急援助队,电力、通信、煤气、运输等部门也都有防灾体制,既能各自为战,又可统一行动…

 

    五、明确具体的预警方案。日本政府不断提醒国民:在以东京为中心的首都圈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里氏7级左右的地震,更是通过三维图形描绘出7级地震发生后的具体受灾情况。由于这些地震预报信息公开,因此各企业机构都相应制定了地震发生时职员疏散与救助方案。

 

    六、每个小区都有“避难所”。在城市建设规划之时,日本就十分重视防灾避难的设计。日本住户各个家庭阳台相通,以备意外时互相支持或避难。1981年后,日本所有高层建筑都要求能防范7~8级地震,2006年,曾有一名建筑设计师因抗震数据造假被判5年监禁…

 

    七、防震教育从娃娃抓起。日本各地建有地震博物馆,市民们会带着孩子们前去参观学习。旅客入住饭店会先被带领查看逃生系统,企业给员工发放紧急救援包。政府还不断提醒市民在家中备好三天的干粮和饮料以备应急之需,装有20多种防灾物品的“防灾包”已成为必备品。

 

    八、对自己对国家有信心,灾难面前亦无所惧。1、政府冷静应对:银行发钱以备民众应急之需,2、民众秩序井然:灾民平静地寻找回家的途径。

 

    在这个盘点中,很细致的描述了日本人已经将天灾不仅仅视为一种灾难,同时视为一种国家文化,用完善的社会机制,用公民对政府的要求,在这个要求严格执行中产生的极大信任,从房子抗震性到地震预警再到孩子的天灾风险教育体现到学校是所有建筑中质量最好的。

 

    而日本政府仅仅做到这些还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在灾难面前保障人们的生活基本需求,让其国人不在天灾中流离失所,这样才换来了日本人面临天灾不再恐慌,不再只会捂着脑袋跑,而多的是一份镇静,是对自己房子的信任,更是对自己国家和社会的信任。

 

    多难兴邦不只是四个字,是需要很多的投入

 

    多难兴邦,这四个字以前挺火的,有人认为没有道理,但从日本面对地震所做的工作来说,确实是兴邦了,至少日本人的内心的坦然的,日本房屋的科技和质量要求是不断追求完善的。楼脆脆、楼歪歪、楼薄薄是不敢在日本出现的,范跑跑也是不会在日本出现的,他们早已经将这种灾难通过文化和科技以及对国民信心的树立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化解。这才是所谓的天灾无情,人有情。

 

    在灾难面前,祈福看起来是一件很高尚的事,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祈福于是没有任何的补救,只有应对天灾在各个方面进行机制化并不断完善,才能解决这个问题。要求民众捐款就更没有道理了,日本人不会拒绝别的国家的捐款,但绝对不会要求他们的民众去捐款,因为他们的社会保障是保障民众的,而不是一味掠夺。

 

    而在我们这里,且不说一个大酒店垮塌,也不说什么楼脆脆之类的,更不说预警系统的缺失,仅仅就四川九寨沟地震之时,立刻就有骗子通过短信进行诈骗,自称是地震局救援中心的,以《战狼2》的“爱国之情”(物尽其用?)为噱头,去坑别人进行捐款,相比之下,真的是高下立判。

 

    日本人把天灾做成一种国家文化,而我们却有人把天灾做成一种骗子文化,纸白君看到一个网友评论说:“有人大骗,有人中骗,就有人小骗.....”也许,我们面对灾难,真的只有抛投鼠窜才能安顿我们的一颗惶惶不可终日的百姓之心吧?坦然面对的公民之心,许是真的不“适合”我们。

 

    诚如研修团副团长、北京第二外国语附属中学校长付晓洁的感慨:“我们平常也会给学生进行防灾教育,但还是以讲道理为主,不像日本这样创造条件让每个人尝试,从小培养风险意识。”

 

    结语:

 

    最后,纸白君并不对九寨沟地震进行祈福,而是希望地震多发的四川,能够真正的学习同样地震多发的日本,切实捍卫四川人的生命财产安全,为中国做一个不输于日本的榜样,尤其对于一个旅游省份而言,安全才是旅游的重头戏。

 

    2017—8—9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