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脱裤抗日女,用内裤调戏日本总觉得怪怪的

    脱裤抗日女,用内裤调戏日本总觉得怪怪的

    撰文丨墨黑纸白

    

    病情转好的这两天,看了很多前几天的新闻,想提笔写点什么,但又果断放下,毕竟写了终归是要被河蟹的。这些新闻让纸白君想起了09年时的那个脱裤子抗日的80后女孩,虽然那时候纸白君还在上学,没有开始写时评,但而今再想起这个事,依旧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脱裤子放屁这种事向来是被人们不耻的,那么脱裤子抗日,用裤子武装蠢脑实在就是令人顿觉无耻到了拍案叫绝的境界。

 

    以疯狂的方式,可能与目标相去甚远

 

    我们在09年可能还会以为,这只是一个疯子的个性张扬,而在这些年来说,这已经不再是一个疯子的个人行为,而是整个社会都处于这种疯狂状态。按照逻辑学的思维方式,脱裤子是不可能达到抗日的效果的,只能达到找日的效果,而就那张避孕的脸庞而言,即便是用这种秀下限的方式,可能对面的日本人看了也是没有“侵略”的欲望,实在是让人倒胃口,反而会让日本人觉得,这种思维下的中国人,也难怪会在神剧中虐了他们八年之久。

 

    当然,有人做出奇葩且违反事实规律的事,总要有很多愚蠢的人去追捧和溜须拍马的,毕竟这很符合我们片区的区情,当时就有不少人说:“脱裤子抗日虽然不雅,但精神可嘉,只要历史能在80后的心中牢记,就值得赞赏。”纸白君看到竟然还有人夸赞其是用践踏自己人格的方式来记住历史,也是觉得莫名其妙,践踏自己似乎只能让历史在扭曲中再度轮回吧?还能让人们记住历史?

 

    于是就衍生出了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用裤子武装蠢脑是不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正确?就这个女孩而言,高中时期做出这种蠢蠢的事,脑子是不可能被裤子武装好的,只会被裤子武装的越来越低智商,可能将来育儿生子,教出来的孩子也是越来越蠢的,毕竟与事实的发展规律完全违背。

 

    抗日不是追求公民素养的提升和科技水平的提升,不是去看日本人这些年是如何又一次站在了世界强国之列?而是用脱裤子的方式调戏日本人,除了一股酱缸之物深入脑髓之外,还会有其他有用的东西吗?可悲的并不是有这么一个疯女子,可悲的是追捧这个疯女子的人比比皆是。

 

    当然,这位女子在遮羞处所写的“尽国神射”四个字,还是包含对中国未来期待的意义,是希望每一位中国人都可以雄起勃发,但问题是,本身脑子不好使,又长得颇为避孕,如何让国人们雄起勃发?更何况这臭不可闻的内裤,本身没有多少思想营养,反而都是腌臜之物,又如何会产出让追捧的人会获取真正的思想和独立思考能力?

 

    一张内裤就想打倒日本,这个愿望本身是好的,但尊重历史和遵循事物的发展规律似乎更接近于打倒日本的这个小目标,而今科技力量不够,人文思想缺乏,国际上真正的朋友又少,内裤也终究只能是内裤,不可能变成真正的力量捂死小日本,这真的需要做多少的辩论才能搞清楚吗?

 

    我们需要的不是内裤,而是更多的思想碰撞

 

    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内裤还是需要的,因为内裤本身蕴含的力量是很多人无法抗拒的,它充满了诱惑,它包含了欲望,它包裹了很多你看不到的,却让你无法摆脱的欲罢不能。但仔细想想,这种意淫终究只能是一枕黄粱,樯撸毕竟是要灰飞烟灭的,我们现在缺乏的是更多思想的碰撞,而不是包裹在内裤之中的万种归一,这明显就是不思进取的思维陷阱,不可不察。

 

    这几天很多国产大片卖座火热,某片中开头上演了一群军人疯狂的杀戮学生,这确实如王大姨妈所说的:“这是一群畜生,不是军人,希望现实中的军人可以明白这个道理。”纸白君突然想起了一个服役军人的抱怨,他说:“犒劳三军竟然没有涨工资?好气啊。”

 

    纸白君对他说:“纳税人吃饭都成问题了,哪里还有钱给你们贡献更多的工资税?”这位军人颇为惊讶地说:“我们的工资关纳税人什么事?我们的工资是我们老大发的。”纸白君也颇为惊讶地回答说:“你们老大是蚁后吗?自己可以生产货币?这不都是每一位纳税人的钱?真以为是你们老大产出的口粮?”这位军人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于是很奇葩的哲学问题又产生了,他们到底在保卫什么?是纳税养活他们的纳税人?还是别的谁?他们如果搞不清楚这个问题,很难说能够真正的捍卫我们这片热土,再好的宣传片,都不如真正有军人素养,并且了解历史和战争残酷的高素质军人,而他们的工资已经高出了很多纳税给他们的普通公民们,反而还认识不到这些普通的公民们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我们当然愿意去相信,内裤的出发点是好的,正如叶赫拉那那老太婆毕竟是爱大清的,但她就算在棺材里也不能否认自己把大清确凿带入了她的坟墓,这就是历史真正可以告诉人们的。所以相对于出发点是好的这个寄托性的愿望,我们提防历史重新轮回的信念应该更高一些,毕竟中国这个千年古国是一个惯性重复历史的国度,这不得不让人们担忧。

 

    相对而言,解决社会诸多问题的方式,应该是将权力更好的相互制衡,并且由公民参与监督和问责,这将比任何一种所谓的“一句顶一万句”要正常且有效得多,我们以为“一句顶一万句”可以有效的解决一些问题,但反过来想想,一旦这样的方式走向了错误的方向,那么带来的伤害也将是民族性的,我们对这方面的反思是远远不够的,毕竟我们经历过,我们的前几代人们也为此陷入了崩溃的边缘,这都是有官方文字记载的。

 

    结语

 

    纸白君知道这篇文字是不应该写的,于事态的发展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对自己的写文生涯有着严重的影响,但有些话总是需要有人来说的,聊胜于无吧?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一起共勉,至少应该知道我们目前的处境并不乐观。

 

    纸白君也并不是硬要拉着这位80后女孩09年做的事,现在再重重的批判一番,而是就某些历史的影子再次若隐若现之际,却又无法货真价实的写出来,只好拿这个女孩曾经做的事来进行另一种方式的反思。

 

    而关于未来,我们只有将改开进行下去,将制度的不完善弥补到位,将思想碰撞更多的绽放出来,将每一个人理性的价值观发挥出来,我们才有可能在与世界诸国的现代化竞争中不背道而驰渐行渐远,也就不用承担为此所造成的忧患,历史上我们不缺乏这种元素所导致的挨打局面。

 

    2017—8—4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