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蒋经国从帝王到圣人,比马桶文化还是高级的

    蒋经国从帝王到圣人,比马桶文化还是高级的

    撰文丨墨黑纸白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帝王总是常见的,圣人却是不常见的,这圣人绝非孔子这类的,真正的古代圣人中,墨子大师算一位,其他百家中多躬身于帝王,而非平民,唯独墨子出身于平民,也毕生服务于平民,比较可悲的是,墨家也是百家中最先消亡的一家,实属我民族之大憾事。另外儒家的王守仁也算一位,我们现在的社会大多是背其知行合一之道的,而日本却早已学得淋漓尽致。

 

    帝王的罪孽与圣人的洗白

 

    这两天突然有人谩骂起蒋经国,认为其即便施行了自上而下的民主,依然不能洗脱其身上所含带的帝王罪孽,以及曾经双手沾着的鲜血也不能洗干净。即不能以民主之名,而忽视其曾经的帝王之实。这种论调,纸白君是不能认同的,似更多的是秋后算账,而非让更多的独夫们乐于去效仿这种不流血的还权于民,实属其心可诛之论。

 

    蒋经国被封圣前的罪孽到底有多少?有相关自媒体列举说:“在白色恐怖方面,他的早期劣迹包括指使特务系统恐吓地方领袖,甚至企图谋杀吴国桢;为了剷除孙立人,不惜制造假兵变;用匪谍戏码将雷震逮捕入狱等。后来的美丽岛事件、林义雄灭门案、陈文成案、江南案等也「都说明蒋经国独裁的本质」。在黑金统治方面,作者的证据是江南案就是蒋经国与黑帮合作的具体案例。”

 

    纸白君看着这些罪孽,倒没有觉得蒋经国多么的独夫,反倒是觉得其与老蒋一般,民不民,独不独,相对于这些几个指头都数的过来的罪孽,那些可能一百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罪孽反而却不会被认为是罪孽,我们假设认为蒋经国所做的这些事是独夫的必然证据,那么某些人身上数不清的事,怕用独夫二字已经无法形容了,大约应该用“窃族大盗”更为实在一些吧?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真正了解大陆历史和台湾历史的人,无论是年轻人还是中年人、老年人,至少在对蒋经国身上的那点罪孽,是完全可以被其自上而下的民主而洗清的,从根本上来说,这些蒋经国身上的罪孽都是有名有姓的,都是被人们所知的,而那些没名没姓的,不可谈的,多不为人们所知的,细细想来,老蒋和小蒋被现在的人们多认为是正面人物,也就不难理解了。

 

    换个角度理解,蒋经国到底是被谁封为圣贤的?其实不仅仅是民间的了解中国历史的年轻人或者中年人等,连咱们片区的上层建筑也是这么认为的,对于蒋经国自上而下的做法,咱们这边颇为兔死狐悲,百年追求突然就这么终结了,再也没有拿起战刀的理由,那个曾经被认为独裁的国民P,就这么烟消云散了,还有什么借口去屠戮台湾人?

 

    故而,咱们片区的官媒说:“蒋经国是自己弄丢了国民P的郑权。”这个感叹颇有意味,是失去了目标的彷徨,是丢失了自己的迷惘,也是不知未来该往何处的悲凉,在纸白君看来,这种彷徨、迷惘、悲凉,实在是我们每一位中国公民共同的悲怆,因为他们的舍不得,正是我们每一个先贤志士们的真正百年追求,最终一事无成。

 

    相对而言,那些依然追着要打下台湾的无知大陆人,实际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打下来的理念,打下来之后你是要指派总统?还是指派议员?无论是指派的总统还是议员,他们是否会甘愿被台湾公民扔鞋?他们又是否乐意被台湾公民泼馊水?他们是否又愿意穿着西装在议会里打架,以免光着脚的人有朝一日再一次在漫天遍野上相互征伐?台湾农民有老农津贴,台湾公民都有健保,台湾公民这些年在大选的重要事件上所表现出的公民素养,我们又差之多少?

 

    台湾官员是决然不敢说台湾人的素质不行,咱们这里敢,相对于这种迥然不同的片区情况而言,蒋经国被封圣,除却帝王光环,在中国历史上,怕也只有尧舜吧?那些满清无知者们动不动就吹捧乾隆功盖尧舜,真是腆着个B脸不知所云。

 

    换句话说,蒋经国这样的人,多多益善,对于整个世界而言,克制己之杀戮欲,消除官僚与公民之间的刀兵之战,而放在探讨和共和之上,让公民之实实现在帝王结束之中,民知有国,且国真正以民为重,这样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敢轻视。我们总是谩骂的印度阿三,这几天还在跟我们穷折腾,但人家敢,我们能奈何?是我们胆量不够?非也,是我们还没有达到民知有国,且为国之主体的境界,虚胖多于实际力量。

 

   是要公民文化?还是要马桶文化?

 

    纸白君很少见到哪个国家动不动挑衅台湾,你可以说它小,但你不能说它在全世界上拥有164个免签国是无所谓的事,这实际上就是与世界大同的凭证,哪怕没有那么多的邦交国,但一纸免签也就说明了彼此之间的国力和国民素养是相对等的,这个数量越多越好,反观我们的数量实在是相形见绌,邦交国多难道只多在表面吗?

 

    前两天一个新闻说,广安一摄影店员工培训,未完成业绩者被罚喝厕所水。这是一个很奇葩的事,当然在漫长的中国历史长河中并不奇葩,下跪都能被说成是礼仪的国度,喝厕所水当然也没有什么了,但如果这事发生在台湾,怕是这个公司是不想混得了,也因此曾经有人评论富士康说:“在台湾不敢压迫台湾人,竟然跑到大陆来压迫。”

 

    这个结论是不正确的,它并不是在台湾不敢压迫,而是没有压迫的大环境存在,它在大陆不是敢压迫,而是很多的力量会帮着它压迫。所以我们看那些鸡血培训还有喝马桶水这样侮辱人格的事件不断产生,是符合我们片区的区情的。那么相对于蒋经国留下的民主台湾,确实比喝马桶的区情高级得多,因此被封圣有什么过错呢?

 

    相反,做到这些的被封圣,做不到这些的只能配一个贼字,那么在圣人和贼子这两个称呼之间,似乎只要是正常人都会选择圣人来为追求的目标,普通国人可能做不到圣人的追求,但对于上层建筑,倘若没有这样的目标,最终只能被一句古话所形容,曰:“君视民为草芥,民视君为寇仇。”这个君字于我们片区而言尚未消除。

 

    蒋经国虽然只是还了台湾公民应该有的权利,似乎看起来并没有被封圣的理由,但实际上来看,解除戒严三十年来,无论是老蒋还是小蒋,他们的历史评价都是高出很多的,并没有因为言论自由而被描绘成独夫民贼,能不被历史追为贼子的掌权者,实属罕见。且不说我们片区公民的公民素养还未完全觉醒,仅仅就不成为贼子这个动力,都应当是某些人去追求并在追求到后终身不被国人所忘怀的成就。

 

    而今某些人想起来去找蒋经国的旧账了?已经晚了,他并没有将这比烂账进行到底,用他的经典语录来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P,只有永远的公民。”那么问题就出来了,打江山的不坐江山了,这江山可怎么办呢?交给台湾公民自己看着办,至少纸白君没有看到台湾人大乱,反而从科技到各个领域都在继续前进着。

 

    台湾比日本也许还差之很多,但整个中国呢?竟然也差日本很多,这就需要我们整体国人反思了,我们还要继续浑浑噩噩下去吗?咱们片区的上层建筑们还能继续自欺欺人下去吗?

 

    结语

 

    纸白君纵观中国历史,贼子多于圣人,这是可悲的历史情结,但多一个真正名副其实的圣人,总比多一个贼子是要好上许多的,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当然,圣人的产出,也来自于每一位普通公民的公民素养的监督与问责,这是双管齐下的事。我们的最终目标不是追求圣人的产出,而是尽可能的不流血还能让我们的国家真正毅力在世界强国之列,这需要真正有责任心的国人,也需要真正有责任心的掌权者。

 

    2017—8—3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