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花朵与花瓶,北影只是比基尼裸露的部位而已

 花朵与花瓶,北影只是比基尼裸露的部位而已

    撰文丨墨黑纸白

 

    一直想找一个机缘,把今天这篇文字写了,即学生与学校之间的关系,北影性侵女学生事件其实是把这种掩盖在污秽之下的东西,更大尺度的展示了出来。

 

    纸白君时常在想一个问题,是我在听到一个同学说:“我们都恨不得他死。”这句话时,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一个老师,可以做到让学生如此痛恨的地步?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两起,或者仅止于北影的校园事件。

 

    教育即便市场化了,就可以强买强卖了?

 

    校园暴力,这个至今仍然在校园风靡的暴虐之物,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必然会造就校园性侵以及校园贷式卖肉等更卑鄙的勾当发生,按照以小见大的逻辑来说,我们连校园暴力都无法克制,更不必说校园性侵以及校园贷这种更为卑鄙的行为在校园里肆意,我们平时不关心,是因为我们的孩子还没有受到这样的折磨,古人云: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纸白君听闻,中国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爱安逸了。纸白君还听闻,几万万人,就为了一个东西,就为了一个安逸,这可怎么了得?是的,我们不懂得维权,也就不懂得捍卫自己与自己子女的权利,也就无所谓别人家的孩子被性侵了,甚至还会质疑,那些强烈维权的人,到底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安逸这种几千年从未消泯的奇葩基因,实在是太可怖了。

 

    对于北影女学生们的毕业证,竟然还需要20万元才能拿到,这已经不仅仅是身体受到侵害的问题,还加上了赤裸裸的敲诈勒索,相比起互联网上的勒索病毒,在我们的社会上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他们至少还要蒙着面,我们这里的某些人面兽心的货色们,是直截了当的,是不需要一点掩盖其无耻嘴脸的。

 

    究竟该是什么样的老师,才会把自己学生的衣服扒下来?在我看到的北影女学生爆料文中,实在是无法想象,性侵问题也有了,敲诈勒索也有了,当众扒衣服这种连人性的最基本的底线都能突破的,竟然还是一个学校的老师,这样的学校,怎么会培育出对社会价值观有进步的学生?而这些学生们还都是将来全民娱乐的苗子?也难怪杨幂这样的花瓶当年在湖南卫视推她时,公然说自己喜欢野花这样不着调的话。

 

    最可怕的不是被强制,而是被强制了还要感恩戴德

 

    在市场经济中,至少没有敢公然强买强卖的,垄断企业除外,还有某些无耻景区等,但在校园里也有这种强买强卖,连还个价都要被骂得狗血喷头,这简直就是对校园最大的亵渎,哪怕你是教育市场化,也不能公然勒索不是?而最为可悲的是,我们的学生们,在面对这样的勒索,竟然还要感恩戴德,至少还有个机会可以拿到毕业证,我不知道我们的媒体们是不是该自框耳光,但我们确实没能保护我们的学生们,即便她们是出生于相对富裕的家庭。

 

    这个逻辑是这样的,如果富家子弟都免不了自己的孩子被性侵,被勒索,被肆意谩骂,更何况普通公民家的孩子们?我们以为“计生”让我们的女孩子们贵起来了,实际上也让我们的女孩子们缺乏更多的安全感,强力作用下导致的物以稀为贵都无法保护一样东西的时候,这个社会的生态已经烂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让毕业、私下送礼、被老师性侵、被污蔑有精神疾病……相关新闻中充斥着这样让人无法直视的字眼,还是在一所所谓的最顶尖的艺术学院,西方人画躶体被称为艺术,我们觉得羞耻,我们这里却直接玷污学生的躶体,反而却会被一些人骂做是学生们太贱,这逻辑真的是让纸白君不得不对某些毫无人格的国人大写一词卑鄙无耻。虽然北影辟谣了,但这些学生们确实是在用生命和名誉在揭露。

 

    纸白君所能想到的,还有就是我们学校那些破事了,大二大三的时候就听到班里有女同学陪男老师睡觉,当然不止一个班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如果说这还只是一种谣传,那么有学生动辄被坑五六千元的事,就不算什么谣传了,而今听闻这个老师已经在某二线城市买了房,于是我听到学生们说,这样的老师为什么不死了,还过得这么好?一个不入流的学校都能发生这样的事,而无耻的人还能过得很舒坦,更何况是北影这样的学校呢?

 

    最为传奇的是,听闻新校区要求新生们必须拿几千元去南方某地游玩,坐的是火车,不管吃喝住,不去不给毕业证,按照纸白君的暴脾气,如果是我上学的时候玩这一套,早给它全国曝光了,但奈何现在的新生们,根本没人敢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只能敢怒不敢言,不得不奉送几千元大礼包给某些无耻的老师们,而更可悲的是新闻系再无纸白君这类的后来者。

 

    有一种无耻,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

 

    权力的无耻,就无耻在,随时捏住你最要害之处,而你却无能为力,或者说不愿意去作为些什么,只能埋怨自己命苦,只能咒怨那些老师们恶毒,花朵与花瓶虽然一字之差,但在我们的学校里,在我们的学生中,更多的还是趋于花瓶化,为什么我们的成年人更多的是选择中庸,选择妥协?因为从小开始,他们是这样被教育的,他们的孩子还是被这样教育的,未来的孩子们依然是被这样教育的。

 

    一个民族的强大,绝不会是靠一群花瓶或者是一群无所谓到连自己都无所谓的族人建立的,我们谩骂日本人,谩骂美国人,谩骂英国人,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谩骂一遍,唯独会赞美鑫胖国的人,因为我们看不起挺直腰杆的人,只喜欢弯着腰的人,因为我们一直都是弯着腰,几千年来莫不如此。

 

    写这样的文章没有什么用,纸白君承认,但连写都不能写的时候,更多的痛苦就只能沉默的大多数默默承受了,也许不思考,不被启蒙,就是我们大多人最好的宿命,因为维权多难呢?懂得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多辛苦呢?

 

    纸白君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走了的人去仇视,哪怕是权贵们,说明权贵们这些畜类,还是懂得选择适合人生存的环境,更何况我们人呢?北影所裸露出来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校园和学生早已花瓶化,我们的某些老师们早已兽性化,无耻的人会说:“这都是小节,无所谓,当我们征服了全世界,这些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结语

 

    纸白君终于明白,为什么全世界都只看重我们的钱,而不看重我们的人格了,甚至畏惧我们如果真的有一天强大起来,大约就是这样一种毫无节操的逻辑所带来的必然结果吧。

 

    2017—5—16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