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理解吧,一个人不可能以正义的名义战斗到底

  理解吧,一个人不可能以正义的名义战斗到底

    撰文丨墨黑纸白

  

    能评的事已经越来越少了,就中国江湖的事,这已经是第三篇了,但大环境如此,又能怎么样呢?某格斗狂人不出意料的倒在了非门派属性的碾压之下,武馆没得开了,想想只有韩国某超市才有的消防员大招都被再次使用了出来,微博被销号还算什么事吗?纸白君唯一可以想到的是, 没有一个单独的个体能以正义的名义去进行战斗,不是因为邪恶太强大,而是大多数人并不太关心这些是非题。

 

   除了五千年历史,还会说点别的什么吗?

 

    纸白君看到有些吃瓜群众,把太极拳都冠以五千年历史的高度,以讨伐某格斗狂人的无知,竟然敢对太极拳出言不逊,并为其终尝到恶果而弹冠相庆。我看到这些人的言论,才会真正的意识到,我们作为一个有历史的大国,是多么的霸气侧漏,霸气到什么都可以扯上五千年历史,霸气到什么都可以用国家的名义对个人进行碾压,霸气到对于站出来说话的人尽其可能的谩骂与嘲讽。

 

    历史是用来反思的,不是用来打扮成小姑娘的,国家是用来体现民众的个人价值的,不是用来禁止个人价值体现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人敢站出来对现实中,存在一些比武侠小说还荒诞的剧情进行反驳和怒斥,这样的国家和民族可悲程度绝对不亚于任何一种被侵略的境地。

 

    换句话说,不是浑浑噩噩的大环境,一个国家和民族绝对不会受到亡国灭种的险境,当然我们现在活在和平之下,无所谓什么居安思危,或者无所谓事实绝对应该高于任何虚假,但这种自欺欺人必然还是会让历史再次轮回。

 

    我前几篇已经探讨了,交了税的门派,在某方面的正确性上,要高于任何一切,包括其虚假的成分。用某格斗狂人这两天的“忏悔词”来说即:“我可以打假,打一个点,但不可以打一个面。我的错误就在于性格太张扬,没有体会到大家的感受。”格斗狂人的这段忏悔说明了什么呢?纸白君的感觉是这样的,中国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件,只能追求中庸之道,而不能追求是非和对错,自上而下都是这样的。

 

    中庸之道,如野草一般春风又生

 

    我举个例子吧,曾经纸白君在某家郑虎单位上班时,纸白君的直属领导曾经有这样一段高论,我不谈其高论的对错,我们只谈这种逻辑的盛行,直属领导是这么说的:“没有什么事是做了没用的,比如你眼前的花瓶,你把它搬到是这里,再搬到这里,再搬到这里,最后再搬到原地,它本身没有动,看似没有意义,但你搬的过程就存在了意义,你能懂吗?”

 

    对于这段话,纸白君认为,说我们老爷们智商都不行,这话是不对的,我们的老爷们很多都是会玩哲学的,就像我曾经这位直属上司,他这段话确实可以解释很多中国社会的问题,譬如对GDP的追求,譬如对是非题转换为中庸题,再譬如我们有法律和法院,但是我们还是会搞一个上访的窗口,上访本身就是是非之外的中庸之地,这个地方你要再玩不转,你可能就很危险了。

 

    回到格斗狂人的这句忏悔词上,是他的个性张扬错了吗?我没见过哪位真正可以对世界有影响力的人是没有自己的个性的,昨晚还有个读者对我说起:“其实牛顿晚年也在研究点石成金术。”我并未做考究,我们假设牛顿晚年真的如此,至少证明他的个性中,还是希望做一些人类可能突破的事,但他绝对不会拿这个自己的想象研究去欺骗任何人来做投资,个性本身没有错,个性如果是用来欺骗人的,这确实是错的。

 

    这位格斗狂人的个性敢于对这些年来比王大师还不靠谱的太极拳开战,是格斗狂人错了,还是太极拳本身出现了问题?我想应该是不需要多做解释的,闫芳的视频,我相信正常的人看了,至少都会产生一个质疑,当然我们中国人太多,搁不住不正常的人也很多,毕竟马云还相信王大师呢不是?可悲的不是马云相信,可悲的崇拜马云的人更多,这就是我们的民族属性天生所带来的贱骨头,不剔除,很可怕的。

 

    个性可以用来质疑,个性可以用来创造,个性可以用来反思,但个性不能用来欺骗,而我们的现实现状是,个性不可以用来质疑,个性不可以用来创造,个性不可以用来反思,个性只可以用来欺骗,最终重新回归到我们五千年来的大属性上,这个属性曰:中庸之道。

 

    不讲真的环境,可悲的人是大多数的

 

    某格斗狂人的下场,其实很大程度上就是每一位想要与传统和主流社会意识不融合的人所有的下场,所以有钱的,有权的都会选择移民,虽然西方发达国家没有我们这里热闹,没有我们这里奇葩,但至少他们在思维意识上是安全的,他们的孩子在那边思维意识上是进步的,他们的财产和生命相对保障性会更高一些。

 

    所以,太极拳的荒谬,在我们这里毛都不算,我们都是选择性遗忘,某些年代里更为荒谬的东西,荒谬到可以吸引全世界人目光的东西,在我们的眼中都是渣渣。

 

    有人对中国的历史做了一个很精辟的总结:没有钱就“造饭”,有钱就腐败。很大程度上,这就是我们几千年历史的简史,在这个简史中,我们如果无法对现状进行改变,我们的历史无论是对于我们还是对于外国人,都是一种看来无法直视的历史,包括这个历史中所绽放出的各种思维意识,以及各种所谓的传统。

 

    当然春秋战国和民国时期是要排除在外的,至少这两个年代里的国人,是可言自由思考和各抒己见的, 不会有权力严重参与进去,去做偏向性均衡的过程,我们最伟大的发明是大一统,我们最危害的发明也是大一统,所以我们注定竞争不过外国人,他们从剥夺神权,到剥夺君权,到成立民权,他们都是在努力寻找一个国家和一个国家公民最根本的价值,而我们恰恰相反。

 

    所以,理解吧,如果我们无法参与到正义的战斗当中,我们也没有资格看那些愿意说真话的人,一个人孤独的战斗到最后,因为他真的是在和整个主流作对,下场是很可怕的。

 

   结语:思考很危险,但思考也很值得

 

    很多wumao们总是对纸白君嘲讽说:“你为什么不宣扬造饭呢?”纸白君呵呵的对这些wumao们说:“你以为哥们像太祖那么流弊?没有一个好时代,扯什么犊子?”某格斗狂人毕竟还是一介武夫,他不会懂得,在中国做启蒙这件事,危险性到底有多大,所以,某格斗狂人的人生可能就此会没落下去,我相信真正喜欢他的人会很失落。

 

    但是,纸白君最后想说的是, 不要失落,他一个人的战斗即便是被强行湮灭了,他依然会在纷扰的历史中,留下那么一笔,这对于他来说其实也是很值当的,因为谭嗣同告诉我们,没有血的代价,就没有醒悟的可能性,某格斗狂人还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杀鸡儆猴的告诉我们,不要胡思乱想,老老实实的工作,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的社会角色。

 

    总有一天纸白君也会老老实实的,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在我们的心底,对我们荒诞不羁的时代,留下那么一丝心底里的清澈,虽然可能没有大的作用,但聊胜于无,不是纸白君太过于悲观,我想只有胡适先生所说的那句话,可以安慰一下我们,这句话是这么说的:“在悲观的日子里,乐观起来。”这可能是最后的乐观坚守了,与诸君共勉。

 

   PS:

 

    最后唠叨一句,由于家父的“威逼利诱”下,纸白君被迫陪他“周游”下他想去的几个地方,所以这周更文,可能都会是晚上,由于更文时间的变更,给读者诸君带来的不便,还望见谅哈。

 

    2017—5—8落笔于旅途中的墨辩閣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分类:杂谈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