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马云眼中的传统武术,太极与生意是一码事

  马云眼中的传统武术,太极与生意是一码事

    撰文丨墨黑纸白

 

    看中国历史或者中国文化,你一旦看到骨髓里了,就会很危险,这种危险程度,取决于你说出来你所看到的真实程度,譬如那位不好好打拳,执着于说真话的格斗狂人,他现在陷入的窘境,不是吃瓜群众们所能想象的。

 

    正如我前天写的关于此事的文,只是说了说我在武校如何学会飞檐走壁这门绝学的,昨晚十点左右竟然被删除了,如此惊弓之鸟状,可见真话的恐怖与权力的恐怖是对等的。

 

    但是真话如鲠在喉,不得不说。无论是对于热衷于将知识用作观察社会的人,还是对于热衷于畅意人生的习武之人,这本应该是一种社会的常态,以证明这个社会是理性的,是成熟的,是不需要大多数人被套路的。

 

    江湖事,其实就是衙门事

 

    正如,我们看金庸现实的作品,我们以为江湖之事向来江湖解决,甚至元朝逼迫江湖归顺,以绝明朝朱元璋依靠江湖打自己的天下,但这只是江湖的惊鸿一瞥,大多数情况下,江湖面对朝廷,毛都不算的,我们认为江湖是游走三界之外的,那只是对于元朝这种土老帽,真正的汉人朝廷之下,江湖之事,绝不是法外之地。朱元璋当上皇帝后,下狠心杀的不仅仅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功臣们,对张无忌这位前任主子,也是要痛下杀手的,奈何乾坤大挪移这东西,不是皇家可以搞掂的,当然这只是金庸先生的书本内容。

 

    所以,这两天的闹剧,除了传统武术进行了一次丢掉内裤的探底,格斗狂人也会陷入一阵沉寂,用我们新闻学这个圈里的一个案例来解释的话,就像李翔一样,破开了地沟油的帝国,终究死在地沟油所造就的暗杀之中,当然地沟油是不会承认是其暗杀的,但我们的社会保护不了说真话的,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有多少人会记得这位关心广大吃瓜群众食物安全的记者李翔死于非命?没有多少人,因为套路比深情更能征服国人的心。

 

    我在历史书所看到的中国,大部分情况下,是国人习惯性被虐,但又对虐自己的人爱之入骨,这种很奇怪的逻辑,我是不能理解的,或许我离庙堂、酱缸以及江湖都太偏远,所以注定了,我只能在文字中说出这些我所看到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这样的话对大多数人,然并卵。

 

    正是基于这种社会大环境,格斗狂人昨晚的痛哭流涕,无论真假,都是让人倍感心酸的……纸白君昨天看了这位狂人又一起对某太极宗师的爆料,说其是英国国籍,其所创造的太极派系应当属于英国。纸白君唯一的点评是:不好好打拳,执着于说真话,虽然这种做法很可贵,但也很容易被名门正派围攻的,更何况名门正派都是要给衙门交税的,岂能不被庇护?结果已经十分清晰了。

 

   武功当然有真伪,连说话都要较个真假

 

    换个角度,在我们时评这个圈(以后可能就没这个圈了),说真话是日常的必须方式,无论是写,还是说,即便我们执着于新闻学中最为宝贵的真话实践工作,都会遭到衙门不断的围堵,以及wumao们丧心病狂的谩骂,更何况是打着传统与武术的牌坊,在中国是一个庞大产业的圈子呢?(某些门派资产动辄上亿)我只知道,在金庸先生笔下,名门正派没几个是好东西的。

 

    最为可怕的是,“人日”竟然站出来说,这位狂人已经触犯了法律,武林勿中其“奸计”,实在为“人日”的寡廉鲜耻感到无语,张无忌当年单挑六大门派之后,除了灭绝至死看不上他之外(毕竟甩了她两耳光,面子磨不开),其他门派都是很服的,并没有说其是奸贼什么的,咱们“人日”竟然还能当上江湖的裁判,还能吹红哨,这上哪上理去?最好的功夫,其实是我们新闻学中的嘴皮子。

 

    当然,嘴皮子这种绝学,也是有分支的,一种是真话,一种是假话,在我们的时代,真话要么死,要么闭嘴,假话基本上就是巅峰之学了,用金庸先生的话说:“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所以,真话派系的人,最后大概都会选择闭嘴,毕竟自宫这种惨不人道的活儿,不是谁都可以做的,但你不能不承认,自宫之后的那些货们,生活的往往比不自宫的人要好,不是因为他们自宫之后真的天下无敌了,只是天下无敌的是这个自宫了的天下。

 

    马云在西方国家神游之际,也不忘蹭一把传统武术的热点,毕竟其也是太极不知多少代的弟子,马云无所谓自己的保镖会不会被格斗狂人KO,但马云对中国文化的中庸之道是谙熟于胸的。所以马云的长篇大论只有一点要说的:“在子弹和核武面前,一切功夫同是天涯沦落人,相煎何太急?”

 

    马云的这个观点,虽然是和稀泥,但纸白君从马云的稀泥中注意到了一些重点,即我们的传统,无论是传统中的尊卑规矩,还是传统中的朝廷与江湖,乃至传统中的神汉迷信,都是在洋人的洋枪洋炮中被打破的,就这个层面而言,我们现在所执迷的传统,并没有真正的醒悟,我们曾经是因为什么挨打的。

 

    我想起丁元英在对爱情的定义上所说的一句话:“有招有术的感情,招术里是什么不去论它了。没招没术的感情,剩下的该是什么?”这段话放在传统武术,乃至放在传统中国,以及放在传统与现代依然缠绵无法真正分开的现代中国来看,依然奏效,我们向来认为我们是有招有术的大国风范,但从清末开始到现在,我们与西方国家的竞争从来没有真正的赢过,其原因就像洪七公对黄药师说的话一样。

 

    传统武术和生意一样,认识不到这点很可悲

 

    这段话是这么说的:“无论你的落英剑法变化多么的精妙,我一掌雄厚的掌法打过来,你必须要硬接,不要说套路多么的神奇,在实战面前,套路不可能真正得人心。”当然这话是按照我的理解再次转述的。

 

    但实际社会中和现实世界中,确实是这样的,只是我们不愿意承认,原来我们的传统武术是虚假的,如同我们不愿意承认,我们的中医和当年西医一样都是巫术,但后来西医在文艺复兴中,走上了尊重自然规律的道路,早已与我们分道扬镳。

 

    那么,让我们抛开一切虚拟的,看马云的话里之话:“这本是民间的“私斗”,但是借助互联网媒体,居然引起了各大“武林门派”之争,还真有人为此生气了。”想表达的是什么呢?传统武术和生意一样,都是一种产业化的东西,生气是因为产业受到了质疑甚至是破灭。

 

    就好像周星驰在日本宣传《功夫》,上来一个日本愣子,愣是要和周星驰比武,要戳穿周星驰的假功夫,周星驰只好叫保安了,我特么拍戏是为了赚钱和探讨人的能力与责任,不是来和你打架斗殴的(实话实话,不欺骗就是最好的功夫)。我们看周星驰受到的挑战,只有两个层面,第一,中国功夫在电影中很能打,在现实中然并卵。第二,中国有能力的人,应当以电影中的周星驰为榜样,做自己该为这个社会和普通公民们,所做的己所能及事,否则功夫连花拳绣腿的意义都丧失了。

 

    就这个角度而言,中国传统功夫,乃至传统文化,还是停留在清末。要不是这位格斗狂人突然就嗨起来了,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原来我们还有这么多的武林门派?他们平日里只是埋头赚钱,并且积极表示自己的唯一武功心学来自于朝廷,除了赚世俗人的钱之外,再也与世俗人无太大的瓜葛,仅此而已。

 

   结语:功夫不如公民

 

    陈氏太极拳又被爆出几个人围堵那位格斗狂人,格斗狂人也是无奈要报警,我们其实就应该明白了,功夫这玩意真不如法律好使,我们只要监督好我们的法律和我们的衙役们,我们每个人所具备的功夫,不亚于任何一位武林大师,如果真的有江湖,我还是更希望每一位普通公民都可以成为我们社会的宗师。

 

    毕竟从公民的角度出发来说,服务我们的人和单位数不胜数,我们需要功夫吗?我们需要一个以真话为美,以公民素养为社会基础,以真正的服务来击败所有套路的社会大环境,当然这需要我们每一位普通公民,闲暇之余多阅读,多思考,以更快的练就公民这门现代社会的绝学,而不是被一些传统武术者们说:“他们愿意上钩,怎么能说我是骗子呢?”

 

    总之呢,纸白君每天都会练习一些“公民功夫”,每天读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每天写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字,每天做五十多个仰卧起坐、二十多个俯卧撑,肯定不会成为一代宗师,但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国家公民,功夫不如公民,套路不如深情,这必然会是未来中国必须的生活方式。

 

    2017—5—5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