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大国青年之烦恼,寒门子弟不得与二代争平等

大国青年之烦恼,寒门子弟不得与二代们争平等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szhibai

 

    又是一年青年节,本来还想再谈谈某图书馆青年和某大学教授的故事,但就目前的大环境而言,这种屌丝青年逆袭的故事有些不太合适宜,这种大学教授对屌丝青年的关怀也不太合适宜。

 

    而在未来,不仅仅寒门子弟不得与二代们争平等,更不得在网络上展露自己的见识、才华,更多的网络领域都要持证上岗,如此看来,大多数现代青年们,在社会大环境上,都是不如几十年前那位青年图书管理员幸福。

 

    青年者,非谓有大官之谓也,有大志之谓也

 

    上面这段话,很眼熟,几年前有人说过,几年后还有人说过,虽然前后画风看起来很尴尬,但冠冕堂皇的理论,还是要不断重说一遍的,毕竟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很多理论只能活在书本上,因为我们还有一个更强大的理论,曰:改变不了社会,就改变你自己。

 

    我们的青年们,和祖国的花朵们一样,都是理论上被重视的对象,但在现实中,从小学开始存在的性侵、校园暴力,到大学开始存在的裸贷、被坑蒙拐骗,哪里会有什么志向?花朵和青年们只会在残酷的现实中,越来越发觉,金钱才是唯一的道理,权位才是最根本的筹码。

 

    我们没有试图去改变我们社会所存在的权钱至上的畸形现状,却一味的要求年轻人们不要和官二代、富二代们比资源,比权位,而是要求青年们去与官二代、富二代们比奋斗,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理论,出自“人日”之口,倒也显得相得益彰,毕竟它本身就是以几十年如一日胡说八道为荣的。

 

    “人日”是怎么说的呢?曰:“与富二代官二代相比 寒门贵子贵在奋斗。”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很多案例,比如王健林比“人日”更为狗血和鸡汤式的说:“先定一个小目标,先赚它一个亿。”王健林只是在讲他当时怎么玩,却不告诉我们,他是先给王思聪四个亿,好让王思聪这样完成他一个亿的小目标,这奋斗鸡汤熬得确实不怎么地道,都馊了还当宝呢?

 

    再说一个例子吧,我身边也有不少二代子弟们,或者说家里有三四套房的年轻人们,他们的生活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是花天酒地,挥霍度日的青年们,他们依然在按部就班,或大城市里讨生活,或在被安排的地方上着班。

 

    按照“人日”的理论:“’贵’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升官发财,也不意味着必须拥有多么高的社会地位,而是代表着人生进步的可能性以及实现人生价值的机会。”在这个相对符合现代社会价值观的理论中,连子弟们和家里有三四套房的青年们都没有什么自我理想可言,或者说对生活有更好的自我认知,更何况寒门的孩子们呢?

 

    前两天朋友结婚,很多在外打拼的人都回来了,纸白君和一个在二线城市打拼的朋友聊天时,他说:“现在的压力其实挺大的,光孩子上幼儿园,三年下来要十二万,厉害不?”我听后脱口而出:“我建议还是让孩子在我们这里上幼儿园吧,省下的十二万,直接给孩子在二线城市再付一个首付,毕竟在我们的时代,很难说有什么真正的教育可言。”

 

    朋友笑着说:“这想法确实很切合实际,在中国的阶层提升,也只是需要几套房子。”我回答说:“当然不只是这么肤浅的把房子凌驾于教育之上,而是思想在中国不值钱,或者不能值钱,独立思考、超前见识、根据现实得出的理论,你要么藏着掖着,要么被打击得连活都活不下去,不要说你会忍得住不说话,凡是知识达到一定的层次,有些话如鲠在喉,不说会被憋死。”

 

    朋友问:“连教育都不需要了,孩子们可怎么办?”我笑着说:“简单,万人独木桥该走走,只是一个过程必需品,将更多的金钱和资源放在孩子的个人才艺上,就我对中国社会的观察,我们不需要有真正的竞争力,比如独立思考,比如创新思维,我们需要的是娱乐至死,就这方面而言,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哪怕你的孩子将来只是办一个才艺培训班,收益也是远超你曾经的支出。”

 

    官场多派系,商场多杀戮,我们既然从未打算要我们的孩子拥有监督社会的基本素养,那么还是让孩子们多从事娱乐方面的工作吧,不会有危险,却会因为是花瓶产业,而不断的提升自我的价值。我们不需要大志向的年轻人,我们只需要不会思考的年轻人,搬砖也好,花瓶也罢,仅此而已。

 

    首行不善,百行凋零

 

    “人日”还颇为不要脸的拿一段网络鸡汤作为,其不要寒门与二代们竞争资源、权位的理论,曰:“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是出身豪门的,我们都要靠自己!所以你要相信:命运给你一个比别人低的起点是想告诉你,让你用你的一生去奋斗出一个绝地反击的故事。”

 

    在这个理论面前,纸白君唯一能想到的是,今年青年节的一则爆炸性新闻《台湾拟推开放式大学:免笔试无年限有学位》,新闻称:“台湾教育部政次姚立德日前表示,拟推动大学夜间部继续转型为无修业年限的“开放式大学”,开设符合产业需求的课程,不仅免笔试入学,还可终身随进随出、累积学分拿学位,一般和技职大学都适用。”

 

    新闻中,姚立德进一步表示:“ ’台湾应成为一个完善的学习型社会。’国家应有完善的继续教育,让国人可依据产业发展,有很方便的管道进入继续教育学习,再进入不同产业发挥长才;继续教育应随进随出,没有修业年限限制,且“不用从头到尾都在同一个学校”,尤其台湾很小,大学间距离近,应让国人可同时在不同学校学习自己想学的知识。”

 

    同样是要人们奋斗,我们这里是告诉你,屌丝逆袭的案例,诸如王宝强、搬砖网络红人之流,而台湾则是告诉你,他们不仅仅为年轻人们继续建设社会性住房,为年轻人的父母、孩子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和良好的教育环境,同时还要为年轻人们提供更多的充电渠道,大学真正永无止境,而不是被社会大环境泯灭的连理想都不知为何物,却还诳语奋斗一词。

 

    佟大为当年在奋斗里演绎的很到位,所谓奋斗不及一个从美国飞回来的爹,电视剧虽然大多假的要命,但这部电视剧还是很真实的,我们的年轻人想要有志向,想要有建树,一部电视剧或者一词奋斗,都只是鸡肋,我们的社会大环境,我们敢不敢让人们真正的拥有思想并更快的找到自己在这个社会里的位置,才是重中之重。纸白君只知道,我们与世界的竞争,所差的等级是很遥远的。

 

    说什么“在今天这样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时代,寒门能否出贵子,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一个关于“命运”的话题,而是一个关于“奋斗”的故事。”就网络而言,青年们吃灯泡、裤裆里放鞭炮,钻粪坑等等,这不都是网络所产出的“奋斗”故事?真正能从里面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才有几个人?我们连高中都不敢普及,还有脸提寒门的奋斗,真不知道哪里来的嘴脸?

 

    本应该是社会最末端的行当,成了社会最高大上的行当,没有真正的监督,这酱缸只会更加臭不可闻,同时也会导致各行各业都被熏染这种臭味,你要年轻人谈奋斗,不怕青年图书管理员抽你大嘴巴吗?

 

    结语

 

   我的文字,从未要求过,每个人都应该享受二代们的待遇,或者说享受权贵们的待遇,但至少你应该给大家一个有时间思考,自我充电的大环境,青年们是与世界竞争的筹码,别再用为世界搬砖做贡献这种落后的思维去对待。

 

    有家外国报纸是这么说的,我们且听听看,“某大国的高房价,毁灭了年轻人的爱情,也毁灭了年轻人的想象力。他们本可以吟诵诗歌、结伴旅行、开读书会。但现在,年轻人大学一毕业就成为中年人,像中年人那样为了柴米油盐精打细算。他们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物质的、世故的,而不能体验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种面向心灵的生活方式。”

 

    这在这家外国报纸看起来是不可思议的,但在很多中国人的眼中,这是很正常的,你不吃苦中苦,难道你还想做皇帝?帝制思想的残余,是在很多人的脑子里的。

 

    我们什么样的大环境,造就什么样的青年,什么样的青年也造就什么样的民族未来,我只知道,以后可能连写这样思考文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作为一个90后,面对写一篇文可能会被罚1万到3万的金钱,面对这样的罚金,纸白君是捉襟见肘的。

 

    在为数不多的时间里,与诸君共勉到不能写的那天吧,当纸白君不得不放下思考文,我也会被迫放下我心中的志向,可能会尝试成为一个世故圆滑的商人,也可能兼职一个为生活不得不去投机倒把的推销职业,毕竟我的体质兼职搬砖不行的,但这些确实就是我们大多数青年们在做的事。

 

    谈志向对于大多数中国青年是太过奢侈的东西,所以有人会质问,为什么中国人勤劳却不富有?

 

    2017—5—4落笔于墨辩閣

   

分类:杂谈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