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哪里有什么江湖?只是酱缸莫名其妙的沸腾

哪里有什么江湖?只是酱缸莫名其妙的沸腾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听闻最近血雨腥风,传统武术所主导下的整个武林,面临着岌岌可危的处境,以至于武术大师们,除了集体约战以捍卫市场的,更多的走向了行政解决的道路,并且要诉诸于司法,以求解决“江湖恩怨”,滑稽程度并不亚于皇帝的新装。纸白君认为,哪里有什么江湖?有的只是酱缸罢了。

 

    以强身之名,行弱民之实

 

    想起当年,家里花4000大洋一年送我去一家武校,在选择套路还是散打的时候,纸白君根据自己的体质,选择了套路,懵懵懂懂之中还不太明白套路是什么词汇,后来才明白是花拳绣腿,与现在所流行的套路一词,内涵上是一致的。所以现在流行的文化是什么?曰: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

 

    江湖,江湖,酱缸,酱缸,金庸先生早已告诉我们的,我们却偏偏只当了笑谈,武侠救不了宋朝,虚拟的套路也不会去篡改历史,这是金庸先生最可贵的地方。纸白君在武校大约呆了一年半,体魄上没觉得有什么长进,但精神萎靡,欺软怕硬,心理缺陷,社交能力缺失等校园大环境,很多学生的人格缺陷,都是在这个时期席卷而来的。

 

    纸白君一度认为,家父拿出4000大洋,送我去武校挨打,这种惨不人道的行为,是对自己和自己孩子最赤裸的嘲讽,等纸白君进入了社会以后才明白,这不仅仅是家父一人的思维,整个社会都是这种思维,江湖里的虚假和酱缸里的虚假一个德行,或者说江湖只是酱缸的延续,欺骗管用就用欺骗,欺骗不行就用法律,总之什么行就玩什么,我们始终没有一个信仰,可以让我们不必被套路,不必被江湖,更不必被酱缸。

 

    当然,江湖还是教会了我一些东西,一门神奇的功夫,曰:飞檐走壁。记得在武校的一年多时间里,纸白君从未吃过武校里的一顿饭,因为那不能说是饭,基本上可以说是喂食动物的东西,因为每个孩子吃的好了,武校校长就赚的少了,赚的少了还怎么有钱去花天酒地?还怎么去在官场上捞取更大的利益?所谓强学生体魄,实际上是弱学生体魄,萎靡学生精神。

 

    自我觉醒,远比被他人绑架精神和肉体实在

 

    在纸白君被武校校长怒斥说:“今晚不打死你,我就不姓XX”式的威胁语句中,纸白君想的是,劳资的爹一年给你4000大洋,就是让你今天说要打死劳资的?真当劳资是二缺吗?于是,连吃两大碗他们做的难以下咽的面条,在其他人午休的时候,纸白君偷偷溜出去,脚瞪一米多高的砖墙,飞扑上近两米的围墙,蹭得一声就上了墙了,翻身下墙,落入两米深的地面,在这一刻,我以为自由就在眼前。

 

    怎奈何,落地的刹那,才发现还有一堵一米多高的墙,但留给纸白君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巡逻队很有可能会在我的犹豫中发现我的逃跑,纸白君在助跑中又蹭得一声上了墙,翻身下墙,落地顾不上麻木的双腿,一溜烟的功夫朝家的方向飞奔着跑过去,在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自由是多么的可贵,人性在黑暗中得到释放是多么的畅快。

 

    哪里有什么江湖?明明就是对人性最为残酷的阉割,哪里有什么功夫?人性在理性思考中所释放的本能,就是最好的功夫,虽然我都不记得当时是怎样的力量,可以让我飞跃三道阻隔自由的墙,但在自由和生命面前,任何困苦都不显得多么的强大,仔细算算,自我的觉醒,远比任何人所能教给我们的,要多得多得多。

 

    逃跑后,大约那校长还在等着家父强制送我回到他的学校,然后接受他最为残酷的惩罚,以告诉我,江湖的规矩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在那所学校,很多逃跑的,都被家人送了回来,其中我认识的一个人,几乎被折磨的不成人样,在那之后,他连说话都显得木讷得很。我逃跑后被家父抓回家,也被要求强行送回去,我只对家父说了一句话,这事就作罢了,我说:“送回去可以,但再跑,决计不会回家。”

 

    统治者的妥协,包括家父的妥协,是在统治与被统治者之间,谁更为坚决和更能付出,才会显现出来的,很明显的是,家父的妥协,更多的是不想失去他的孩子,虽然他妥协了,但他始终还是不明白,那不是一所学校,那是一所地狱,对于被统治,被鞭打,被弱化的孩子们来说。

 

    江湖和武术,只是赚钱的工具而已

 

    哪里有什么江湖?哪里有什么武术?那是一个行当,或者说,是一个以坑蒙拐骗为基本手段的市场,后来听说那所学校倒闭很多年了,想想也是,有这几千块大洋,几年下来都够一套房子的首付了,还要什么强身健体?江湖和酱缸比起来,屁都不算。

 

    东亚病夫者,非中国人也,乃中国也。是一个强大统治者们的自我萎靡与对被统治者们的强势阉割,所结合起来的贫弱、不思进取之中国和中国人,而不是中国人的体魄不行。

 

    闫芳之流其实很好的告诉我们,他们之所以从大神到臭名昭著,并不是因为他们的骗术太低劣,而是他们在酱缸中可能出现了问题,所以他们的江湖要成为人们的笑谈。诸如王大师这些神汉们,一朝天子一朝臣,神汉们也只是输于酱缸,而不是输于他们所构造的欺骗行当,毕竟现在依然盛行。

 

    在我们这所小城市,以前依赖自然资源,强势掠夺多年之后,发现资源枯萎,城市黑暗,于是开始转型绿色城市,主打旅游,而某拳竟然也成了辅助资源,这是江湖和功夫所展现出的光芒吗?并非如此,这是酱缸需要江湖来做陪衬,真有功夫这玩意了,威武世界的城管还能如此霸气侧漏吗?

 

    周星驰在《功夫》中的一段台词设置的很好,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功夫只停留在书本或者影视的阶段,现实中,除了一群坑蒙拐骗的货色们之外,柔道、跆拳道、格斗等这些外来功夫,似乎更为实用一些,套路这种东西,也就骗骗中国人可以,在国外你敢说你不是在表演,怕只有被揍翻在地罢了。

 

    结语,没有底线的表演该收起来了

 

    我们的老爷们最后也出来站台了,这是一场赤裸裸的炒作,非中国功夫不行,也非中国江湖不行,而是格斗随便打的规矩太扯淡。好吧,我们要求别人按照我们的套路走,按照我们的江湖混,可是我们早已不是庄家,我们也早已展示出了我们强大的虚弱,离开了坑蒙拐骗,可怎么活?

 

    这大约是江湖最后的遮羞布了,也是酱缸莫名其妙的沸腾,我们在讨论什么?连文字都要持证上岗了,这酱缸只会越来越沸腾,并且大家继续得过且过,大约如此。什么时候我们开始失去了底线?在这个时代拙劣的表演又岂止江湖和武术?该拿出些实打实的东西,别再执迷于表演了,于国于民才是幸事。

 

    其实仔细想想,外国人花高价让自己的孩子,上教育资源最好的贵族学校,我们这里却花高价让自己的孩子,上坑蒙拐骗且弱民思想和肉体的地狱学校,这种国情对比,可以很好的以小见大。

 

    2017—5—3落笔于墨辩閣

分类:杂谈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