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蹲式窗口,从金融创新围绕女学生肉体转说起

蹲式窗口,从金融创新围绕女学生肉体转说起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hibai

 

    昨天的文,还是有很多人回复说,他们一点都不同情那个死去的女学生,说纸白君太矫情了。或许是这样吧,毕竟我也是毕业没多久的人,我对在校的大学生们确实不像某些,早已在社会这个酱缸里浸泡了无数年的人,那么没心没肺,毕竟对于习惯了权钱之上贱思维的人来说,要思考和居安思危的意识是没有半毛钱用的。

 

     别总是一套自贱逻辑可好?

 

    我们今天来聊聊,那部以我们的名义,演绎老爷们的激情岁月的剧中的一个镜头,风靡万千国人的达康书记,他的表妹兼保姆,在他面前演绎自己上访时,是如何跪着和接待的“服务者”们对话的情景,于是达康书记拍案而起,直接跑到这个上访大厅,让区长跪着和他对话,我相信看到这个场景的人,都会止不住的给他点赞,并且戏里也都是上访者的鼓掌之声。

 

    戏里戏外,大家都觉得很爽,但这部剧也告诉你了,这是一个不可能靠恩赐就能让你站起来的时代,所以你着急点赞做什么呢?剧里的区长不是说了:“先别管这些了,他过段时间就忘了。”是啊,我们养育着服务我们的人,却只听(不全听)从他们要“服务”的人,而不是听我们这些纳税人的,这是一个很强大的无耻逻辑。

 

    现实中有没有这样的蹲式窗口?有的,今天新闻曝出《湖南株洲火车站派出所现蹲式窗口 市民蹲着办证》,让人扎眼的不仅仅是蹲式窗口,竟然还是公安机构,这真的是人民的JC吗?这个待遇可能连被抓紧牢里的犯罪分子估计都不会享受到吧?但是这个地方的纳税人、合法公民就享受到了,那么问题出在了哪里?

 

    我们连一个被高利贷渗透到高校,一群女生因为经不住诱惑,被这些高利贷们控制,肉偿,甚至是自杀,我们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不同情。我就想知道,你要同情什么?同情不同情自己的脑残?

 

    没有一个民族,敢对自己民族孩子的死说,死有余辜这四字,我们这里就可以,而且说的趾高气昂,那你还整天一副中国是世界受害者的心理做什么?自己都作践自己,别人岂能不作践你?

 

    人比机器,比奔驰,比什么都贵重

 

    昨天,袁立说,如果她被抓起来了,希望喜欢她的人可以给她送她爱吃的火锅。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但我知道某些无耻者们动辄就称她是hanjian,恨不得自己就可以私刑了她。所以我今天看到了很多关于袁立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是她自己做的演讲。

 

   里面有这么两句话:“美国把我打到了原型。没有人认识你,没有人care你。当然如果他们知道你是个star,他们就会“Wow,you are a star.”但是如果你不说,你就是一个普通人,对吗?”第二句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感受到了:人,是最最重要的。他比机器,比奔驰,比什么都要贵重。”

 

   纸白君不谈其他的,就说我们这里对明星的出轨,全民族关注,对一个大学生的死亡,关注度稀缺不说,反而充斥着小人的谩骂声,相对于美帝那边,你是什么明星?你出轨了又如何?只要奥巴马没有出轨,就不要妄图霸占其国眼球,这是袁立在中国当明星感觉像飞一样,到了美帝被打回原型的感受。

 

    纸白君还不谈其他的,再说说美帝人贵重的问题,相对于明星和普通公民,在美帝谁的地位高?我想这不用多做说明吧?在美帝,连总统都没有隐私可言,但普通公民却拥有监督总统和捍卫自己权益和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利。

 

    美帝有校园贷吗?有的,但他们是这么做的。

 

    相关信息显示:根据2016年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最新发布的《学生贷款借款和还款趋势》研究报告,美国学生贷款总额为1.23万亿,其中绝大部分贷款由联邦政府提供,私人机构贷款占比只占极少数。其中,政府贷款利率为4%-7%,还款灵活成首选。私人贷款机构也存在,利率不超过13%。而网络借贷平台利率往往最优惠,只提供给信用状况较好的学生。

 

    邪恶的美帝,竟然不以金融创新去围绕女性的身体转,而是政府主导去为学生们贷款提供方便和低利率,这既可以培养美帝学生们的独立生活能力,也可以培养学生们的合理创业思维,因为个人信用破产对于在美帝生活来说,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

 

    有些人,面对失去的那个女大学生,竟然说:“有需求就有市场,把市场还给市场,没有必要抹黑校园贷。”万恶的资本主义都不敢玩的事,我们这么高尚,我们敢玩,不但敢玩,还有敢助纣为虐的摇旗助威声,血man头就是这么吃的,直到现在,某些无耻国人还吃得津津有味。

 

    在我昨天那篇文字下,有读者评论说:“裸贷目标就不是利益盈利这么简单,原始目的更可能是黑社会集团控制女性的套路手段,这个跟高利贷以及互联网金融是两回事,你同情不同情不重要,但是违法犯罪行为和黑社会必须受到打击!”

 

    虽然,有这样的声音,但弱得不能再弱,因为举国上下都在互联网+,+什么不重要,+了才重要。保险行业敢+,色情直播敢+,口吞灯泡敢+,连高利贷都敢自诩互联网金融创新+。

 

    互联网+好不好?我觉得挺好,但如果仅仅为了金钱和利益去互联网+,+出来的除了群魔乱舞之外,还有多少是可以让我们的社会和人性真正进步的?我们强大的监管部门,最终也管不了了,那你大包大揽这么多做什么呢?还监督给媒体,给第三机构,给普通公民们可好?你们是要做服务的,不是让某些无耻者们利用社会的漏洞去赚黑心钱,甚至是控制女大学生们。

 

    蹲式窗口也是这个道理,金融创新可以围绕女性的肉体转,蹲式窗口怎么就不能围绕着普通公民的肉体转呢?这其实都算好的了,我记得我看过一个在上访机构上访,被JC骂的视频,给人的感觉,并不比恐怖分子所带来的恐惧少多少,我们有尊严可言吗?我们的孩子又有多少尊严可言呢?

 

    遏恶不是说出来的,是清醒的人多了才能争取到的

 

    无耻者们会说:“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呢?你能改变吗?不能改变说什么?”我对于这样脑残的言论,脑残到不知道大多数人意识的清醒,是可以遏制我们社会之恶的蔓延,而感到悲哀。他们习惯了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的死亡,他们也习惯了命如草芥,死有余辜的下贱属性,但是无论是大多数心理正常的普通公民还是那些漫不经心的吃瓜群众们,也都和要这些脑残们一样吗?我想必然不是这样的。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会坐下来思考这些问题,但总还是有人在做的,如果你不知道多少女学生在校园贷中肉偿,你又何必去骂性工作者下贱呢?我觉得她们比那些自诩“服务者”们高尚得多,至少她们没有出卖自己的灵魂,知道自己是在做生意,而那些看着普通公民下跪的“服务者”们却知道,他们是以出卖灵魂为乐。

 

    至于我们的女大学生们,在裸贷面前,不仅仅要出卖肉体,还要出卖灵魂,甚至是出卖生命,但她们却被一些无耻者们说不值得同情,那么我们的社会温情在哪里?我们的社会担当在哪里?美帝那么邪恶,竟然都有这份温柔和担当。

    我不是在同情这些被裸贷肉偿或者自杀的女大学生,我是在为我们这个民族的未来在写下些不成熟的只言片语,我想我们的民族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一切高尚都在书上,一切卑贱都在现实中,这怎么了得呢?

 

    结语

 

    今天一群媒体对日本引进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开骂,认为日本郑虎疯了,既然你都认为日本郑虎疯了,你还对我们的国人如此不尊重和体恤,真当日本又玩二战的手段时,谁来捍卫我们这片“热土”呢?所以,我们是不是还要只能一直的感叹,金融创新始终还是不围绕实体转,只围绕女性的肉体转?

 

    其实,我们如果不能及早清醒,我们早晚都会被转到自己的肉体上来的。

 

    2017—4—18落笔于墨辩閣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