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王小波,和那些死于漫不经心听天由命的人们

王小波,和那些死于漫不经心听天由命的人们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他说:“当我们长大之时,就有了两种选择:当傻×或是当亡命之徒。”这样的话,确实有些大逆不道,也难怪他活着的时候无人问津,因为那个时候的人,肚子刚刚填饱,还不懂得,什么是傻X,什么是“亡命之徒”。

    也不怪他死的时候,身上没有被披上国旗,权力者们不会去做,大多数人也不会懂得去纪念一个说真话,并在“孤独”的“牢狱”里,独自与世界“作对”的人,但这并不悲哀。

    那座孤独的“牢狱”,他孤独的执着着

    有人说:“王小波如果活到现在,他一定是最会赚钱的作家。”这个想法我认为是不错的,一个说真话,并且告诉别人,不要死于漫不经心和听天由命,也不要积极去做一个沉默的大多数,这是一种予人慧根的大事,用佛家的话说:“功德无量。”这样的人名利双收,总是好过那些鸡汤族和莫管闲事族,这类的宵小之徒得这个民族人的追捧,要好上很多的。

    但实际上,王小波如果活在现在,有一句名言,可以很好的安顿他,曰:“要么闭嘴,要么进监狱。”我想他应该会选择闭嘴,至于钱这个东西,对于被闭嘴的人来说,一般是不会缺的,因为养活一个说真话的人,以不让他说话,那么将省去更多的成本,对于那些听不到真话的人,无奈的,被迫的,或者自愿的沦为傻X。

    当然,我相信,王小波如果活在现在,一定会受一大部分清醒的人的追捧的。毕竟,在中国“脑有反骨”(反思)的人,真的是太稀缺了,不仅仅因为没有思考和反思的大环境加持,最关键的是,吃瓜群众们更多的是喜欢太监这个类型的人,无论是服侍皇帝的太监,还是勾引小粉红们来跪舔的太监。

    昨天我的文,有读者打赏的时候,给我留言说:“我没什么钱,请加油!”我面对这位读者,以及更多阅读和支持我的读者们,我是很惭愧的,但这些可爱读者们是让我尤为感动的。

    惭愧在于,本来应该有更多早已在这个社会更深刻了解以及对更多国家有细腻观察的人,来说真话,说一些可以让大家不仅仅不是傻X,甚至成为比“亡命之徒”更为进步的“国家公民”的话,但他们沉默着,或者被迫沉默着,所以我这半瓶晃荡的小子,竟然在大谈民主、自由和公民权利,却也总感到捉襟见肘,需要更多的阅读和思考,才能给予如此可爱的读者们,更多的深刻文字。

    感动在于,即便是一个说的并不是很深刻的真话,这些读者们都愿意去支持,愿意去阅读,这证明了,我们中国人并不都是,不爱思考,不爱阅读,不爱支持一个说真话的社会,因为他们深刻的知道,歌功颂德对于一个社会来说,除了走向毁灭,再也没有更好的路子,这不仅仅是历史告诉我们的,还是我们时刻在经历的。

    所以,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幸福的写评人,虽然文字时刻被河蟹着,但始终有不离不弃的读者们一起共勉,相对于王小波来说,我并没有写作在一座孤独的“监狱”里。如果他生活在目下这个时代,他也许奉旨闭嘴,但他始终会是一些人心中,甚至是更多人心中的一座风向标,因为他会告诉人们:“我知道亩产三十万斤,然后我们就饿得要死。”他还会告诉人们:“有人会站在校门口,见到每一个人就问,你是什么出身?遇到出身不好的,就从嘴里迸出三个字,狗崽子。”

    虽然,现在思考的人渐渐正在增多,但脑子里是大粪的人,还是占大多数的,他们不知道,曾经我们的粮食可以“养活”全世界,唯独养活不了我们。他们也不知道,那些人天生带来的“优越属性”,和普通人天生带来的“低贱属性”。

    有人说:“别胡说,这说的是地富反坏右,不是所有人。”我特别想对这个人说的是:“如果我可以定义这些属性,你会觉得会很幸福吗?如果会,我第一个先定义你属于这个范畴,然后送你三个字,狗崽子。”

    他的去世,不应是文坛巨星陨落

    王小波的去世,其实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悲怆,中国也不是滑落了一颗现代文学巨星,因为思考的人还都在,因为可以说真话的人,还都有,只是沉默着,或者被沉默了,而王小波给我们的议题,到现在还是个大问题,沉默的大多数。

    有一种质问,与王小波很神似,话是这么说的:“中国目前不缺人,人最多;也不缺钱,世界上所有角落的奢侈品,几乎都靠中国人来支撑。我们最缺的东西,是见识,比见识更重要的是远见。一个人、一个民族看事情,是看十天、看十年还是看一百年,他做事情的出发点和要达到的目的,是非常不一样的。”

    这样入骨的质问,王小波很早就开始了,但效果并不大,如同胡适很早就告诉人们:“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这个国家的自由,争取你个人的权利,就是争取这个国家的权利。”胡适现在是一门显学,但搁不住也只是一门显学,无法深入到每个人的脑子里,更像是一种追风。

    如同现在的人们每年都要怀念王小波,我们每年要怀念的人太多了,除了证明我们的民族不缺乏深邃的思考者们外,还能证明什么呢?我以为可以想到的,还是本篇题目的这句话,那些死于漫不经心和听天由命的人们。我们拔高一个人,不是因为他多么的伟岸,而是因为他多么的稀缺,我们现在也有不少不输于王小波的人,当然不能比肩这个必须要说明白的,他们还都活着,但他们只能留在人们的心中,关于他们的文字,关于他们的思想,也关于王小波即便活着,也会和死了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为什么会是这样过的?我这几天又重温了一部,每年我必须要看一遍的大陆抗战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在我的心中,大陆抗战剧中唯一的写实,同时也是唯一的将普通人在战争中的煎熬和人性表达的淋漓尽致的片子。但是,这样的剧,喜欢的人只是小众的,如同胡适、王小波,真正读懂其文字的,只是少数的,大多数是在追风,或者大多数根本连瞥都不会瞥一眼。

    不能自由思考的民族,何谈辉煌呢?

    在这部片子中,有一个书呆子说:“我们民族的创造力哪里去了?我居然要看书才知道。我们曾经那么辉煌无畏、开阔、包容世界、不拘一格,可我却要读书才知道,不是从你身上看到,也不是从我身上看到的!一个曾经辉煌到世界都可朝拜的中国,一个曾经包容吸收世界文化,又创造自己文化,一个曾经为自己文化骄傲发扬光大的中国!而不是去别的国家找自己文化的中国……”

   我看着这个书呆子的愤懑,突然觉得有些可悲,我们的历史真的是辉煌的吗?难道不是翻开历史书,写满的不是不断轮回的病痛折磨?不是帝王睥睨天下,臣民贱如草芥?我不知道,这样的民族,这样的五千年,伟大在什么地方?因为我们征服过别人?但曾经我们无视的一个小日本,也曾都打得我们差点亡国,这不是偶然,这是一种必然。

    这个书生,是这部剧中唯一的“宏观”体现,是这个类型的电视剧中的“必需品”,相信懂得国情的人都明白这一点。那么其他人呢?从普通人,到当兵的,到长官,全部都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他们是战争的牺牲品,是背负着国破时最惨烈伤害的人群,没有手撕鬼子,也没有打不完的机关枪,更没有藏在裤裆里的和藏在馒头里的手雷与炸弹。他们都是用自己的躯体,用自己的衣服,在做挡弹的物件,大批大批的倒在日本人的枪下,战争一点都不宏伟,战争更多的还是血腥。

    大多数热衷于抗日神剧的人们,以及那些拍上层马屁的拍摄者们,大家都习惯了沉溺在抗日神剧的战争喜剧中,也就不会去想,如果有一天我们再挨打了,会不会比前辈们更命如草芥?更不会想,我们如何来用思考,捍卫我们个人的利益,同时捍卫我们国家的利益。难道我们还真的可以手撕哪个国家的军人?于是问题就来了,如果不是傻X一样的人诸多,这些抗日神剧怎么可能一部接一部的玷污这个民族的智商?

    思考和战争是一样的,当一个民族的思考成为负数,那么离战争的距离也就越来越近了,我们以为我们是受害者,其实不然,我们是自虐者,没有兴致勃勃的自虐倾向,没有对皇权的极度崇拜,没有对我们历史的深刻认知,以及对发达国家为何会发达深刻的了解,我们始终都只能是自虐狂,而不是什么受害者。

    正如王小波对传统文化的理性批判,对人性的压制,对权力的无限放大,对个人的无限渺茫,这样的民族,永远无法逃离战争的魔咒,即便古人们的名言都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但古人们始终无法把这精湛的理论转换为实践,我们还要如此吗?我们的先辈们,只有一两个圣人可以做思考,我们便以为是至宝;我们千年来的权力者们,只有高高在上的人的话,我们便以为是千古名言,又如获至宝。这样的民族,钱再多,人再多,又有什么样的质用吗?

    结语

    之所以每年都会写写胡适,写写王小波这些人,并不是因为他们多么的高尚与伟大,因为我不想把他们当做一个民族的一两个圣人,我只想更多的为这些愿意为个人的价值去疾呼,去奋笔的人,真挚地说一声谢谢,谢谢你们远离君王,亲近公民。我想,我们中国人终究会觉醒,认知自己是一群价值不菲的人,而不是一群傻X。

    世无胡适、王小波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个民族的人,都不愿意去做胡适和王小波这样的人,我们在怀念他们什么呢?那些追风的人们,并不知道。而清醒的人们,也不要悲伤,未来总是要充满希望的积极的,站着的,争取着,会来的,属于我们这个民族真正的荣耀。

    2017—4—11落笔于墨辩閣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