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他的罪与罚,为什么让你感到自卑和怜悯?

   他的罪与罚,为什么让你感到自卑和怜悯?

    撰文丨墨黑纸白

    

    这两天除了某火车站事件,还有两起很大的事件,我不打算在本篇透漏这两起事件发生的地点和详细内容,在这两起事件中,能让我们看到法律的真实力量,也能让我们看到我们所追求的方向,但这远远不是值得我们去庆幸的事,因为一个小地方的正义,并不能带动一个大地方的正义,真正的正义还在我们每个人的脑子萌芽着。

 

    今天主谈的事,是一个曾经身居某地前首席,而今却是锒铛入狱的人,他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便没有通奸、包二奶、贪污上亿等等这些老虎标配,只是一些小问题,都不妨碍他要接受审判和制裁,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向往却又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小便宜”岂能没什么大不了?

 

    早在2012年2月,该人的劣性就被曝光,举报者众,随后被某署立案调查。随后在2015年10月5日,该人就被曝出,作为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涉及在行会未有申报利益,于当时下午2点被法院提堂。最终在2017年2月某日,被判一项公职人员行为不当罪成立,法官还表明,不太可能判缓刑,其成为当地迄今为止被定罪的最高级官员。

 

    那么是多“小”的问题导致其被定罪呢?根据网上流传的相关信息显示:

 

    其一,与某些不正当职业人士饮宴。

 

    其二,4次乘坐富商游艇及私人飞机外游,该人表示按照市场价支付了机票、游艇费用,立法会议员申斥其说,以普通港澳轮价钱乘名贵游艇之说法“好可笑”,私下与富商聚会,易令市民联想其任内有关楼市的措施,有优待地产商之嫌。

 

    其三,曾接受某地产商赠送的一部1998年款的旧跑步机。

 

    其四,逃避汽车税。

 

    其五,该人长子从英国修读医科毕业归来,为了方便他行医,该人以财政司信笺致函向医务委员会施压要求豁免长子的执业试。

 

    其六,用个人信用卡签帐,然后再由公款报销,在这个过程中赚取积分优惠。

 

    其七,该人退休后养老居所深圳东海花园君豪阁面积达500平的复式单位,每年租金才8万元人民币。因此社会各界怀疑,修建别墅的富商和该人之间存在利益输送嫌疑。

 

    小便宜成了大问题?这是我们这里的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难道不是自罚三杯就结束了吗?给下属写信,通融儿子的考试都算违规?刷信用卡赚积分?旧跑步机?租房且一年房租8万“极其奢侈”?

 

    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

 

    他的事情到了这里就可以停止了,我们需要有新的探讨方向,为什么很多网友表示看到这个人被判刑,而没有觉得贪官被定罪而高兴,反而是觉得自己更苦逼?为什么很多网友对这个人被判刑表示了怜悯之心?一句话就可以总结这些疑问,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就我个人对一些村子的了解,确实这个曾经一方首席的人,还不如北方一些农村村长的“生活”好,却还被定了罪。

 

    那么我们究竟看到了什么?是牢笼,是鞭笞,是法律,是勿以官为贵,是权力臣服于权利的具体体现。我唯一可以想到的是,那个改变了日本人思维的福泽谕吉,正如他所说的:“人人都想做官的国家无法强盛。”而这位即将锒铛入狱的前首席,我想没有一个大陆人愿意去做这样的官,虽然我们的年轻人都在挤破了头想去做公务员。而这个地方的未来,还是充满着再次腾飞的希望,因为他们始终在坚守着一份正义,而这份正义是体现在制度和法律之下,以及公民的思考和监督之中,包括媒体、某署等社会公器的帮忙监督与执行。

 

    在这种被处处包围和监督的况景之下,做官怕是没有做普通人来的自在,做不好被骂,做坏了被骂,做歪了被罪刑,你干嘛要去做官呢?社会昌明在于服务者践行好自己的服务身份,监督者践行好自己的监督身份,而不是服务者赖在管理者的位置上不下来,而监督者却总是以为自己就是服从者。

 

    日本百年前的“勿以官为贵”思维

 

    我们有很多人看不起的小日本,还有很多动不动就要踏平东京的人,他们凭着一腔热血的亢奋,而忽视了福泽谕吉在日本明治维新的时代,对他们的社会就做出了最为精准的判断,而这个判断即便是对于现在的我们,依然还是起着一定的作用,他当时解释为什么人人想做官的国家无法强盛时是这么说的:“一个国家所以能够独立,那是由于国民具有独立之心。如果人人都想做官、举国上下都是老一套的十足官气,那么国家无论如何都不能强盛”。

 

    这样的话,对于我们现在的大多数国人而言,是无法理解的,甚至是从未听过,更不必说思考并吸纳到自己的价值观中,所以很多网友会对该前首席表示怜悯,但又会同时感到万分的自卑。从崇拜权力中脱离出来,从迷信暴力中自我救赎,最终走向一颗独立之心,日本人失败了,所以他们会在彻底变革的过程中迷失成了军国主义,而我们当时的蛮夷清的不思进取与国民思想愚昧所导致的国力贫弱,也给了它军国主义集聚膨胀的便利。

 

    当时的日本人没能真正走向人人拥有独立之心,而当时的中国人则连这个过程都没有走过,以至于现在很多中国人还在迷信集体主义,而不是个人主义的觉醒,以及对集体主义的提防,所以当时的日本是可悲的,当时的中国也是可悲的,而现在,日本已经走出了这种可悲,我们是否真正远离了当初的可悲?

 

    当时福泽谕吉最终对日本的定位是:“一个国家的强盛之道,首先在于强民,而强民的标志,是国民具有独立之心。”当然福泽谕吉也有他思想坏的一面,就是《脱亚论》的逻辑思维最终变成了“欺亚”的强盗逻辑,但还是要正视这个人在日本当时面临重大社会变革时所提出的一些精准观点。

 

    这些观点,现在听起来还是挺鸡汤化的,当然并非毒鸡汤。“文明就像麻疹一样,纯粹有害的流行病,其势力的激烈程度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利害相伴、或利益往往更多的文明了。当前不但不应阻止文明,反而应尽力帮助文明的蔓延,让国民尽快沐浴文明的风气,这才是智者之所为。”这样的见解却是日本百年前的人说的,并且还被执行了下去,这才是日本的可怕之处。

 

    我们对日本的态度,是对曾经对外强权的痛恨。而我们对自己的态度,则是对曾经的对内强权百年后依旧崇拜。这是一个很可怕的逻辑缺陷,就像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福泽谕吉是主张日本对外侵略的第一理论家,但却无意识的忽略了,他对他国家形式和意识的分析,要比在鼓吹侵略的问题上,影响更为巨大,以至于直到现在,日本人的最高纸币印的还是福泽谕吉。侵略他国现在的日本是决然不敢了,当然也有很多国际力量的钳制,但它自身现在的发展,依然是让世界瞠目结舌的,日本可能已经提出了比《脱亚论》更为先进的国家策略,也许是《超美论》?也许是《超宇宙论》?

 

    我无意在本篇长篇大论去夸赞日本,我只是想从这两件古今事中,这两个地方对官员和公民的态度做一个对比,也从我们现在对官员和公民的态度做一个对比,我想如果稍微有些思维和独立思考的人,都不会盲目的认为,我们已经很强大了,恰恰相反的是,我们离真正的强大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因为我们的思维比不上某地倒没什么,但我们的思维还比不上百年前的日本,这个就尤为可怕了。

 

    正如某评论人评论福泽谕吉的思想所言:“人人想作官的思想是孔子儒学教育的遗害。所谓“青云之志”乃是祖先遗传下来的“官场迷信,他希望能从这种迷信中把人们唤醒,使之懂得文明独立的本义。”而对于我们的国家而言,人人能够懂得文明独立的本义,怕是很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上层建筑若不能尽早达到某地对前首席的态度,也就更不必提什么赶英超美超日和自我崛起的口号了。

 

    我们为什么会自卑?我们为什么会同情一个被判了罪的前首席?这并非是一个没有答案的无厘头问题。

 

    2017—2—21落笔于墨辩閣

    本篇参考文献《脱亚论》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分类:杂谈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