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纸白 名博

90后知名时评人,2013年凤凰网十大菁英博主,欢迎订阅墨黑纸白微信自媒体:moheizhibai723。私人微信号:moheizhibai
博主:墨黑纸白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底层人的权力游戏,1元钱与一条人命

   底层人的权力游戏,1元钱与一条人命

    撰文丨墨黑纸白

    

    从宫廷剧,到职场剧,再到我们的实际生活中,权力这个概念,一直被误以为是上层建筑或者中产以上的人们在玩的,实际上并非如此,底层人的权力游戏也是相当残酷的。有些人不让我用底层人这三个字来形容收入低的人群,这是掩耳盗铃的一种行为,阶层并不是单纯根据收入划分出来的,还要根据一个国家对待这个庞大的群体,是去积极捍卫他们的生存权和基本尊严,还是以这样的素质怎么配得起民主的方式冷眼相待?

 

    某火车站发生的具体事件不多做赘述,该事件已经开动了强大的删帖机器。有些人认为:“制度固然有问题,但制度问题的背后是什么?还是人,这起案件中无论被杀的还是杀人的,他们会去看公知们写的文章吗?所以启蒙无意义。”我看到这样的话,并不能去认同,我们并非启蒙无意义,而是你想对很多事做的探讨,其实是因为很多人在关心这些事,而你所做的探讨却无法被关心的人看到,如果关心的人看到了,分享了,那些不关心的人也会看到并且分享。

 

    这是舆论存在的价值,也是启蒙所需要的基本环境,而在猛烈删文封号的背后,则是更多无意识人群的相互攻伐,是知识于我们无用?或是思考于我们鸡肋?只是像这种底层人的权力游戏,权贵们是既爱又怕,爱是初期与中期,怕是后期,但更多的还是爱,因为这样不做思考的底层人还是更容易被控制,也更容易随时拿来做文章。

 

    按下思考文被强行阉割不说,且说说底层人的游戏规则,我很多次在文章中写过,我们这里的出租车,但凡遇到这个零头,都会不找钱,并且说:“你还在乎这钱?”我承认,我遇到过多次,我没有去计较,我并没有像该事件中的这个人,坚持四块就是四块的原则,多一块都不行,然后用暴力来解决这个问题,只是尽量不去坐出租车。但该事件的杀人者,是冲动使然?是精神病使然?并非如此,这就是底层人的游戏规则,弱肉强食,与上层建筑如出一辙。

 

    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人会选择忍让?不忍让的话还有更好的方法吗?选择忍让,是因为这个社会的规则本身出现了问题,而解决者并不是每一位纳税人,而是每一位纳税人所养活的各种机构,他们的不作为所导致的恶劣结果,而每一个人的忍让,则会让堕政越来越堕,让破坏规则者越来越无耻,以至于有人不愿意让破坏规则者得意洋洋,甚至羞辱自己,于是选择了杀人,人们以为是冲动,也以为是精神病,还会说何必呢?但实际上,较真的人真的存在,只是我们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所以我们以为这个人冲动,是精神病,是垃圾人。

 

    这并不是什么个例,这些年来,类似这些底层人的权力游戏是很多的,就我立篇讨论的就不下数十篇,而很多都被和谐了,甚至连公号都被封杀了,我们解决了这些问题吗?并没有,我们只是解决了注意到这些问题,并且去做了探讨的人和文,而根本上所导致的这些底层戾气,却始终没有做出改变。火车站周围的饭店,和我所说的出租车多要钱,实际上是一类事,是什么让这些人敢于打破规则?并且积极向同类人进行敲骨吸髓?

 

    其根源是在于,他们被狼收了钱,认为理应从羊身上收回来,而收了钱的狼并不是很好意思再去深究这些潜规则,以至于滴滴打的这类跳过狼的东西出现,被视为洪水猛兽,我们的衙门会进行反思吗?会认识到这并不只是两个底层人之间的杀伐掳掠吗?我想是有难度的,毕竟公民们投诉起来很繁琐,而即便投诉了也无人问津这些早已存在的潜规则,如果用舆论来探讨这些事,又会被删文封号,恶性循环莫不如此。

 

    为什么随着时代的发展,结善缘这件事越来越索然无味,甚至会被认为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我周五探讨《大秦帝国》这篇文章时,有人批评我说:“秦国的统一就是历史发展的趋势,共和也好,思想也罢,都阻止不了强大的统一,唯有武力解决,才能不被欺负。”而香江七名打人的警察被判刑,则有人悲鸣曰:“武松杀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竟然被判了刑?以后哪里还有梁山好汉?”我们的思维还停留在强权和暴力之上,所以结善缘或者说共和并不是我们社会的基本追求。

 

    善缘的本真,应该是建立在普通公民的思考之上,这一点尤为重要,但我们的国人能够每天抽出一些时间来做思考的是少数的,这是构成底层人权力游戏的基本元素,比如我们谈这件事,如果我们养活的相关机构可以遏制乱收费的恶行,这件事本就不该发生,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的去伤害他人,包括那些在公共场合伤害无辜的人,如果我们养活的机构都不能把社会的规则执行起来,而只是想办法怎样榨取更多的钱财,只能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悲哀。

 

    当你把这样的思维告诉身边的人时,很多人会说:“关我什么事?国家的事是国家的,我做好自己就行了。”而正是这种服务者错位成管理者,监督者错位成服从者的逻辑混乱,导致我们的社会戾气横行,这并不是底层人的互害模式,而是底层人的延续上层建筑的权力游戏而已。人们总是以为自己离那些耸人听闻的新闻很遥远,而真正发生在自己甚至家人身上的时候,人们才会明白,我们每个人都脱离不了,因为缺乏思考,而无视监督,又因无视监督而自身难逃这种习惯强权而沦为强权者一员的规律。

 

    我每天都会点外卖,有时候外卖派送员会很晚才送到,或者把饭打翻了,告诉我能不能再耐心等等,他回去再换一碗。我从来没有对他们恶语相向,也没有投诉他们服务不到位,因为他们确实很辛苦,并且他们并非故意打破规则。而有些人则会轻则骂这些派送员,甚至动手打这些派送员,做这样的事的人真的比这些派送员的社会地位高级多少?并不见得,只是这些人很享受底层人的权力游戏。

 

    之所以我们需要制度,需要严格的执行,也需要相应的监督,相互制衡,就是因为我们不希望暴力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唯一砝码,我们也不希望有些人的做法逼着人们忍不住想揍他们,这些本应该解决在制度之上的事,却因为制度的缺失,而成了人与人之间的短兵相接,上层建筑真的不害怕这样的恶性循环?

 

    在我对中国历史的观察中,任何一个王朝末期的山崩地裂,都是这样一个蔓延的过程所积累而成的,各王朝因为缺失制度与监督,而导致声色犬马,而下层人因为缺少思考和避免暴力的制度,而导致戾气横生,一个社会的崩盘就是因为这种上下对社会的无数次撕裂叠加而崩。

 

    有人将这个饭店看做一个国家,而这个国家的国王是被杀的老板,而杀人者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于是公民杀死国王只是因为打破规则的一元钱,死去的也不仅仅是这个国王的命,还有这个公民所受到的刑罚,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那就是一定要问题这么解决才好吗?没有一起社会事件是单独发生的,一定是某个环节缺失了,或者说我们的社会还不够健全,才会导致这类的社会事件此起彼伏,当慎重待之,而不是人多,死一两个是无所谓的小事。

 

    我听闻:“每个人都应为了尊严去战斗。”我觉得这并不是很好的一个号召,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国家应是为了捍卫每一个人的尊严,而存在”,这应该是一个正常国家应该尽早完善的事。让不得不战斗转化为相敬如宾,这才是真正的大国风范。

 

    无论何时,我永远相信,好的制度可以遏制人性之恶,好的舆论环境可以消泯人们崇拜强权和暴力的弱势文化思维。

 

    2017—2—20落笔于墨辩閣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分类:杂谈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心忧未敢忘2017-04-23 19:38
    每一位纳税人所养活的各种机构,他们的不作为所导致的恶劣结果,而每一个人的忍让,则会让堕政越来越堕,让破坏规则者越来越无耻,以至于有人不愿意让破坏规则者得意洋洋,甚至羞辱自己,于是选择了杀人,人们以为是冲动,也以为是精神病,还会说何必呢?但实际上,较真的人真的存在,只是我们大多数人选择了沉默,所以我们以为这个人冲动,是精神病,是垃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