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无弦万古琴

流水无弦万古琴

 

(一)古曲

 

好友春游婺源,在微信群分享系列美景。期间误闯水墨上河民宅,见堂上挂字画一幅,最为让笔者惊艳不已;大字为:‘无弦琴’,旁有小注:“晋书陶潜传,畜素琴一张,弦徽不具,每朋酒之会,则抚而和之,曰: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流水无弦万古琴

 

这字画说的是东晋诗人陶渊明,有素琴一张,却弦徽不具;友好相聚,把盏唱和,独异其趣。这无弦琴体现的正是道家老子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既无形无象谓之空,但又真实存在,意喻音外之声,象外之形。后来唐朝张随《无弦琴赋》有云: “乐无声兮情逾倍,琴无弦兮意弥在。天地同和有真宰,形声何为迭相待?”,这无弦琴,不弹自鸣,天籁地和,确实无上境界。

 

流水无弦万古琴

 

这水墨上河民宅,疑似宋朝朱熹后人,翰墨典雅,让人不禁想起《观书有感》“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大厅中堂还有幅题字‘婺焕中天’的映山红大笔彩染画,峦峰跌宕,气势恢宏;拍摄连画附带左壁上的“流水无弦万古琴”,唯独不见右联,笔者查寻网络资料提到明朝无名氏留有类似诗句,猜测上句应该是‘青山不墨千秋画’,说不定原创者或和这府上有点渊源。只觉得画面上:流水如琴,声韵淙淙;天地留画(话),情怀悠悠,饱含无弦琴的禅意与神思。

 

(二)今曲

 

几番风雨,几度春秋,笔者亦曾衍生类似陶渊明归园田居的感叹“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几个月前,刚从派驻中国25年退休回到新加坡,闲适日子里,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没想到,期间竟然也有现代版‘无弦琴’的巧遇机缘。

 

话说住家附近的宏茂桥市镇购物中心, 人来人往,广场外围边上, 有张树桐切面制成的琴状椅子,常坐满歇脚路人;不繁忙的时刻, 也有孤闲老者呆坐着。前些日子路过, 空荡无人,借以稍息片刻,如此近距离接触, 内心蛮有感触。尤其当社会迈入老年化发展阶段,便有一群人不再属于劳动队伍,他们自我游离或被搁置在匆忙步伐的边缘之外,就像是图中的椅子,少有人投以关注的目光,更谈不上什么关怀。

 

   流水无弦万古琴   流水无弦万古琴

 

古曲琴无弦,今曲漫无声;同是无弦琴,谁解此中意?谨赋诗两则如下:

 

这琴身:今生或是棵大树,年轮般的脉络, 若河绕村。这张无弦琵,久居闹市, 失声无语,抑或听取路人留下太多生活的叹息;眼神沧桑, 伤痕累累。如果有一天, 月色雨点路过, 轻声问起家世,你会不会泪流满面,清唱一曲, 几曾忘谱的南音,或许有人还听得懂。

 

这帆影:前世或是棵大树,来自老乡故里,也曾翠绿挺拔,随先辈漂洋过海,如今甲子光景,桅杆旗语,涛声不再,星光无梦;空旷甲板已无所谓起锚或启航。如果有一天, 阳光海风路过, 轻声问起家世,搁浅的你, 会不会扯了下外衣, 转身掉头,消失在咖啡飘香人群里。

 

2019年2月6日改写2018年9月23日旧作

 

 

 

分类:坐看云起时 | 评论:7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薛依云2019-02-11 20:39
    问好@一心先生 谢谢赏读和推荐。

    您好!您的文章《流水无弦万古琴》已被推荐至"天涯博客_文化历史"栏目,感谢您对"天涯博客_文化历史"栏目的支持!
  • 头像
    株洲城市交易网2019-02-13 09:39
    谢谢赏读和推荐。
  • 头像
    薛依云2019-02-14 11:44
    宋朝苏轼《琴诗》有云:“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谢谢朋友们的赏读,让这无弦琴也能发声。
  • 头像
    chenchenqi20192019-02-15 13:05
    感谢博主分享!
  • 头像
    薛依云2019-02-18 15:36
    问好@chenchenqi2019  谢谢留言顶帖。
  • 头像
    薛依云2019-02-26 10:19
    前人有云:高山流水琴三弄,明月清风酒一樽。
  • 头像
    薛依云2019-03-07 15:08
    笔者在正文提到大厅中堂还有幅题字‘婺焕中天’的映山红大笔彩染画。按‘婺’即二十八宿之一的婺女星,指已出嫁的妇女,全句的意思是天空中婺女星光彩耀人;查悉其意在于祝贺妇女寿诞。看来这民居主人是个孝子。
    左联诗句是“流水无弦万古琴”,右联诗句友人没拍到,猜想可能是“青山无墨千秋画”。流水如琴,声韵淙淙;天地留画(话),情怀悠悠,饱含无弦琴无限禅意与神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