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争朝夕

【岁末有感】

 

又临岁末,不禁感叹时间的流逝。随意翻阅百度,竟然发现以‘年代数字’抒发情怀入诗的句子,共有7067则,其中汉(2) ,魏晋(9),南北朝(8) ,隋(8) ,唐(1006),宋(4992) ,金(18) 元(268),明(597),清(86) ,近代(30) ,现代(30),当代(13);其中宋朝占了70%,若加上唐朝的14%, 高达84%;这时间的逼切感在不同的时代,竟然有强弱不同的感受。

 

这类作品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应该是岳飞的满江红‘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表达了一片丹心报国的壮怀激烈,三十多年来虽已建立一些功名,但如同尘土微不足道,南北转战八千里,经过多少风云人生,不要虚度年华,花白了少年黑发,空留独自悔恨悲切。相比魏晋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其一》则有不同的感悟:“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这三十年,有人认为是“十三年”之误,指三又十年之意(习惯说法是十又三年),诗人意感“一去十三年”音调嫌平,故将十三年改为倒文。作者从二十九岁起开始出仕任官十三年,到了义熙元年(405年)四十一岁那年,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泽县令即辞官回家,以后再无复出。作者因无法忍受官场的污浊与世俗的束缚,坚决归隐躬耕田园,自觉失足落入红尘罗网,正如笼鸟常依恋往日山林,池鱼思想远去深渊,这种返回自然的欣悦之情,加上清静的田园、淳朴的交往、躬耕的体验,使得《归园田居》成为杰出的田园诗章。这是多么不同的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选择和生命历程啊。

 

杯茶品读下来,发觉诗词中的年数,用作词语,单纯是表示时间的长久,不能解读为实际意义上的年数,同时在时间长河里,这年数也不过惊鸿一瞥,它既可平淡无求波澜不惊,亦可风起云涌波澜壮阔,只有真正前行的人,才能正视多年后有意义的自己。这其中又以‘十年’用的比较多:唐代贾岛有诗云‘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展示了剑客雄风的霸气,相比对唐代杜牧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则是一段对放浪形骸青春的追悔:又比如唐代杜荀鹤“半夜灯前十年事,一时和雨到心头”和宋代黄庭坚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都是对美好友情与时光的追忆和缅怀。

 

曾读过学者姜鸣特以《天公不语对枯棋》及《秋风宝剑孤臣泪》为书名,研究晚晴政局和人物,追寻近代中国走向世界、走向现代化的蹒跚历程,读了令人扼腕。回看满清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在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时年20岁,奉命离家应翌年的乡试入选优贡,留下《赴试途中有感》诗作十首,其中第一首“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笑指泸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李鸿章自信文章可以改写历史,显似狂言,但雄心壮志,气势磅礴。在临终之际(1901年)感念一生中万事种种,留诗有云“劳劳车马未离鞍,临事方知一死难。三百年来伤国步,八千里外吊民残。秋风宝剑孤臣泪,落日旌旗大将坛。海外尘氛犹未息,请君莫作等闲看”。前后年少的意气风发与临终的悲凉心态形成强烈对比,让人无限感喟!还是欣赏毛润之的《满江红》‘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这‘一万年’既包含着一种锲而不舍的愚公精神哪怕是一万年也要搞下去,而“太久”两个字,则充满着时代感和紧迫感,从而引出了“只争朝夕”时不待我的鲜明主题。

 

2019年,设定目标,力求主动,抓紧时间,只争朝夕。

 

写于2018年12月18日

 

 

 

分类:生活随想录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