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身帆影的漂泊身世

 

椅子(外一首)

 

 琴身帆影的漂泊身世

 

(一)琴身

 

其前身一定是棵大树

年轮般的纹络, 若河绕村

这张无弦琵琶或琴筝

久居闹市, 失声无语

抑或听取路人留下太多的生活叹息

眼神沧桑, 伤痕累累

如果有天, 月色雨点路过, 轻声问起家世

你会不会泪流满面 

清唱一曲, 几曾忘谱的南音

------ 或许有人还听得懂

 

琴身帆影的漂泊身世

 

(二)帆影

 

其前身一定是棵大树

来自唐山故里,也曾翠绿挺拔

随着先辈风帆, 飘洋过海

如今桅杆旗语一晃, 已是甲子光景

涛声不再盈耳

满天星光无

空旷的甲板, 已无所谓起锚或启航

如果有天, 阳光海风路过, 轻声问起家世

搁浅的你, 会不会扯了下外衣, 转身掉头就走 

---- 消失在咖啡飘香的人群里

 

 小注: 

住家附近的宏茂桥市镇购物中心, 人来人往。广场外围边上, 有张树桐切面制成的椅子,常坐满歇脚路人;

不繁忙的时刻, 也有孤闲老者呆坐着。今天路过, 空荡无人,借以稍息片刻,如此近距离接触, 竟有感得诗。

 

2018年9月23日- 写于新加坡

 

 

 

分类:生活随想录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薛依云2018-10-05 11:58
    当社会迈入老年化发展阶段,有一群人不再属于劳动队伍,他们自我游离或被搁置在匆忙步伐的边缘之外,就像是图中的椅子,少有人投以关注的目光,更谈不上什么关怀,有感而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