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鸣声处是我家

鸟鸣声处是我家

 

鸟鸣声处是我家

 

(一)

 

诗词欣赏时,对《白云生处有人家》及《白云深处有人家》两者之间‘生处’与‘深处’审美情趣和境界分析也曾萌生几分怡思与遐想直到后来冒出《鸟鸣‘声处’是我家》的生活体会,心中不禁嫣然发笑。

 

话说大半年前,重回苏州,每天晨早,上班如常,出楼居庭院,经花径,总能听到哪个林荫深处,传来几声‘咕咕...咕咕’的鸟鸣声高远脆亮,像是向熟人致意问好这小小的大自然情景之所以引起我的关注,是因为同样的画面,也频繁出现在我新加坡住家附近的林子恍惚之间,便陷入了一种时空的错觉,虽然场景各异,但亲切再也熟悉不过鸟鸣声声灌耳就成了千里之外游子内心最温馨的慰藉凝神倾听,拟声有如“cǒǒ-cǒǒcǒǒ-ǒǒcǒǒrǒǒcǒǒ-cǒǒ ”间隔重复富有节奏因为未曾亲睹其羽姿身影,一直没搞懂是什么鸟,猜想应该不会是鸽子(pigeon)却有点近似斑鸠(dove)由于对唐诗宋词的喜爱,心里更默认它就是‘鹧鸪’一类。

 

在唐诗宋词,鹧鸪是一种有灵性的禽,啼鸣凄音动人,易生怀古思乡的感触与惆怅一时之间,人之哀情和鸟之哀啼,通过文字接上情感联系,虚实相生,融为一体,透过诗人之笔,勾勒出沉重的羁旅愁乡思情言已尽而意无穷,它是灵魂的写照与情思的寄托其中印象最深的,要算是辛弃疾菩萨蛮里写的: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诗人望着郁孤台下江水,它饱含着多少行人的眼泪。举头眺望西北的长安,可惜只看到无数青山。青山怎能把江水挡住?毕竟还会向东流去。这时夕阳西下,正满怀愁绪,却听到深山里传来鹧鸪的鸣叫像是故人呼唤莫忘南归之怀抱,勾起一番志业未酬的忠愤

 

在同样的鸟鸣声中,去国千里,难免想起新加坡的亲人,而有朝一日离开了这里,会不会也会想起旅居多年的江南地呢?朝的郑谷说了“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风唱鹧鸪”。同样鹧鸪声,实在堪闻啊!

 

在华多年,有诗为记:身披婺源黄金甲,遍野春畦花似海。蜂蝶暖风催人醉,鹧鸪声里雨如烟。

 

二)

 

若时间允许,请到空山听鸟语,享受另一番野趣。有诗人以两位南北朝南梁之谢贞《春日闲居》的诗句‘“风定花犹落‘,来对应王籍《入若耶溪》的”鸟鸣山更幽”作为集句逸事。

 

王籍的原句是“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被誉为最早描写静境的名句;诗人为了表现林荫的静谧和山野的幽深,以动衬静,用了两个极富动感的音响效果:即蝉噪和鸟鸣,听听绕耳蝉噪,再加上啁啾鸟鸣,似乎就是个喧闹的世界,但也只有林静山幽,才会显出蝉噪鸟鸣,这是对静较深层的感悟,其中略带禅味。

 

而新组合的句子:“风定花犹落”是用动来衬托静,“鸟鸣山更幽”是用声响来衬托一种幽的境界。‘风定’说明在同一时空里,对于花来说是静止的,但花不会因为风的静止而停止凋谢,这说明运动无时无刻都在进行中;而‘鸟鸣’则是鸟在动,衬托出山的幽静,同样说明静止是相对于某一个空间和某一个时间的,相对于运动的静止;诗句形象地刻画了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的意境。在哲学意义上,动与静既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二者在一定条件下相互依存,一方的存在以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双方共处于一个统一体中,所体现的应该是绝对的运动与相对静止的统一。生活和职场中的一切种种,不也总是这样吗?

 

是的,随着几声鸟鸣,走进大自然的怀抱,独处片刻,与自己对话,可以让心澄静下来。

 

前段时日,喜见春天踮着脚尖悄然来了。窗外清澄明净,人静风细,一帘花影;毅然放下了案上工作,走进久违的山野林间,花蕾灼灼枝叶摇曳,绿竹猗猗偃仰有姿,树丛林间几只雀鸟飞来相对,心中窃喜可以直接观察欣赏万象生命的涌动。

 

山中独坐听鸟鸣,幽篁林深还真少人行寂寥野青路过坐看山色隐暝,柏淡静,涛声水奔而去手中一壶淡茶诗二句尽是云水意,跳出生活的繁琐和城市的喧闹,在鸟鸣声中,我们共赴逍遥游去吧

 

诗人说:白云深处有人家。我说:鸟鸣声处是我家。

 

鸟鸣声处是我家

 (整理旧照时,发现她曾经悄然出现在眼前视野里,蓦然惊艳的刹那,我竟然错过...)

 

完稿于2018年3月21日

 

分类:坐看云起时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薛依云2018-03-22 16:51
    感谢@一心先生 赏读推荐。

    您好!您的文章《鸟鸣声处是我家》已被推荐至"天涯聚焦_名博"栏目,感谢您对"天涯聚焦_名博"栏目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