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醉笑集〉

  
    
    〈香港电台〉
    我爱听广东话,因为难听而且听不懂
    我对门有个美女,她有一件红衣服,一件白衣服
    一件工作服。她有时不怎么穿衣服所以很美。
    我公寓前面是楼,后面是楼,左面是楼
    右边还是楼,有的窗子一天亮几次灯
    有的只亮着窗帘。
    我的脑子睡着象醒着,醒着象睡着
    梦啊,好象做过好象没做过
    忽然很爱听香港电台的鸟语
    因为我没有钱没有书,还没有电视
    我已经听这广播一周多了,主持人男女更换
    有时就想:谁来换换我呢
    
    〈上了海子的当〉
    他说面朝大海就能春暖花开
    靠,假的
    他说麦田里的姐妹们都会飞
    靠,假的
    他还以为他三岁小孩子呢
    靠,当然假的
    他抱住的枕木能象巫婆的扫把一样飞向缪斯?
    靠,我只看到他头前轰轰开来的列车
    
    〈顺口溜〉
    一杯两杯三四杯
    五杯六杯七八杯
    九杯十杯十一杯
    一杯啤酒一杯灰
    
    〈在深圳的秋天读邓选〉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起来了
    让香港回归祖国,回来了
    让发展成为硬道理,硬起来了
    ——前二十年用枪杀人
    ——后二十年用钱杀人
    
    〈大路朝天,你走哪边〉
    左边?右边?前边?后边?
    鲁迅同学说: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
    也便成了路
    老船同学说:世上本没有我,高尚的人多了
    才发现了我
    
    〈一眨眼唐伯虎老了〉
    有多少人这样处处留情,广种薄收?
    在一张画值一个美女的时代,我就火了
    “秋香姐,那你愿不愿意与一个傻子在今晚
    一起研究诗词歌赋呢你说”——我讨厌周星星
    他太年轻了,其实泡妞是一切学术之源
    
    一眨眼唐伯虎就老了,散尽家财妻妾
    无为在歧路
    何必沾巾?何必沾巾?
    最后一匹马
    也呼儿将出换美酒
    
    〈娘子,俺上梁山了也〉
    起调:
    哈尔滨。索非亚。风雪山神庙
    亚东兄弟的酒
    风度飘飘的笑
    
    走板:
    那够日的大学,被兄弟们当草料场烧掉了
    娘子,我正与老七在深圳落草
    偶尔读读人民日报
    便要苦笑——那年的白虎堂
    俺手里也曾有明晃晃一把刀
    
    娘子如今俺上梁山了也
    休书与家书一并送到
    自从相遇花和尚
    便不曾想回转江东见父老
    
    娘子俺从未怀疑你的贞操,但怀疑
    你还是嫁给高衙内为好
    从今后俺不仅要杀那些鸟人
    还要杀尽那些人鸟
    
    尾声:
    “娘子身材好,一览众山小,
    嫁与高衙内,幸福享不了”
    ——小曲一唱,大枪一挥
    直奔水泊泥沼。。。。。。
    
    2005年10月 深圳
    
  
分类:老船的诗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