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傻子才悲伤

  [随感]傻子才悲伤
  
  
  
  
    经常想起一些故去的事情和人,以为将之归于记忆的范畴就可以不必为此负责,因为那时的自己已经老去了,好比船经过后的有规则的浪花,一波一波推向哪个遥远而不可及的岸。。。。。。
    我不想悲伤,哪怕我知道自己比较傻,比任何的人都傻。生活没有着落我们去找,找啊象蜗牛背着自己精致的壳子,安详的醒来安详的睡去;仿佛广场上的雕像一般凝固,仿佛阴燃的鲜枝条在祈祷那些慢慢憔悴的叶子,——我是春天或者春天是我,都不是需要明辨的是非,爱与不爱、喜欢与讨厌、行走和打坐,似乎都仅仅是一张薄薄的画纸上的几个人物形态。
    有时候感觉自己的躯体是液态的,可以随着这个世界的每个缝隙,出入任何不可能的空间。你可以说因为眼睛,因为鼻子因为嘴因为所有可以和世界接触的器官而使得我变的比一般人傻,比一般人敏感;你可以说我脆弱,如这个春天刚刚长出的嫩绿的叶柄,这样单调的色彩单调的美丽一碰即折。。。。;是的,我在这个干净的世界一无所有。可是我知道自己是个傻子,一个低头寻找一枚上个世纪失落的硬币的傻子。他们告诉我再聪明的叶子也经不起一季的爱抚,而你的伪装也不是金缕玉衣,可以保存到诞生永恒的节日。
    
    二
    对着镜子照了又照,模糊了一个笨拙的躯壳看见玉树临风的一个假象。怎么推理也难以得出完整的结论。这个傻子如一条由地震中幸存的蛇,还在一个城市的角落里有条不紊的蜕着某层锈迹斑斑的皮。
    伸出一双痉挛的手来,从路人的口袋里摄取半文油腻的货币,——上帝说你乞讨的是前生栽下的红樱桃。哦,上帝?是和我一般傻掉的人还是使得我变傻的神?
    不不,我在欢喜雀跃的时候是遵从一个力量的,他不是上帝也不是如来;我在直视世界的时候也看到自己,想想看:我能容忍对久?因为我是个傻子,不幸我又知道这个事实。
    绿叶、红花围拢的日记里我们尽情奔跑。去死去的爷爷的章回小说,去绿水黄沙的童年小河;去袖底飘香的情人的胸前。。。。。。;有个回声在指责我:逃避。
    我在悲伤,然而当这悲伤没有由来就成为逃避。悲伤的时候我们远望或入眠,远望是为了活着而入眠是为了远望。——他们又在唱!他们又在唱!唱:只有傻瓜才悲伤,傻子才悲伤。。。。。。
    
    2004/4/18
  
分类:读书生活 | 评论: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