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求剑

  求剑
    
    第一次,有莫扎特的手在画布
    描写我们相遇。描写城市故意长出单调的街
    在春天离开站台
    雨水浇出粉红色的树,顺着衣下
    躲闪的琴弦,我们开始在眼里起舞
    起舞,是爱情的皴法
    ——尽量唱的淡雅,唱的无拘无束
    象一把生长在身上的篙,第一次
    有绿笠的故事
    在苍老的岸上迷路。那拥挤的琴键
    拥挤的情书
    还有拥挤的河水拥挤的回音
    ——请刻上吧!在我的额头
    在锈迹斑斑的眼睑刻上一座高耸的碑
    沉船的胸前,你的泪水是一颗颗砾石
    鲜花都笑的如此无助,鲜花融掉
    看年老的鱼儿经过
    说海水原来
    淡如秋菊
    
    2004/4/16
    
  
    
    第一次,有莫扎特的手在画布
    描写我们相遇。描写城市故意长出单调的街
    在春天离开站台
    雨水浇出粉红色的树,顺着衣下
    躲闪的琴弦,我们开始在眼里起舞
    起舞,是爱情的皴法
    ——尽量唱的淡雅,唱的无拘无束
    象一把生长在身上的篙,第一次
    有绿笠的故事
    在苍老的岸上迷路。那拥挤的琴键
    拥挤的情书
    还有拥挤的河水拥挤的回音
    ——请刻上吧!在我的额头
    在锈迹斑斑的眼睑刻上一座高耸的碑
    沉船的胸前,你的泪水是一颗颗砾石
    鲜花都笑的如此无助,鲜花融掉
    看年老的鱼儿经过
    说海水原来
    淡如秋菊
    
    2004/4/16
    
  
分类:老船的诗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