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关于诗歌评论的点滴

  关于诗歌评论的点滴
    
     
    一部好的作品,不论诗歌、诗论,当首先看它能否令读者和作者自身满意。文学艺术创作的主体,往往带有极大的主观色彩和行为上的随意性,在“文以载道”的“沉重枷锁”被时代和人为的抛弃或推卸到少数人身上,或者说在今天这样极度强调个人自由主义色彩的文化氛围中,文学创作的主体即任何敢于拿起笔的作者,首先想到的已经不是将自己置于某个宏大的历史背景中,或者宏观的意识形态领域中进行相关的思考和论述;也同样不会以这些方面的考虑来对照自己所创作的作品的意义和作用,而更多的是从个体的、经验的,或“文本”的角度上出发,其中不乏含有主观臆断和极度微观化的倾向。这个也是一个大的趋势,并不是某个个人或群体所能够选择的。
      
    具体到诗歌和诗论的写作上,这一变化或趋势就更有其典型的意义。诗歌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独白体的文学形式,它之对于读者产生影响,与其他文学艺术形式一样,主要是通过阅读后引发的,读者与文字的共鸣。从诗歌本身的艺术特点来说,它也是最容易被扭曲和误解的,因为绝大多数的读者由一个诗歌作品中所得的东西,往往并不是诗人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由此,“歪打正着式”的受益和完全曲解式的阅读从本质上讲并无二致。——那么,这样看起来诗歌评论就是无足轻重,可以取消的么?情况不是这样的。据我所知,现在有许多的诗歌评论的权威已经很少阅读或者说很少耐心的阅读当下所产生的诸多诗歌作品,这仿佛一个悖论:极少阅读诗歌的人却始终在指导诗歌的理论和创作。其实,诗歌的评论关键在于寻找到自己生存的本质。这个本质是诗歌评论者在研究诗歌时的正确途径。但是这个途径很难使用一个固定的概念完整的阐述出来,因为如果是从诗歌所拥有的各种艺术特质下手,比如技巧、境界、语言、甚至思想意识方面;那么人们总是很难在某一个具体的层面上把握一个审美意义上的界定。诗歌的好坏,不是由某些评论家来确定而是由作品所面向的读者群来确定的,这一点应当无疑。那么评论家存在的意义又何在呢? 他必须首先领导读者群体认知自身的知识水准和品位;然后才能从作品本身的分析、研究来引导读者的阅读,即正式的“接触”。通俗的说,所有的读者都会屈从于自己的审美趣味,从而产生某种不确定的共鸣,这种“共鸣”就是所谓的“阅读的快感”。
      
    读者首先接触到的是没有任何表情的文字。通过对这些文字的揣摩(这个揣摩的过程需要一个前提:即读者自身对所接触的相关事物的理解程度,从文学角度说,就是指个人的综合文化修养),读者或领会或没有完全领会作者的意图,但是文学作品作为一种传播工具的功能已经实现了。这就是整个阅读在审美心理学方面的一点诠释。如果拿诗歌的评论而言,首先一点就是你的作品中必须要有自己独到的理解,而不是引领一些与之相关的“常识性”的东西来阐述非常个人化的见解。这样做的可能性有两个:一是由于作者使用的是“常识性”的东西,这就很容易使之与持相同认知水平的读者产生那种模糊的共鸣;简单的说,就是所谓“说出了别人想说而没有说出的东西”。这一点姑且不分析这个“没有说出的东西”究竟是好的还是坏的,因为虽然从纯文学文本创作上来讲不能不说是一种成功的范本,但是一旦拿到评论性文章中就容易显得弱智和先天的不足。
      
    其次是基于对评论性文章的模糊的界定,我们很容易的将作者的带有主观臆断色彩的观点看作自己的某种倾向。实际上,不论从作者而言还是读者而言,评论性文章加入过多的主体色彩都是可能的和甚至无法避免的。如果不被夸大和暗示性的强调,也并构不成对文章和读者的大的危害。可怕的是一篇完全没有自己见解的评论文章,就往往会以这种语体上的偏差来确定自己的个性,并试图产生某种“立言”的假象并从而对读者进行一种“调戏”,使之产生不该有的“阅读的快感”。举例说明的话,最典型的就是王朔的文艺评论。他由于自身知识结构上的严重缺陷(或者还有作者思想的局限),导致他后期的文学评论完全沦为一种耍弄文字的“语体色彩”噱头的游戏。做评论性文章需要有实验科学一样的工作精神,不能以随感的形式作出不负责任的结论误导读者。
      
    在我注意观察网络文学的创作(小说除外),尤其是诗歌创作群体的过程中,我不得不提到十九世纪欧美文艺评论界早已经提出的一个概念:即“知识的反刍”。我做研究生的时候导师首先提出要我熟读莎士比亚的全部作品(个人课题)并能够背诵其中一些著名的章节,《第十二夜》的第三幕我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记住的。对此种教学方式极为反感的我不禁向导师提出:这样做有必要么?导师这样对我讲道:你到入学为止所接受的知识并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建筑”,而只是一种高层次积累的堆砌。你可能已经拥有一个较完备的知识架构,现在你必须打破这种既有模式,重新筛选这个架构中的某些组成部分。因为你的那些知识是一种“反刍”性的知识,没有多少可靠的信息在里面。——我想我们大多数的作者都处于这样一个知识结构的层次上,如果不是凌乱无序的至少是带有极大缺陷的。这样我们的作品和文章就鲜有独特的见解了,只能一味的重复叙述前人的成论,一再的将曾经清晰的知识点“模糊化”。这样我们的论述就是空泛的,不确定的,严重的说就是废话和空谈。我不得不提出,这样的文章并没有多少能够令人受益之处,其语体色彩远远大于其思想成果,读这样的作品与看娱乐片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们会说,我们并没有以评论家来进行自我定位,而是以一名普通的读者的身份来说明自己的看法。其实,当你使用并不熟练的语言缺乏连贯性的叙述自己的成见之时,你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看,通常失败的评论性文章至少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首先,从文章中可以明显的读出作者知识结构的缺陷,并且由于对于所评论的事物的了解贫乏,加之语言表达上的苍白,就使得作者只能局限于某些私人化的情绪的倾泄。虽然一再的暗示和掩饰,以图证明所论观点的客观性,却恰好说明了自己并不适合担当这一角色。
      
    其次,虽然由于知识的“反刍”,使文章带有一定的理性色彩,但是在文章中使用的语言恰好削弱的这种理性的意义,这就导致了使得读者感觉作者虽然处处“以退为进”,却更体现了他选择这一话题明显缺乏相应的准备,并不是为了诗歌而评论,有些为评论而评论的味道。
      
    最后,由于网络文学本身带有的自由主义色彩的特征,这样的文章也可以在“言论自由”幌子之下得到生存,变的可以使人接受了。这就要综合评价一下你所面对的读者群体的文化状态和品位。文学网站是类似于文学普及课堂的一个场所(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写手和读者都处于相同的层次),这是有其积极意义在里面的,因为这样的场所集中了大量的文学群众,这种坚持本身就值得肯定和赞扬。同时,这也是本文所批评的相关作品得以以“积极姿态”存在的原因。但是我们的行动不能仅止于此,人的需求是在增长变化的,“知识的追求本身就是一件赏心悦事。”象我们讨论如今的诗歌创作,除了一腔热忱之外,你必须具有相关的学术和理论背景,并对诗歌有着深入的不懈的挖掘和理解。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这很明确。做任何评论性的文章必须言之有物,必须有针对性和独到性,否则就是对自己和读者极大的不负责任。
      
    2004/3/9
  
分类:入世者言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