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清新”和“晦涩”

  清新”和“晦涩”
    ----关于中国现代诗语言风格的点滴
      
    诗歌的语言的风格是难以一一尽述的。这些日子由于自己的诗歌创作中遇到一些问题:有朋友直言“看不懂”;并有读者提出疑问----看不懂的诗歌才是好诗么?白居易的诗歌老妪都能够听懂,可是谁又敢说他的诗歌不是好诗?还有,由于现代诗中大量的意象和暗喻的运用,大量的通感和比拟修辞的存在,却往往只能使读者“觉”的很美,而不一定能够把握作者的主旨。这些问题促使我去尝试寻求一个答案或者说寻找一个能够称的上“正确‘的创作方法和创作探索的道路。
      
    坦率的讲,我最初探讨’诗歌的语言风格”这个问题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要为自己最近作品中所表现出的晦涩感而辩护。于是我读了一些有关中国古代诗歌理论的丛书和一些在西方具有代表性的大诗人的论述和作品。试图能够为自己的“晦涩”找到理论上的依据。
      
    在我读到英国著名现代主义诗人艾略特的有关论述时,在他的《玄学派诗人》一文中有一段话引起了我的注意。艾略特在文章中说道:“就我们的文明目前的状况而言,诗人很可能不得不变的艰涩。我们的文明涵容着如此巨大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而这种多样性和复杂性作用于精细的感受力,必然会产生多样而复杂的结果。诗人必然会变的越来越具有涵容性、暗示性和间接性,以便强使----如果需要可以打乱----语言以适合自己的意思。”这段话以两个条件的具备来证明“艰涩‘和”打乱“的诗歌语言风格的存在合理性:其一是“文明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其二是“精细的感受力”。由艾略特的代表作《荒原》和《四首四重奏》两部作品来看,诗人确实实践了自己的观点并且找到了一个适合’当代精神”的表达方式。
      
    我们对照东西方诗歌的起源的相同本质和之后延续发展的分流,也不难看出,中国现代诗歌的语言组织架构正是大量的借鉴和运用了西方现代诗歌经验,而在借鉴和运用的基础上,基于中国传统诗歌的特质又有所融合和发展。简而言之,就是说我们目前所运用的现代诗歌的语言在形式上是西方化多一些的,内容上则始终遵循着中国古典诗歌的精神传统。
      
    在一套东方出版社出版的美学丛书中,我找到了吴战垒先生的《中国诗学》一书。书中针对我国古典诗歌的起源,及“意象”、“意境”、“声律”、“体式”等等作了一番美学意义上的论述和探讨。书中的相关理论我并没有以专业精神来进行学习研究。我只是粗略的接受他的有关观点,以便可以拿来与中国现代诗歌中自己感兴趣的方面进行比较和对照。
      
    便拿“晦涩”和“清新”这两种看似很容易分辨,和完全不同表现的两种诗歌语言风格来谈。中国古典诗歌中素来就至少存在讲究推敲和“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哭吟派,以及追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两种语言风格上的差异。如果是优秀的诗歌,风格上的差异只能是基于作品内容或者创作个体的需要,而不是在创作中有意将两者决然分开,使之泾渭分明。这两者之间既不矛盾又可以兼容;既可以相互映辉又可以相互促进。同一位诗人可以同时具有这两种风格;同一首诗中也不排除两者兼容的可能性。这是我国古典诗歌中语言风格的一个特性,同样展示了传统文学的功利性和随意性。
      
    而中国现代诗歌的诞生和发展历史,相对于古典诗歌来说是非常之短暂的。由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以来逐渐确立白话文统治地位的历史,也同样可以看作中国现代诗歌的发展历程。这样我们从它的产生和发展中,就可以看出当代现代诗歌语言风格的形成和历史特征。
      
    首先,中国现代诗歌语言风格产生于白话文的产生和普遍应用。由最先提倡使用白话写作诗歌的胡适等那一代人,到现在当代诗坛中百花齐放的风格流派来看,中国现代诗歌的语言从其组织编排到形式架构,又由于这些外在形式感的影响,都深深打上了西方各个历史时期诗歌流派的印记。可以这样说,在“诗歌的洋务运动”后一直到现在都还保留了“向西方学习’的传统。----如果这也可以被称之为”传统”的话。
      
    其次,中国现代诗歌的语言风格也始终没有,或者根本不想也不可能摆脱中国传统诗歌语言魅力的影响。而这正是中国现代诗歌语言风格中所特有的一面,是其独特魅力的恒久源泉。我们不断向西方引进他们的组织和架构形式,也同时不断经受着由此带来得哲学理念和世界观、价值观的冲击。与此同时,我们也本能的保留有自己民族的文化的积淀。一名中国的现代诗歌的优秀作者总是在向两个“世界”来汲取营养:一个是来自西方的;一个是来自传统的。
      
    这样可以看出中国现代诗歌语言风格的发展趋势;便是兼容并包,不排除任何一种优秀的表现形式。所以我们作为一名现代诗歌的爱好者和写作者,首要的任务不是急于去分辨自己对于诗歌的风格流派的喜好,而是应该不断的提高自身的文学素养,并在创作的实践中去尝试判断“什么是真正的诗歌”。所谓“诗言志”,----而“志当存高远”。如果对自己的创作和思想没有一个相当高度的要求,那么即使对于诗歌语言风格的优劣而言,你的鉴赏能力也是有限的。总而言之,有多少种生活就有多少种诗;有多少读者就有多少种诗意;技巧和方法是可以速成的,本身没有什么奇妙之处,诗歌的质量主要看内涵或境界,看思想和气质。所以诗歌没有不好的风格,只有不好的作品,——关键看,你在自己所擅长的那种风格里,能否达到一定的高度。
    2004/4/2 修正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