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小站

  我邀请了一些陌生人来到这花园,时值秋天
  一些落日点缀在菊花铺满的黄金里。我们并肩前行
  
  询问老去的故人,那个小伙子失散多年的情人,你,还有我
  还有将那棵拥有巨大阴影的榕树,一直认作白桦的老花匠
  
  我们停停走走,有时羞愧难当,当世界陷入繁熟的境地,有的人
  选择背向窗口,遥望大海或者拉上沉重的布帘
  
  “我们越来越了解彼此了,不是吗”这个秋天有何异同
  树叶纷纷逃离而昆虫依然疼痛。“没有这样的下午,这让人舒爽而不安
  
  “你看你说话的语调,已经仿佛19世纪的外交家。”
  但是谈不上失望,那些信奉上帝的人群信奉上帝就如信奉菊花
  
  如果有伤害,也一定是一场华丽的自残行为,天空酝酿视觉的艺术
  大地承接这过于自负的工程——“如果我说错了什么,我会受到惩罚吗”
  
  应该是无关紧要的,麻醉状态下的牵手,将细节的蝴蝶效应
  在女人的肉体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他们震撼,但更倾向于无动于衷
  
  脚下的荒草跟耸动的群山一样意志坚强,让死亡领略自己的渺小
  何其困难,只有回忆堆积在陈旧的杯子里,那一天我们选择了不同的方式祈祷
  
  轻啜的时候,万物复苏的宗教燃烧起来,从一个魔瓶里吐出幸福
  你会尝试站在一柄腐朽的剑上,直至生命幻化,仿佛飘忽无依的火焰
  
  这是可以预见的未来——我的朋友不是吉普赛人但他相当理智,他喜欢秋天
  在签署离别的协议时他会耍足花招,“这是我的菊花,虽然在你的花园里开着”
  
  我不认同并拒绝任何一种堪称侮辱的命名,包括我们的一切实在之物
  包括这实在之物在内心里自然承接的季节与昼夜。我确信自我的庞大
  
  在周边以早秋之气养育沉着的神态,触角伸向你的衣襟,直到漫过所有
  隐秘的森林。一时的欢快不会更改早班火车的路程表,就连秋天也明白这些道理
  
  一时的哀悼也不会将众神的石身化为肉体,哪怕是这肉体的替身
  在慌乱与拥挤的潮水里,一具尸体也会成为一艘通往神话的方舟
  
  此时人们无暇批评你和我接吻的礼仪,我们的部位庄严而沉重,带有古董般
  细腻的光芒。人们发现了这颗星星,但不知道彼此的距离。
  
  
  
  2008年8月31日 深圳
  
  
分类:老船的诗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