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麦田

  麦田
    
    终于望见家乡的麦田!
    一片沉思着的绿色
    在冬天点缀薄薄的白雪
    我呼吸到生长的气味
    稳重的沙路和枯草!
    跳跃着的冷风!
    黄色的泥土和灰白的天空
    耕种与收获的史诗
    ——谁?
    象母亲温热的臂弯
    我又听到铿锵的乡音
    流淌在血脉中的旋律
    唱着豪壮凄伧的调子
    催我入眠
    
    我是季节里一茬未割的庄稼
    吞咽了一行行眼泪和汗水
    
    哦,不要有莫名的忧伤
    你曾给我的生命命名
    如今爱的河流奔腾远了
    却依然守着一颗质朴的心儿
    依然从你永恒的枝头
    结出漂亮的青春
    和温柔的白发
    
    2003 春节(初稿)
    2004/1/19 (完稿)
    腊月诗稿
    
    之一
    有时候,我经常想象
    你带着伤痕走过的四季
    一如从前的袅袅的步子
    踩着零散、幽寂的鼓点
    摆动款款的腰身
    一样错过
    春柳拂窗的季节
    
    我们如此珍视痛苦和伤害
    犹如钟爱永恒的钻石
    即使感受到泪水的力量
    看他们冲毁往事的归途
    
    有时候,我经常想象
    我带着伤痕走过的四季
    没有思念如影相随
    你的哭泣落进空洞的眼神
    晃动微微的涟洇
    一样沉寂
    湖面上再无行人
    
    为什么每晚都能预知明天
    夜幕渲染吧
    你走后的小路在黑暗中延伸
    心灵在尘世中
    擦落晶莹的碎片
    
    有时候,我经常想象
    我们没有伤痕走过的四季
    没有沉寂和涟洇
    仿佛急风由林间盘旋而过
    我们看到过什么
    我们忘却了什么
    
    女水妖
    
    我喜欢潮湿的气候。大雾吞没海平线
    到处找寻五百年前的罗盘
    ——船长说;邪恶都是母性的
    不仅生育还会传染
    要加倍小心,小心哪个女水妖
    会在没有月光的深夜出现
    她会歌唱爱和幸福,今天和明天
    她让暗礁变成平原,指船为马
    借走你黝黑的脸色和石头一样的肌肉
    她披着棕榈树的叶子
    用婉约的目光织成一层遮盖的面纱
    当你过去,船长说当你过去
    那里就是天涯
    “亲爱的水手,可爱的水手,
    你难道不想拥有神殿和爱情,健康和美梦?
    航线永无尽头,当你回到原地
    当你白发苍苍,腰肢如对虾一样
    是否想到你曾和幸福如此接近?
    幻丽多彩的世界你永远不老
    多喝老白干,多吃紫海带
    幻想有益健康,让你的躯体变的柔软
    水母一般优雅稳重——
    啊,海洋是我们的母亲
    她生了我们她吞吃我们。不管
    我们的脸有咸味和风刀刻下的印记
    和煞有介事的沧桑
    你的踢踏舞跳的很欢快,水手
    再送你苏格兰人的花裙子
    听吧听吧,海天是一色的竖琴或横笛
    多么迷人的落日和晚霞
    如果你想做梦,你应该先睡着
    
    睡吧,趁夜浓如墨
    趁城堡里还有一匹瘦马
    穿上你的舞鞋,美丽的水妖
    当我手攀缆绳大声歌唱
    你骑着扫把穿过海浪如期而至——
    如果从此没有日出
    你就是我的灰姑娘
    
    2004-2-20 完稿
    
    
    
    
  
分类:老船的诗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