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神秘园(两首)

  神秘园
    ——要在死亡中看到梦境,在日落中
    看到痛苦的黄金,这就是诗(博尔赫斯)
    
    一、神秘园
    
    甚至要忘记那些亡灵。在阳光
    擦掉最后一个注释时,一角春天已经出现
    在记忆的首页;把一些逐渐坚硬的影子抻长
    成为天空的曲线——你的腰身
    还随水的舞姿纵情,那么残忍的看我
    兀自收集海底的废墟。一个人,一座由神话
    降落的城市没有一点回音——
    偶尔拿起自己弹奏离别的曲子,还是
    会有些懊恼。这挂在塔尖的弯形光亮
    这红松木雕刻的小提琴,时而幽咽
    时而高亢——凝重的突然飘忽,欢乐瞬间哭泣:
    我必须坚持信仰某种虚无
    才能让眼眶重新聚合一个确切的家园
    再度痴恋河上的晨雾,记得它们——这无望的旅程
    必须“让一块石头落地,才会有活着的理由”
    
    才又感到自己是一个盛满夜色的杯子,黑色里
    闪着黑色的光
    怎么理解来去之间的存在?那些吞噬目光的白昼
    注定要被延长到诞生之后
    蔚蓝色的建筑披上生命的外衣,唱着忧伤古怪的音调
    行走在上帝的花园——如果不是为了证明轮回
    一定还有其他美丽的借口,使得一条蛇
    愿意在黑暗中炙烤自己的皮肤
    以黑夜的名义,你是清白的。没有搀杂着血液的肌肉
    是纯粹的:象一朵卧在书页间的干花
    或者只是一个简单的器皿,我们
    终于学会为彼此的瓷器般的光泽赞叹
    ——并以此坚定的骄傲和高贵着。
    
    二、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于是听到,占据星空的男人
     那些沧桑眼神
    折向海边的声音。徐缓
    将每次的潮水当作马背,亲爱的
    见到黑色的花朵
      我就难以抑制的,伸出触角
    这个春天,还没有遇到最初的礁石
      就在鱼的尾部,被拍成
      一张白纸
      
    于是消失。站在去年的雪里
      够到一片娇嫩的土壤
    长久生活在
      一些衣物之间的气息,膨胀
    想象枯在冬季的手
    还可以抚摩早已瘦削的记忆
    不意
    放纵前生
      
    “——正当梨花
      开遍了天涯,河上生起柔曼的轻纱——”
      
    2005-03-18
  
分类:老船的诗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