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船书斋 达人

老船,资深旅游投资策划职业经理人,曾任天涯诗会首席版主。
博主:老船

相州往事(组诗)

  相州往事(组诗)
    
    1。七月初七
    
    七月初七。铝合金门窗下
    针孔里的光,发生一次海啸。整条街上
    堆满尸体:一个人打醉拳;大户人家修牌坊
    
    豆腐西施的饼子脸;一垛
    惨遭阉割的麦草。独轮车,四轮车
    三轮车,两条腿的蛤蟆
    
    七月初七,我们的万圣节。传说我的祖先
    与黄昏有一次对话
    乌云密布,阴有小雪。爷爷留下遗嘱
    
    他说他与我无关;而我
    与明天也无瓜葛。所以七月初七
    我骑车赶集,买了大包大包橘子和苹果
    
    2。下午三点钟有雪引起的幸福之名
    
    冬天温暖,天空上开着矩形窗子
    身手利索的老头在那里
    雕刻一面镜子,那些
    肌肤如雪的木偶
    
    天空下矩形天井:一边是衣下的灰烬
    未唱完的远方小调
    揪住
    北风的铲子;一边
    是炉膛里的火苗
    这红色的麦芽,火红的植物
    扑向黑夜和白昼,扑向
    两根骄傲的弦
  3。黑发卡
    
    哭诉过一千次,夜里
    只容得下香烟燃烧的声息。把他们
    扔到河边的桥上
    你的手,象每一缕干净的水
    
    稀释掉天空里的云。并“哼”了一声
    前年留下的草就向我挥别
    害羞的,象一本书的前言
    没有签名
    
    4。礼花
    
    把纸分成两半,坐在
    黑的一面,仰望沙洲里的湖水、鱼
    那些身在高处的气流
    看着影子,搅成某个星座的旋涡
    然后就走了,不顾那只生性忧郁的狗
    还寻找指缝里
    遗漏的叶子。其实河边已经盛开
    礼花
    一朵朵,象大雪过后的山峦
    
    5。在黄昏掉落的地方
    
    使整个夜幕,歪靠在肩头,一棵
    树长进我的脊髓
    很多枝条,又细又黑,发质晶莹
    在落过的城市里,你笑的
    大雨滂沱
    如同浆果流失的悲哀
    
    要捡回那些碎片,或许白色的纤维
    已不是岁月的裙子。不过柏油路的温度
    它始终会经历夏天
    暗色的画框里,也总是有
    惊讶的两片灰迹
    在黄昏掉落的地方,我们
    开始用沉睡
    翻动薄薄的白天
    
    2005-3-4 完稿
    
  
分类:老船的诗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