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天涯家园 名博

军人出身.青年作家、新闻记者,民间维权先锋人士。联系邮箱:sjsgh6007@163.com电话:13468057988
博主:梁石川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这姐姐解怀喂弟弟奶 我为何热泪盈眶

每一个人的童年都有所不同,每一个人的童年都有讲不完的故事。

 

这次我的记忆阀门被打开,完全是因为见有一位正在哺乳期的河南姐姐陈健,闻听弟弟得了急性髓系白血病m2住进了医院后,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就急忙抱着孩子赶到医院,为弟弟做配型所引发的。

 

根据相关新闻报道,就在今年的117日,这位叫陈健的河南姐姐,赶到了医院后,见自己的弟弟吃不下饭,日渐消瘦,她毫不犹豫地解怀将自己的奶水挤给弟弟喝。以后每次去医院,陈健都会这么做。据新闻说,陈健成功和弟弟配型后,将自己的骨髓捐给弟弟,做了骨髓移植手术。

 

从手机客户端看见这条新闻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我居住的山里城市里的灯火把我家楼下的整条街道都照的通明。

 这姐姐解怀喂弟弟奶 我为何热泪盈眶

但是,这灯火却照不见远远的徂徕山里的那棵老柿树。柿树下三姐背着我家老二的身影在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下,被拉的很长。那时三姐的年龄也不大,只是一个十岁多一点的山村小丫头。但是,每当读书不多,就快要做外婆的三姐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来,总会不自觉自觉的瞅一下自己,除了一根拇指与一根小指之外,另外八根指头中间的八个指环,那里曾撸满了老茧的,那里也写满了她对童年的记忆。她的整个童年似乎与老二都有着莫大的关系。即使眼下的老二已经长大成人,还娶了个与他同一所医院工作的漂亮媳妇,并生了可爱的女儿,取名叫心心。

 这姐姐解怀喂弟弟奶 我为何热泪盈眶

至于我大姐。那时她是我们那座山里一所师范学校里的学生。是我们小山村里唯一飞出的金凤凰。由于我们的父母都相继离去,由中专生到研究生,再到教育学博士,最后成为一所重点大学里的教授的大姐,成了我们一奶同胞的六个姐弟的主心骨。

 

大姐胃不好,时常会买一些药品来调理自己的身体。但她一旦发现有利于身体健康,有利于对教育孩子掌握学习方法好文章,就会转到我们的大家庭创建的微信群里,与我们一起分享......

 这姐姐解怀喂弟弟奶 我为何热泪盈眶

说到我大姐的胃不好,也是有故事的。当年大姐还是某个师范学校里的学生的时候,也是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还好,那时国家人才奇缺,即使大姐考取的师范学校是一所中专学校,国家照样也是管吃管住免学杂费的。

 

正是由于学校管吃管住免学杂费,才让大姐宁可自己在学校里吃不饱,也会节约自己的口粮,逢年过节再把这些口粮,变换成学校食堂里的馒头等美食,带回我的老家,让我们过一个丰盛年的.....

 

时光穿梭,光阴似箭,马上要中年的我,回忆起我的二姐,一定与那个在山里疯野,不断制造麻烦的孩子有关。那个不是别人,是我。或许我是家里第一个出生的男孩子,父母对我的爱,远超越了对其他孩子的爱。

 这姐姐解怀喂弟弟奶 我为何热泪盈眶

为了让我将来有所出息,我的父亲让已经考上初中的二姐,留级再读一年,目的就是为了看着我能够平安地读小学。

 

但是,父亲的努力算是白费了,我是一个非常不争气的孩子。

 

有一次,二姐一个没看住,躲在山石后面的我,就差点被人用猎枪打死。

 

故事的延续是这样的,那一年高家庄村有电影,演的是《小兵张嘎》,还是《战上海》,记不住清了。反正是一个战斗片。

脱离二姐的视线之后,我沿着高家庄村的小山沟摘着酸枣儿顺沟而下,直到电影开演前,我才从一个胡姓人家的苹果园里探出半个脑袋,确认没有人盯梢后,这才趁着夜黑挤进看电影的人群里。

 

电影结束后,我并没有急着回家去,而是找了一个墙角睡着了。

 

一直到半夜被山风冻醒,这才小鬼般哭着去找家。

 

行走在高家庄的大桥上,我突然就被人用猎枪指到了脊背上,问,“你是谁?”

 

确认了我是一个人之后,猎枪才拿开。用猎枪指我的人不是别人,我先是叫他表姑父,后来,他成了我三姐的叔伯公公之后,才改口叫他表大爷的。

 

那天很是迷信的表大爷,把我是真的当成了鬼的。

 

原因是几年前,也个半夜,他在守看村里的水库时,遇到了一个扮鬼的朱姓男人去偷村里编织箩筐的白蜡条或者紫穗槐什么的,他开了枪将那个人打死了。

 

遇到在路上边哭边走的我,他以为是那人变了鬼,来找算他呢!

 

现在的二姐,也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一个女儿去了东北读大学,一个也在读高中了。每当我面对二姐时,常常会欲言又止,确实不知道她对我爱,该从何说起。(文/梁石川)

 

【关于陈健的图片均是网络截图】

分类:杂文天下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