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天涯家园 名博

军人出身.青年作家、新闻记者,民间维权先锋人士。联系邮箱:sjsgh6007@163.com电话:13468057988
博主:梁石川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救救我 小狐哭泣 律师红向救狐者发放生红包

梁石川说事:救救我!小狐在哭泣,律师红向“救狐者”发去放生红包

 

我不知道河北某地的那些专门靠养狐为生的杀狐者,听过藏区大和尚索达吉堪布的那首《放生歌》没有,当办案归来的律师红一路辗转,在一趟从吉林开往内地的高铁上向我发来一位“救狐人”传递给她的视频,让我看见那只灰色的小狐向人类发出凄惨的求救声的时候,就禁不住发出如此一问。

 

固然,在他们的努力下那条小狐已经获得了“新生”。

 

一只只小鸟,回归蓝天,欢乐的歌声,弥漫于天际。天王感动,降下了福喜。山川河流,祥和安逸。一条条小鱼,回归沧海。自由的舞姿,摇动着海域。龙王感动,撒播出甘霖。花草树木,快乐生息。

 救救我 小狐哭泣 律师红向救狐者发放生红包

嗡阿吽,嗡阿吽,嗡阿吽嗡阿吽.....

 

站在路口的人们啊,你要去向哪里,一边是永恒的黑暗,一边是光明福祉,请随我同声唱啊,同唱嗡阿吽,放飞你心中的爱,拥抱蓝天大地。

 

嗡阿吽,嗡阿吽,嗡阿吽,嗡阿吽......

 救救我 小狐哭泣 律师红向救狐者发放生红包

一群群牛羊,回归草原。安闲的身影,装点着雪域。护法感动,赐予了幸福。白云绿草,充满生机。

 

做为一个普通人在这里吟诵博才多学又著作颇丰,今年56岁的藏区大和尚索达吉堪布的诗句,并不是“怪罪”那些为了生计,专门靠养狸杀狸的活命的河北某地的养狐人残忍,我只是被那只向人类发出求救信号的小狐的眼睛感动了。

 

那只哀求人类放生,别杀它的小狐的凄惨叫声,与眼里滚烫的泪水,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了。

 救救我 小狐哭泣 律师红向救狐者发放生红包

回顾有关《放生》的诗句,唐代白居易有:“莫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盼母归;”宋代的陆游、黄庭坚分别写有:“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苦痛怨难伸。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和“我肉众生肉,名殊体不殊。原同一种性,只是别形躯”;

 救救我 小狐哭泣 律师红向救狐者发放生红包

元代的赵孟頫有:同生今世亦前缘,同尽沧桑一梦间。往事不堪回首论,放生池畔忆前衍;明代憨山大师写有:人既爱其寿,生物爱其命。放生合天心,放生顺佛令。放生免三灾,放生离九横。放生寿命长,放生官禄盛。放生子孙昌,放生家门庆。放生无忧恼,放生少疾病。放生解冤结,放生罪垢净。放生观音慈,放生普贤行。放生与杀生,果报明如镜。放生又念佛,万修万人证。

 

即使到了最近的民国,也有一位弘一大师写过:“人在牢狱,终日愁欷。鸟在樊笼,终日悲啼。聆止哀音,凄入心脾。何如放舍,任彼高飞。修桥砌路煮茶,随意奉行善事。报答生身父母,乳哺三年大德”的诗句。

 

除去我们平时阅读中见到那些优美的诗句,或许记忆最深的,还是著名的《聊斋志异》中由“白狐”化作的娇滴滴的女子小翠。

 

“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千年爱恋千年孤独。长夜里你可知我的红妆为谁补,红尘中你可知我的秀发为谁梳.....能不能让我为爱哭一哭。我还是千百年前爱你的白狐,多少春去春来朝朝暮暮,生生世世都是你的狐......

 

歌星陈瑞在唱,谢容儿在唱,喜欢DJ的李维在唱,律师红也在唱,许多痴迷在爱情里的人儿都在唱: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文/梁石川)

 

小资料:律师红,真名吴红,执业于山东拓创律师事务所,是泰安当地有名的名律师。

分类:杂文天下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