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天涯家园 名博

军人出身.青年作家、新闻记者,民间维权先锋人士。联系邮箱:sjsgh6007@163.com电话:13468057988
博主:梁石川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美国将因何事陷入阿拉伯之春烦恼之中

    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观察者网报道,美国时间2日,俄勒冈州发生了反政府武装暴动,约150名全副武装的当地民兵团攻击并占领了哈尔尼郡的联邦政府办公楼总部,民兵领袖Ammon Bundy在脸书和youTube,推特上发布公告,宣布自治民团将占领马卢尔野生动物保护区,并将以此为根据地,号召全国上下各地民兵推翻联邦政府,重回各州实施自治。

    消息传来后,美国是否会因此事陷入烦恼之中,或面对沙伊断交的连锁效应而突然傻眼吗?显然,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沙伊断交凸显美中东控制力减弱》,不只是为了揶揄美国几句。话外音,大家心知肚明。一个是,经历了12年磨难之后, 伊朗于去年7月14日 终于经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六国的艰难会谈,达成了伊核问题全面协议,给纠缠了12年的伊核问题画上了句号。根据协议,伊朗将通过限制该国核计划换取联合国和西方国家取消经济制裁。二是,包括沙特在内的地区国家对协议极力反对。据中新网去年7月16日的电文显示,沙特及其波斯湾盟友对伊核协议达成忧心忡忡,担心结束孤立状态和解除经济制裁后,伊朗将更加明目张胆地支持他们在中东地区的敌人。

    果不其然,正当人们对经过长达十二年达成的上述这项国际性谈判,开出的历史先河舒一口气之际,中东局势瞬息间又生新变。沙特2日宣布处决了47名犯有恐怖主义罪行的囚犯,其中包括知名什叶派教士奈米尔。当晚,伊朗示威者冲击了沙特驻伊朗大使馆,打砸使馆门窗并纵火焚烧使馆部分楼体。3日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此前美国、联合国和欧盟在谴责沙特时警告,中东国家应避免加剧宗教紧张。

    美国将因何事陷入阿拉伯之春烦恼之中

    同时,中国也对此表示了高度关切:“我们希望有关各方在反恐问题上加强沟通,形成合力,并主张外交人员和机构的安全及尊严应得到保障。”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

    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为中东局势而忧虑,显然不是多余的。随着沙伊断交所引发的骨牌效应。4日当天,巴林与苏丹时宣布与伊朗断交。阿联酋也召回驻伊大使并降低两国外交关系级别。至于中东局势是否会由此失控,并使地区战争一触即发?叙利亚,包括伊拉克、及阿富汗等局势仍然持续紧张,IS等影响世界各角落的恐怖组织并没有遭到彻底清除,现在中东局势又发生了新的变化,这着实令人感到有些忧心忡忡。

    照实说,沙伊断交前夕笔者就关注到,此间像批评与斥责通过出版禁书,“黑”内地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包括经理李波,与多名员工“玩失踪”,一些西方别有用心的媒体怀疑这些人,被内地有关部门请去“客茶”,是破坏“一国两制”,离间内地与香港关系一样,用词犀利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就率先以《中东风雨逐渐吹到沙特身上》为题发表了社评指出,沙特正遭到国际舆论的批评,伊朗方面的反应更为强烈。该国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宣称将对沙特进行“报复”。部分伊朗市民更是按奈不住愤怒冲击了驻伊使馆。美国欧盟对此进行了公开批评,认为沙特的行为给中东带来了危险,加剧了地区教派间的紧张。

    对于部分西方媒体及和香港少数亲反对派的舆论人士,对铜锣湾书店进行炒作所引发的风波,环球时报的评价是,李波应该很清楚这次配合调查所涉及的不是小事。铜锣湾书店长期出版、销售针对内地的政治书籍,大量编造虚假内容,恶毒攻击国家政治制度,造成了恶劣影响。铜锣湾书店虽开在香港,但它对国家造成的损害却早已“越境”进入内地,李波对此心知肚明。他原本大概很愿意这次配合调查“低调进行”,港媒大肆炒作对他本人、对书店的生意都不是什么好事。这种炒作对李波和家人所带来的伤害反对派是不会弥补的。

    很简单,将香港一家小小的书店引发的舆论风波,提升到中东爆发的断交流潮高度,当然是因为“阿拉伯之春”。美国人曾为此,感到沾沾自喜。推波助澜的西方媒体也挺着大肚子摇旗呐喊。特别是香港出现“占中”时,看把一些西方国家与媒体嘚瑟的。还好“占中潮”,很快就过去了。由此可见,完全可以对《宪法》放大解释。包括已经出台的《反分裂国家法》,本不该只适用于台湾。香港、澳门等,任何中国领土内,都该适用。只有这样,面对“占中”的等问题出现时,才不至于出现尴尬。即使大陆真的前往香港抓了那几个所谓书商又怎样,他们已经有了危害国家安全,拿他到案,法律之内的事,有何不可?

    在笔者看来,这次沙特国等与伊朗断交,本身就与“阿拉伯之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先前美国诱导沙特等国在中东国家大搞“阿拉伯之春”,把诸多国家搞的是,乌云密布,电闪交加。然而,随着包括伊拉克现政权倒向伊朗,泰国、埃及恢复了军政权当家,及乌克兰变天后,西方与普京交恶,和IS的壮大,没有打到狐狸,却惹了一身骚的美国等西方国家也渐渐对“阿拉伯之春”失去了兴趣,或者失去了原动力。按照环球时报的说法就是,“美欧似乎不像‘阿拉伯之春’那个时候对中东发生革命那么着迷了,它们开始相信自己掌控不住‘革命’的方向,闹不好就会引火烧身。”何况美国当地邦州也现了这样的苗头的呢?据报道,2日美国俄勒冈州也发生了一起由150名“民兵”成员,抢占当地联邦政府办公大楼。

    再者就是,随着美国同伊朗关系缓和等诸多原因,也让沙特等国突然觉得再次被美国人给耍了。正如环球时报称,“加上美欧的财力都在衰减,西方影响中东的能力继续下滑,”更让沙特等国觉得“受够了”。抑或正上述诸因素,该报才认为,“阿拉伯之春”成为今天的中东局势的分水领的。再者就是,美国的主要盟友埃及、沙特,与前者的信任也已损伤,包括土耳其的独立性继续增强,伊拉克因什叶派掌权开始靠近伊朗,叙利亚内战也明显脱离了美欧的掌控。除此之外还崛起了比“基地”还极端、号召力更强的的IS。

    在这种形势下,正与也门胡塞武装打的不开交的沙特,岂不狗急跳墙?然而,令环球时报揪心的还不止这些,在该报看来,中东局势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让所有大国都深感力不从心,但由于担心恐怖主义的扩散,大国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致不希望中东变得更乱。但凭该报记忆,上世纪中叶以后,中东大部分冲突背后都有大国操纵的影子。但是,这次却与以往不同,环球时报似乎没有从个中看到大国的影子。根据该报的预感:它虽然一上来就声势挺大,但很可能不会真的变成中东两大教派全面冲突,但是没有大国在里面撺掇(使坏,笔者注),所以发酵缺少后劲。但是,从另一方面,又见中东国家似乎厌倦了受大国摆布,想要“自己动手”解决问题,它们会搞成什么样子,外界普遍心里没底。

    最令环球时报担心的是,该报最怕恐怖主义从中搅和,扰乱人们对中东具体冲突性质的判断。比如伊斯兰国为何能如此迅速崛起,谁支持了它,它的钱来自哪方金主,外界一直议论纷纷。原因是,从历史地看,伊斯兰国家长期冲突不断,西方大国是起了推动作用的。西方对伊斯兰世界团结的恐惧甚于对那些国家纷争对立的担忧,比如借助阿拉伯国家的力量遏制伊朗崛起,在很长时间里都是美国中东政策的重要方针。因此总的来说,中东复杂,美国的心眼更多,西方仍是中东战略不确定性的最大来源。(文/梁石川)

    分类:杂文天下 | 评论:5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