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天涯家园 名博

军人出身.青年作家、新闻记者,民间维权先锋人士。联系邮箱:sjsgh6007@163.com电话:13468057988
博主:梁石川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欲用总统特权管枪 奥巴马还有几“哆嗦 ”

    美国今年的大选到底是民主党,国和党获胜,暂且不论。承认没多少人对奥巴马任内的最后一次国情咨文抱太大期望的德国媒体《南德意志报》,近乎以“上帝”的目光称,期待美国总统奥巴马必须在任期内做好这五件事。其中,对枪支管制就是其中的一件。在这家德媒看来,美国不论以哪种方式都要加强枪支管制。

    按照该报的说法,奥巴马自己也抱怨必须经常在枪击案发生后安慰遇难者家属。相关法律没有变得更严厉,这令他感到沮丧,但2016年他可能会再尝试一次。他或许会邀请武器制造商到白宫开会并敦促他们加强安全措施。或者他也可能通过行政命令要求枪械商店必须审查购买者的个人背景。白宫可能会用公共安全和民调来为这项举措提供理由。

    欲用总统特权管枪 奥巴马还有几“哆嗦 ”

    但是,上述德国媒体可能要一厢情愿。比如就在奥巴马在2016年第一场每周讲话中宣布,他将动用总统行政权力强力在美国实施枪械管制之后,路透社就先给了他一记重重的耳光。报道称得克萨斯州公开的携枪法案1月1日生效。法律规定,准许有携枪执照并通过必要安全课程的居民用枪套公开携带枪支。据悉,这是自1871年以来该州首次通过公开携枪法。这样一来,拥有2700万人口的得克萨斯就成为允许民众公开携枪的美国最大州。新法拥护者认为,这将有助提升公共安全。

    衔接奥巴马的讲话,他说他将与美国司法部长会面,讨论有关行动。如果国会未能应对这一问题,他将动用自己作为总统的行政权力。但是几近沮丧的奥巴马在说过,他收到了太多来自家长、教师以及儿童的来信,无法再对此坐视不理。“我们知道自己不能够阻止一切的暴力行动,”“但我们能不能试着阻止哪怕一次?国会能不能做点事情——任何事情——来保护我们的孩子免受枪械暴力侵害?”之后又不得不承认,无法赢得国会支持,推行他所谓的“全面枪支管制法”,是他总统任期内最大的挫败。

    根据分析,可以左右美国国会选举的美国步枪协会将是奥巴马禁枪的最大阻力。奥巴马发表上述讲话之前,该协会已经发布了一个系列视频,抨击倡导枪械管制的活动人士。得克萨斯州则通过一项新的“公开持枪法”允许有持枪执照的德州人将手枪放在腰部佩戴的皮套中,借以公开显示他们持有武器。上月一名得州警官也向奥巴马发出警告,称如果试图夺走美国人手中的武器,可能会引发一场革命。

    据说,美国步枪协会(NRA),总部设于美国弗吉尼亚州,是美国最大的枪械拥有者组织和强大的利益集团。该组织自称是“美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民权维护组织”。据其官网数字,他们目前其拥有会员数近400万人。

    虽然这个组织是非党派性、非营利性的组织,但是它积极参加美国政治活动,在美国政治中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步枪协会认为,拥有枪支的权利是受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护的民权,这构成了它的政治活动的理论基础。国会选举中,他们的选票只投向拥护《第二修正案》的候选人。该组织要求自己的会员给每一位众议院或参议员候选人评分。评分的主要标准即是否支持枪支拥有。据说此前受该组织恩惠的总统不在少数,例如罗斯福、肯尼迪、艾森豪威尔、尼克松、里根、老布什及最近的小布什,这些人无不因支持该协会而获得了在美国的执政机会。

    有观察者注意到,上述历任美国总统大多数都是共和党人,因为共和党在其参选纲领中明确指出“我们支持公民拥有枪支的权力。我们反对枪支管制。”据说目前共和党最“火”候选人特朗普就是最坚定支持者。比如对于美国校园屡禁不止的枪杀案,特朗普一晚是出语骇人。他在在接受采访时发表对校园枪击案的看法时,在校园内不但不应该禁枪,还应该给每一名教师都发一支枪。“我认为,如果有一名老师知道如何用枪,我也希望他知道如何使用,当这个疯子进入教室并开始射击时,状况就会好很多。”特朗普说。

    根据观察,称期待奥巴马做好五件事,并称美国无论采取什么方式都要禁枪的德国南德意志报,固然在报道提及美国步枪协会,也没有直接批评共和党,与特朗普,但是,他们认为,如果奥巴马想把这五件事做好,他的继任者必须是民主党人。原因是,如果换成共和党执政,奥巴马以前的政策可能会遇到大麻烦,比如像医改、停止驱逐非法移民和提高公务员最低工资标准等奥巴马的主要成就,以及奥巴马主政期间力推的巴黎气候协议或今年夏天和伊朗达成的协议将会被推翻。

    因此,上述德媒建议奥巴马要全力以赴争取大量非洲裔和拉美裔美国人参加选举。因为只有这些人的投票率越高,民主党夺回参议院的机会就越大。在笔者看来,只有这件事,再上以下四件事做好了,民主党的大位才能得以保证。

    第一件事,就应对种族主义、监狱和警察暴力表明立场。原因是,2014年底弗格森事件之后,一些非洲裔美国人对奥巴马感到失望。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他谈及美国种族主义时更加自信,他是首位参观一座联邦监狱并和犯人谈话的总统。他赦免过毒贩并希望减少最低刑期。离奥巴马结束在白宫的日子越近,他的表态就将越明确。人们正在拭目以待。

    二是,要加强枪支管制——不论以哪种方式。原因是,奥巴马自己也抱怨必须经常在枪击案发生后安慰遇难者家属。相关法律没有变得更严厉,这令他感到沮丧,但2016年他可能会再尝试一次。他或许会邀请武器制造商到白宫开会并敦促他们加强安全措施。或者他也可能通过行政命令要求枪械商店必须审查购买者的个人背景。白宫可能会用公共安全和民调来为这项举措提供理由。

    第三件事,通过法令关闭关塔那摩监狱。原是,现在似乎完全不清楚奥巴马是否还会兑现他的选举诺言去关闭设在古巴的那座臭名昭著的监狱。如果关闭该监狱,剩余的大约100名囚犯必须被转移到美国本土,这是国会共和党人强烈反对的。尽管如此,如果奥巴马还要去做这件事,那么他将尽量使用总统拥有的权力去造成既定事实。

    第四,劝奥巴马要历史性访问古巴。2014年底奥巴马宣布,美国将恢复和古巴的外交关系。现在两国互设了大使馆,奥巴马希望作为总统能前往哈瓦那。上次还是卡尔文·柯立芝总统在1928年访问过古巴。这样的访问将彰显两国关系引人注目的变化,并让人们记起奥巴马在就职演讲中说过的话:“如果你们能张开紧握的拳头,我们也将伸出友谊之手。”

    在笔者看来,这家媒体的担忧,无非是想说,如果上述五件事做不好,民主党政权不能得到保证,继而再失去政权,无论奥巴马在任内再怎么“哆嗦”,也只能是什么点灯,白费腊了。(文/梁石川)

    分类:杂文天下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