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天涯家园 名博

军人出身.青年作家、新闻记者,民间维权先锋人士。联系邮箱:sjsgh6007@163.com电话:13468057988
博主:梁石川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梁石川:金正恩在金养建灵前泣不成声因为啥

    与被朝鲜视为“乱臣贼子”的“辅政大臣”,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姑夫张成泽,因反革命罪被处于极刑截然不同。痛苦万分,且泣不成声的金正恩,又一次出现另一位“辅政大臣”的葬礼上。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12月31日,在头版最显著位置刊登了金正恩前去吊唁被韩国人称之为“一位富有镜头感的绅士”的,因车祸身亡的朝鲜政治局候补委员、统一战线部部长兼书记局书记金养建的照片。画面中金正恩痛哭涕零。他将一只手搭在露出头部的金养建的遗体肩膀上。《劳动新闻》说,金正恩“将手放在已变得冰冷的革命同志的遗体上,久久都未能平复悲痛的心情”。鲜中社称,他已“陷入失去最亲近战友的巨大悲痛中。党和祖国将永远不会忘记(金养建)”。

    据称,这个画面还出现今年11月12日朝鲜人民军李乙雪元帅的葬礼上。金正恩动用装甲车为其运送灵柩。安葬现场,金正恩以跪地撒土,来悼念李乙雪的亡灵。

    梁石川:金正恩在金养建灵前泣不成声因为啥

    据观察,韩政府方虽然有人认为,“这是金正恩一边对权力精英层实施肃清,一边又为给朝鲜居民留下‘爱惜人才的领导人’印象的‘爱民形象’的一环”。但关于金养建的死,韩方却正在排除他杀的可能性。报道称由于享年73岁的金养建军,生前很健康,韩方一直有人怀疑被他杀。但现在韩方却改口称,“这似乎就是单纯的交通事故”:一是“金养建是合理的稳健派,再加上从未介入特别的利权项目,所以被卷入派系之间矛盾的可能性也比较小”,再者,“金养建是在去新义州后返回平壤的途中发生车祸的。凌晨与来往较多的军用卡车发生追尾的说法比较有力”。言外之意,他就是遇车祸身亡,无须再作猜忌。

    至于上述韩国媒体不再幸灾乐祸,并为金养建车祸引发的各种猜忌消除杂音,是否是看到金正恩发表2016年元旦贺词时只字不提“核武”字眼的关系。化解民族恩怨,是好事,无需过多计较。据观察,金正恩发表元旦新年贺词后,该媒体随后激动地重复了金正恩的原话:“只要是希望和平与统一的人,我们就会与他一起坐下来开诚布公地商讨民族问题和统一问题,我们要打开自主统一的新时代。南朝鲜如果希望进行和平统一,就要履行《6·15共同宣言》和《10·4共同宣言》”,另外,“南朝鲜当局要重视去年朝韩高级别紧急工作会谈的协议精神,不要做出违背这一协议精神或破坏对话氛围的行为”。

    另据观察,该媒体最近还有过一次激动。是该国与日本就慰安妇达成协议之后。但是,现在情况恐怕有些不妙。部分市民团体和在野党在掀起的反对运动,可能使正在改善的韩日关系化为泡沫。韩政府担忧,此可能将问题打回24年前的原点,且政府在老奶奶(慰安妇)生前对该问题很难再有所作为。但随着安倍发出“不会再次为(慰安妇问题)进行道歉”犀利声音,及政界人士称,如果不将日本使馆门前代表慰安妇的少女像拆除,韩国将得不到一钱之后,令韩国人不寒而栗。特别是面对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曾说过的,“道歉要一直做到受害者说可以了才能结束”,及犯下屠杀犹太人罪行的德国自从1970年勃兰特总理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道歉所表达的诚意,来对照安倍,抗议者谴责朴槿惠攷府失去了民族脊梁。曾是日军性奴的88岁老人李永洙称,“安倍仍未认识到他的国家对我们做了什么。我已经无话可说了……这种不负责任的谈判就像是第二次、第三次杀害我们。”

    看待韩国媒体的变化,你会觉得,这爿土,有时候像三岁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有时候还又觉得是被看作秋云的少女之心,千变万化。而更多的时候,你会觉得,南北朝鲜,更像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中国大陆与台湾,剪不断,理还乱。一方面说自己民主,一方又在强调自己的治理具有中国特色。一方面,这边的人感觉,那边的人还在搞文革,将时间都浪费在所谓的选举上了。那边的人又说,这边过于专制,没有他们自由。处处充满了较量。而正是这种较量促成了眼下的南北局势,与现在的海峡两岸,并牵动世界神经。一有风吹早动,就变成可能的骨牌效应。金养建因车祸去世也是这样的,由于朝鲜方面的不透明,及媒体反应的相对迟钝,这才造成了朝鲜愿意被韩国说啥,就说啥的局面。

    但令人欣慰的,对于金养建因车祸去世而言,韩方虽不断传出各种猜忌,但是,对于金养建个人,却被韩方称为“从容中不失温和的‘绅士’”。忆起金养建与韩国的渊源,他们称,金养建曾于去年10月4日与总政治局长黄炳瑞和党书记崔龙海一起访韩,出席了仁川亚运会闭幕式。据韩国全程跟踪金养建在韩国停留期间的日程的记者回忆,金在仁川停留12小时,他对韩政局不但轻车熟路,且还非常自信,完全不同于因为第一次来韩而谨慎拘束紧张不已的黄炳瑞和崔龙海。金养建面带从容的笑容,主动向媒体打招呼。

    据称,在韩期间,面对大量媒体和市民,黄炳瑞与崔龙海曾紧张地起身离席,但金养建却不慌不忙地走向时任青瓦台国家安保室第一次长的金奎显身边,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似乎颇为享受闪光灯的聚焦,韩方称其拥有“了不起的镜头感”。据他观察,即使这样,他仍对担任访韩团长的黄炳瑞非常恭敬,且表现得恰到好处,会面时经常把“在总政治局长同志的许可下,我可以这样说”之类的话挂在嘴边。据他说,他是在来韩之前的前一天接到命令,“‘去一趟韩国’,所以就急匆匆过来了”的。

    资料显示,金养建曾在金日成大学法语专业学习,是朝鲜经验丰富的外交通,金正日时代曾担任过劳动党国际部长,于10年后的2007年3月,被任命负责对韩事务的劳动党统一战线部长。至于进入金正恩时代后,他同样受到重用的原因,据韩方分析,可是因为他在拥护金正恩战胜金正男等同父异母兄弟成为继承人的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据秋,金养建夫人与金正恩母亲高英姬关系亲密,金正恩称其为“姨妈”。韩方分析“对于曾在困难时期帮助过生母和自己,并帮助自己登上继承人宝座的金养建,金正恩的感情应该比较特别”。

    另有观察,经常陪同金正恩参加活动的他曾看着金正恩夫人李雪主眼睛与对话,完全不同于其他随行干部们战战兢兢的模样。因此,金养建一度被韩方传言,有望接替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金永南。但随着他因意外交通事故不幸去世,这位韩方记者不无遗憾地说,他已无法期待金养建继续在韩朝关系上发挥作用,因为金养建已经退出新年将迎来执政第五个年头的金正恩政权的核心位置。(文/梁石川)

    分类:杂文天下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