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石川天涯家园 名博

军人出身.青年作家、新闻记者,民间维权先锋人士。联系邮箱:sjsgh6007@163.com电话:13468057988
博主:梁石川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舆论为何对日韩就慰安妇达国家和解吃醋?

    韩日慰安妇协议匆忙达成,中国律师呼吁“一视同仁”。这次韩日达成协议,是在凸显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走向务实,还是凸显美国总统奥巴马亲自上马,实现与古巴和解后的一又次功德圆满,略有失落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论:《“韩日和解”增加不了日本对华筹码》。

    观察背景,日本《外交官》网站昨日刊登华府智库史汀生中心高级研究员辰巳由纪的文章称,本次协议照顾到了两国的立场和颜面,也回应了此前关于慰安妇问题的部分争议,若两国政府在日后能够继续支持协议的落实,意味着两国深化外交与区域安全合作的最大障碍将被移除。台湾吴大学政治系教授刘必荣亦对环球时报说,日本这舆论为何对日韩就慰安妇达国家和解吃醋?次道歉一定是受到美方压力,美国希望日韩和解,一起带给大陆压力,并在明年南海等问题上对抗大陆。他认为,日本一定希望拉拢台湾向大陆施压,因此对台湾来讲一定要乘胜追击,要求日方还一个公道。

     

    辽宁社科院研究员吕超28日在接受媒体采访也表示,慰安妇是日韩能拿到明面上说的最大分歧,为了保证美日韩这个同盟在亚洲的团结,美国肯定私底下做了很多工作。但就在昨天,安倍夫人在脸谱网上发帖称自己参拜了靖国神社。“日本只是迫于形势,对韩国作出了一些策略性的让步,而并不是出于对侵略战争的深刻反省”。“日韩此次能够达成协议,是美国竭力想弥合两国分歧的结果”。吕超还说。

    观察大陆及岛内的发言,大陆外部发言人陆慷强调:“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期间对亚洲等受害国人民犯下的严重反人道罪行。中方一贯主张,日方应正视和反省侵略历史,拿出负责任的态度妥善处理有关问题”;台方则表示,“日方如有任何对他国慰安妇的正面作为,都应及于台湾慰安妇”。

    继续观察其中的连锁反应,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执行长康淑华表示,乐见日韩谈判谈妥赔偿,此决议应扩及台湾、中国大陆、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的受害者,一并解决。辽宁社科院研究员吕超也说,慰安妇问题也涉及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日本应向全体亚洲人民道歉,而不是仅对韩国做出交代。

    唯独令笔者遗憾的是,全国妇联却睡着了。至于是“装睡”,还是佯装没看到。给人的感觉的是,全国妇联不发声,与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国梦”并不相符,甚至还有些玷污中国设立国家公祭日,与进行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的味道。

    韩日的反应是,韩国中央日报说,韩日两国为解决慰安妇问题进行的协商于28日终于达成协议。日本共同社亦指出,日政府承认军方参与及政府责任,双方确认了慰安妇问题“最终的、不可逆的解决”。随后,安倍和韩国总统朴槿惠在电话会谈中确认了共识的内容,安倍直接表达“道歉及反省”。两国政府还就作为对前慰安妇的支持由韩政府设立基金,日政府出资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380万元)一事达成了一致。

    韩国“慰安妇”,即被日军强行征召到去为日军服务的“性奴”,最终被韩日两国政府所所代表,并达成共识,固然也出现了,前慰安妇及支援团体主张“应该进行赔偿”、“(这是日韩)苟合”等,纷纷对设立基金等支援措施表示反对。位于首尔郊外的前慰安妇居住设施“分享之家”的李玉善(87岁)指出“必须接受(来自日本的)赔偿和正式道歉”,对日政府的出资并非赔偿表示不满:“我们历尽艰辛一直等待,但(韩国)政府(的应对)令人遗憾。”“分享之家”所长安信权指出共识中没有明确日本的“法律责任”,批评称“这是韩日两国政府将受害者剔除在外的、只求速度的拙劣苟合”。

    但是,两国间协议的一旦达成,显然,韩国的“屁民”也是没办法的。过去被日军强征的“性奴们”已经来日不多,他们最年轻的也快九十岁了。毫无疑问,此间笔者藉此批评全国妇联,也是这样的味道。全国妇联是中国妇女的娘家,闺女在外面受到欺辱,娘家人佯装不知,没有道理。倒是中国的律师界发声了,他们表示,如果日本政府向韩国受害者道歉并设立基金解决问题,那么也应该对中国受害者如此,不应区别对待。“一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提到中国?中国的慰安妇问题为什么不提?”中国慰安妇受害者家属周贵英28日说,“日本至今没有对我们有所交代。”“中国慰安妇也需要赔偿和道歉,道歉表明你的态度,赔偿表明你的诚意”。

    关于这次日韩就慰安妇赔偿与道歉达成协议,日本外交家杂志认为,它对于避免该议题影响两国关系来说极其重要,双方将如何落实该协议的条款也是关键所在。另外,该协议具有多重意义。就协议内容来看,该协议既让韩国保存颜面,也让日本延续着处理所有二战过失时的一贯立场——都是基于1965年签署的《日韩基本条约》,也就是说东京当局并没有义务直接向受害者进行赔偿。根据协议的条款,韩国政府将设立专责支援慰安妇的基金会,而日本政府将从国家预算中拨出10亿日圆直接注资基金会。

    回顾历史,香港中评社援引外交杂志的评论指出,上世纪90年代,村山内阁倡议成立亚洲妇女基金会,通过民间募款和政府资助的形式,向慰安妇支付约500万日元赔偿,但收效甚微,主要由于韩国大多数舆论认为基金会并非官方组织,不能代表日官方的赔偿。而这次协议则巧妙地运用了日政府资金,避免了其在立场上的妥协。再者日本外相的声明包含了安倍作为内阁总理大臣“由衷的道歉和反省”。直接回应了针对1993年“河野谈话”(前日本官房长官河野洋平谈话)以及1995年“村山谈话”(前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谈话)的一些批评——认为这些都是领导人的个人表态,并不属于官方的致歉。

    舆论认为,安倍的道歉和反省,将会淡化历史修正主义者们的不满。这个试图淡化战争罪行的派系肯定会对于日政府达成协议感到沮丧,但他们不敢像攻击河野洋平和村山富市一样攻击安倍,毕竟后者是他们所推崇的首相(他们都属于保守派)。此外日韩两国确认这次达成的协议“最终及不可逆地解决了问题”。对日本尤为重要,鉴于其国内越来越多民众埋怨无论日本的说些什么做些什么,韩国总会在这个问题上“搬龙门”。如果要日本创造空间并主动进行赔偿及官方道歉,韩政府必须向东京当局保证以后的政权会遵守本次协议。

    在日本外交家杂志看来,如果这次协议在日后依然得到双方政府的支持,就意味着两国深化外交与区域安全合作的最大障碍将被移除。特别是朝鲜在金正恩领导下变得愈发不稳定且咄咄逼人,日韩关系的恶化将成为美国在东亚的最大隐患。当然,协议的落实还需要日韩政府的长期努力。安倍晋三要保证其经常在历史问题上开炮的幕僚不会破坏这个协议;而民望低落的朴槿惠政府则很可能要面对猛烈的批评——来自支持慰安妇的NGO及其他不愿与日本政府就历史问题达成协议的组织。换言之,两国政府都要处理好这些反对协议的势力。

    至于环球时报发表社论并指出,韩日28日协议是两国之间的大事,但它对东北亚格局的影响就小多了。日本从韩国“减负”增加不了它与中国斗争的筹码,只要日本政府不改变历史问题的态度,它就过不了中国这一关。同样也过不了韩国这一关。而东北亚这一关,对日本来说将越来越是它的“世界关”。再者说了,中国全面崛起为已东亚最大力量,我们必须承受由此而来的一些外在压力,而不能指望在现实地缘环境中能有各方都为中国崛起热情鼓掌的好事。日本在历史问题上对华最强硬,这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它对中国崛起不服气的脸色,因而与韩日的单纯历史之争有所不同。特别是韩国,它在中美日韩这个圈子里实力最弱,因而各方都愿意对它示好,尽量争取它,现在是韩国开展东北亚外交最顺手、成本最低的时候。很长时间以来,韩国一直希望往中美及中日的“中间靠”,美国对此接受了,中国也应予理解。

    笔者倒是认为,作为一个女流之辈,朴槿惠带领她的韩国,倾以全国力量,最终促使日本作出妥协,并让安倍出面道歉和反省,本身就是一种胜利。而中国对于慰安妇等议题,连最能代表妇女权益的妇女联合会,此间也保持着佯睡状态,实在太不应该了。

    以笔者粗略之见,光有律师这样一个团体来为国家传递正能量是不够的,面对国际官司,他们远没有在国内强势,到了外国,他们同样属于“弱势群体”,虽然全国妇联做不了什么,或者在某种程度,他们仅仅属于一个摆设,但是面对韩国的胜利,而作为中国妇女的娘家人,是否也应该站出来表个态,此代表不是一个韩国人胜利的问题,而是一个原则问题,也是大事大非的问题。(文/梁石川)

     

    分类:杂文天下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