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小鱼

自娱自乐、自怨自艾、自生自灭……

又想起了“带灯”

2016-03-01 15:28浏览:69

      带灯,是贾平凹小说《带灯》中女主人公的名字,一个刚从高校毕业的大学生,考上了乡镇公务员,满怀激情和抱负到基层工作。她发现当地人身上都喜欢生虱子,包括书记镇长等领导干部身上都有虱子。在汇报工作的时候,带灯就提出了“灭虱子”建议,还郑重其事地制定了方案。书记、镇长听了之后,呵呵地笑了一阵,居然没有反对,还对她的建议进行了表扬,并鼓励她制定文件开展“灭虱子”运动。带灯很积极,起草了文件,又亲自到各村寨发送。但是文件发下去就泥牛入海,再没消息。她下去检查活动开展情况,却发现她发送的文件成了村长垫帽壳的纸。一位村长当着带灯的面说:“镇政府闲得没熊事干了,出这虚点子?!”后来,“灭虱子”运动不了了之。

之所以会对小说中这段描写印象深刻,是因为对乡镇书记、镇长的“领导艺术”或者说手腕佩服得五体投地。其实书记镇长明明知道带灯的“灭虱子”方法不可行,一定会以失败告终,但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这样不行呢?因为他们知道,对于这样一个雄心勃勃、干劲十足,迫切想干成一件事来证明自己的年轻大学生来说,如果直接阻止她,会打击她工作的积极性,让她误以为领导不支持她工作,影响班子团结和以后工作的开展,甚至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引起更多更大的麻烦。书记、镇长这种在基层官场浸淫多年的“老油子”自然有办法调教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你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那就叫你被咬得遍体鳞伤试试。你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吗?那就让你撞得头破血流看看。被虎咬了,撞南墙了,你自然就老实了,还怨不着任何人,都是你自己自食其果、自作自受。最后,带灯虽然虱子没灭成,不过却有了一个更大的收获——终于明白了书记镇长“呵呵”一笑背后的深意。

之所以会再次想起带灯,想起这个细节,是因为生活和小说是多么惊人的相似,小说中的情节在现实中不断地重演。某单位邀请下属单位的一个高校挂职领导上党课,邀请的动机完全源于该领导上报题目的看起来比较“高大上”,吸人眼球。邀请电话打了无数个,与该领导的工作人员沟通了N多次,讲课时间终于初步确定了。不过,最后邀请单位出于礼节客套了一下,说:“既然XX头天晚上来,要不我们就安排吃顿便饭吧?”结果,工作人员去汇报后,答复说:“那就给XX在XX宾馆安排一间房吧。”邀请单位说:“关于给他XX在宾馆安排住宿的问题,我们还要跟领导汇报一下,之后再和你们联系。”挂断电话后,不屑地说:“这种人在学校里呆时间长呆傻了吧,俺们这是什么单位,叫你来讲课是给你面子,竟然还要求我们在XX宾馆给你安排房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一点也不懂规矩。”给领导汇报之后,领导的意思是如果不违反相关规定,就尽量满足对方的要求。于是,给XX单位回话,对方居然又说:“还得麻烦你们联系一下XX局的XXX,是和XX一起来挂职的,到时吃饭叫上他。”联络人员毫不客气地说:“我们和他不熟,吃饭时你们要邀请他参加,那你们就直接联系吧。”挂了电话,联络人员义愤填膺地说:“这都是什么挂职领导?一点政治规矩都不懂,像这种场合,我们象征性地客套一下,你顺势婉言谢绝就行了,竟然还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了!不但叫我们破格给他安排宾馆,还要我们为他请客吃饭买单。要是我跟他熟悉的话,我早就提醒他不能这么干了,虽然不违反什么规定,但不符合常理、惯例。算了,我们找个借口不请他讲了,还不知道到时课能讲成什么样来,就提这么多要求。要不就往后拖一拖,下个星期或者下下个星期,就说时间不确定,一直拖到他没脾气、不了了之为止。”

过了一会,联络人员又给XX单位打了一个电话,满怀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刚刚XX领导叫我们去开会,给我们安排了一个重要的工作任务,本来周五不是请你们XX讲课的吗,现在XX领导要开XX工作会议了,所以讲课的事情只能往后推迟了,可能是下星期,也可能是下下个星期,等时间确定了之后,我再联系你。”

唉,想想真是脊背发凉,现在终于明白“打是疼骂是爱,要亲还得用脚踹”的深刻道理了,能当面阻止你、批评你的都是亲人啊!要不“呵呵一笑”背后的深意你自己慢慢领会去吧,更有甚者,前面点火,背后挖坑,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呀!

上一篇:我要提拔下一篇:秸秆禁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