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酒买花年少事,常常少年游

载酒买花年少事,常常少年游

 

花间一壶酒, 独酌无相亲。

最初喝酒时便是这份光景。“独酌无相亲”,那时总觉得酒原本就该是很私人的东西,喝酒自然是要独酌的,微醺也好,酩酊也罢,不扰人,亦不被人扰。

通常日落之后,街灯渐次亮起,就容易想到酒,且就认为这时分就该是有酒的。大红漆的窗,玻璃被泛黄的灯光耀出一种不寻常,窗外是一小片竹,那时不爱花,清一色的绿。

 

就这样,窗内有酒,窗外有匆忙的人间烟火。

那两年,茶馆的夜晚通常都是这样寂静的。很暗的光,像是不务正业的主人早早打了烊。于是真就没人再来推门,即使那门永远都是虚掩着的,无需用多少气力。

暖阳常常在第一盏路灯开始亮起来的时候,就骑着自行车往夜市的方向去。她会在窗外向我摇摇手,然后向东边指一指。我便知道她的用意了。

 

她常常一去就是很长的时间,葡萄、樱桃、苹果、梨子、板栗、瓜子,她就像个小贩似的,每次都会拎回来这么多样。

茶馆灯光暗下来的时间大抵就是暖阳出门去夜市的时间。她去寻觅吃的,我则挑拣喝的。

那时爱听小野丽莎和蔡琴的曲子,CD机里整天往复循环着。也是从那时起,总觉得喝酒的时候,是一定要听小野丽莎或者蔡琴的,不然,总会觉得那酒里少了些什么。

 

就这样,一瓶红酒,不计数的曲子,等到暖阳回来时,酒杯也空了。

茶馆内左边是一排单间,面对着单间的是一整面墙,墙上镶着很多的格架,最早的时候上面是放满了酒的,半年后,就只剩下了好看的格子架。再后来格子架上爬满了绿色藤,缠缠绕绕倒也自成一景。

 

某一天,一个清晨,暖阳早早起来打扫卫生,她就那么呆呆地看着那一面墙的空架子,那表情我至今都记得,那是一种无奈何到极点的沉默。

之后她说:这下没得喝了吧。

从那天起,我确实有许久许久没再碰酒。

后来茶馆关掉了。暖阳出去工作,我则窝家很长时间,几乎整月不出门。

每日每日看日出又日落,涂鸦很多看不懂的画。

 

第一次在暖阳之外的人面前喝酒,是在千祺那里。

还记得千祺说,不知道你是会喝酒的。

其实我不会,只是当我在某个时刻开了第一瓶之后,就那么成了一种习惯。

细想来,妖精窝的几个妖精都是经千祺牵线到我身边来的。

洛恩,一朵,灰灰。然后,我就多了许多的酒友,也多了许多挚友。

 

人跟人的机缘有时透着那么些些的高深莫测,有时却又简单到一个玩笑就可以完成。

记得第一次见一朵是在千祺和洛恩的住处,她窝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抽烟,嘴唇是鲜红的,大波浪的棕色长发。我说:不喜欢你。

 

她笑,笑得很大声:听她们说你奇怪的很,有点意思。

好像那天我们就这两句的交集。那晚吃饭的场景现在想来都觉得奇怪得很。

但很奇怪,我们竟然成了很好的朋友,且组成了五妖。

于是,慢慢对鲁直先生的“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有了更深的领会。如果有一日,我们不复相见,我对她们又该是怎样的一种想念。

 

一壶酒,一竿身,快活如侬有几人。

一壶美酒在手上,一根钓杆在身边,如我一般快活的世上又能有几人。一直认为整首词中,唯“快活”二字最让我受用。

酒中性情,最高就是快活吧。第一次觉得这两个字可以形容在我的状态上时,是在镇远。

素年锦时,三个陌生人,排坐石阶前,绿色棕色的酒瓶一字排开。第一次觉得喝酒原来是件这样快活的事。那是第一次和陌生人喝酒,也是第一次开怀大笑的没个样子,尽管晓月酒醒,喝酒的人已不知何处。

 

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

其实最最羡慕的还是李白老先生。酒中滋味,他最明了。

记得前几年的一个暮秋吧,北方的夜晚已经有些冷气了。我和青禾为了约一次酒,一人抱着一瓶坐在露天的铁架楼梯上等友人开门。那晚有风,两人瑟瑟地靠在一起,唯一的光亮似乎就只有头顶的一点月色了。

但心情爽朗,就那么相互望着,觉得傻气也傻气的有几分好意思。现在想来,当时何须等呢,直接开了酒,就着月色也是一番好境味呢。

 

之后,我们也常约酒,觉得能在一起喝酒有聊性的人,都是该珍惜且珍重的人。

就这样,“五美记”“博士班”,那些令人感动又欢喜的义气人儿走了进来,开始有点贪心地想,这样走一辈子该是多么幸运的事。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遇到想要放歌纵酒的心情,多不易。记得那年在拉萨的尘埃落定,也是这般好心情。仅有一面之缘的丁丁约酒,说介绍一些好玩的人认识,便满是兴致的去了。这一去不要紧,院子的长桌上已早早摆好一排青稞酒。五斤一装的白色塑料桶,足足有七八桶。看着眼都晕了。

一众人围坐,好像是认识了几辈子似的,向我打着招呼。那种感觉,现在想来都觉得毛孔都是张开的,简直激动到不行。生平第一次用大碗喝酒,突然就想到了景阳冈,想到了打虎的武二郎。

天南地北的人,素未谋面的人,在一碗一碗的酒里,就那么自然地成为了那天晚上最亲近的人。

酒逢知己千杯少。从前觉得千杯酒,说笑呢?那刻却真真了解到,那种难得有的豪气,饶是万杯也是少的。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七夕那天和洛恩、一朵去看小剧场。中途觉得没意思提前退了出来,恰巧洛恩那几日工作上烦心事多,三人便直接找了个烧烤的地方打算喝一杯。

可每人两瓶不到的青岛就让三人有了酒意。

载酒买花年少事,浑不似,旧心情。

放下酒杯的洛恩眼眶红,神情寂寥地念叨:什么时候起,我们连喝杯酒的气力都没有了,是年纪大了,还是心老了。

一句话,五味杂陈。

那晚,三个人,六瓶青岛,凌晨,摇摇晃晃地走在月光昏暗的街头。

一朵说:等下次,下次我们就会满血复活的。

我想说的是,不止下一次,我们要每一次,每一次都能“载酒买花年少事,常常少年游。”

 

分类:蓝。信箱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