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非常感谢那些“造假”的记者

 

还是几年前旧文章,翻出来看看过没过时?

 

非常感谢那些“造假”的记者

 

毛牧青:訾某只是个拙劣造假的倒霉蛋

 

      近来,一件“纸箱包子”事件引起社会大哗,闹的高层责令有关部门给予查处。结果调查显示:这起“纸箱包子”事件纯属无中生有的臆造。事件的始作俑者为“北视”的记者訾某。

      訾某在激烈同行竞争中,或许为了名利,或许为了猎奇,借助现实发挥中国特色记者的“合理想象”成分,制造了这起假新闻丑闻,使本来诚信声望不太好的官方媒体再度被推向被抨击的地步。无论对媒体,无论对其个人,都不能不说是个悲剧和教训。

      坦率讲,俺干过新闻工作,深知我国新闻工作者的艰辛——这种艰辛主要不表现在到处找新闻找线索上。对于一些内在的苦衷,大凡干过记者的同行都有深刻体会,俺不再罗嗦。不过客观讲,俺挺同情訾某的。他之所以被曝光被法治,只是他在一个客观的大现实面,对一件真实存在的事情做了错误方式的曝光。这种错误恰恰犯了新闻的大忌——失实和造假。而这种失实与造假正是当前上上下下极为关注的敏感的事情。凭国人逆向思维导致的某些感应:宁可相信“纸箱包子”现实为真,而不愿意否定“纸箱包子”新闻为假。因此,俺认为訾某只是现实媒体中一个拙劣造假的倒霉蛋,属于那种造假“太实诚”恰巧“溜子撞墙”而被抓的反面典型。

      明眼人剥去一些表象迷雾,不难看出这件单纯假新闻(请注意:俺仅仅就这件“纸箱包子”事件而言)的背后,客观上反映社会上诸多的商品造假、相当多的食品害人的严酷事实背景。由于这种客观的事实(嘿嘿,暂且叫“新闻题材”罢)耳听目睹多了,自然下意识的就会在脑海中合情合理产生“创作”脚本——呵呵~~信手拈来。真是一种得来全不费功夫的“来于生活,源于生活”的复本——一种貌似张冠李戴、却反映现实本质的一个活生生的题材的影象翻洗。因此,这种造假的“第一手资料”绝不是空穴来风的臆断或捏造。

      訾某之所以倒霉。就倒霉在大环境下的事实下,不顾具体事实的造假方式方法上!

      现实中,大约谁也不敢闭着眼睛笃定说:我们社会上根本没有或者很少有假冒伪劣商品充斥市面。从早期的注水肉,到近年来的诸如假化肥假种子假奶粉假品牌陈化粮黑心棉毒月饼毒白酒毒药品毒火腿毒蔬菜等等等等,我们的社会每天每时不断发明着造假害人的“天分”赚黑心银子的这种“发明创造”和侵权行为。即使现实中没有具体的“纸箱包子”现象,大约俺宁可相信疑似“纸箱包子”的现象大量存在的事实。只不过那里面可能不是“废纸”,可能是其它害人的物质罢了。

       以上只是关计衣食商品上的“假”。那么那些假警察假军人假博士假和尚假记者假文凭假证件假导演假高干假政绩假教授假专家假乞丐假成果假足球假歌唱假货币假学术黑哨等等等等的各行各业卑劣现象,俺还没涉及到呢!

       俺在一个市场执法监管部门工作,多年来见的类似的流通假冒伪劣商品事件太多太多。然而,这些现象非但不见减少,而且逐年翻着花样递增。俺曾写过不少此类文章,也曾说过:随意拿出俺一篇早年间的文章,不必改动一个字,保证不过时。这说明什么?难道不是我们各级包括民间你我他都应该深刻反思和自问的么? 

       再说新闻。我们现在许多新闻或报喜或不报忧,或瞒真相,或严重失实(相当多的是有意不说实话的造假)。为什么现在人们对许多官方媒体质疑不断,这大概需要这些媒体认真扪心思过才是。新闻的生命在于真实,客观。不能恣意强加自己并不成熟抑或独断的偏见观点,这种作法除了误导人们的合理思路外,大约更坏的结果是造就一批以此为“范本”的假新闻假记者假编辑,导致许多“新闻”像小说,有的像“天方夜潭”。这种势头的存在,激励着人们竟相效仿。如果你稍微留神,或者在不经意中,不难发现我们周围不少“新闻”假的成分居多。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包括急功近利追逐名权利),焉能不出訾某这样的“假记者”怪胎?不继续出“假新闻”那才真奇怪哩!

       尴尬的“假新闻”,实质凸现一个令人深思社会的问题!

       随着官方发布告示称“纸箱馅包子”为虚假新闻,“北视”向社会道歉和当事人訾某被刑事拘留,沸沸扬扬的“纸箱包子”事件总算基本落下帷幕。然而这件事情给人留下的反思却是沉重的:在质疑媒体新闻的真与假的混沌中,谁敢保证未来不会继续出现“纸箱包子”假新闻和类似“纸箱包子”这些伤天害理(尤其是各行各业产品商品人际交往等方面)的“造假”现象呢?

                                                                           2007年7月25日下午草就

 

毛牧青:应该感谢訾北佳

 

   “纸箱包子馅风波”尘埃落定。俺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帘,残月临窗,遥望西北,欣然命“键”。

    訾记者不顾国内经济形势大好,国货深受国人欢迎的客观事实,制造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包子造假”事件,致使国人望“包”生畏,全国包子销量急剧下降效益大减,包子业户怨声载道,极大地损害了俺们包子的商品声誉和包子制造行业信誉;他迎合了某些西方国家“妖魔化”中国恶潮,配合这股指责、抵制俺们产品质量的反华鼓噪,为他们提供了攻击俺们国家的炮弹,给俺们党和政府添了乱,为俺们伟大祖国形象抹了黑,破坏了俺们和谐社会的大好局面。对这样不遵守新闻客观、事实报道原则的怙恶不悛造假者,就是应该严惩不贷,进班房纯属咎由自取活该倒霉!

    这场风波确实让人气愤。好在俺有常年学习、运用娴熟的唯物辩证金法在手,套用毛老人家“坏事可以变好事”伟大教导,“化毒草为肥料”,訾北佳这个“反面教员”对俺还是很有启发和帮助滴。

    首先,“訾北佳事件”填补了建国以来俺们新闻史上“无造假新闻记者进班房”的空白。建国近60年来,无论是反右、大跃进,文革,还是现在的改革开放,俺们的新闻工作者历来积极配合各个时期的“主旋律”乐章,发表了数不胜数尊重“客观、事实”报道的好人物好事迹好成果的好新闻好通讯好特写好照片,起着教育、激励、鼓舞国人奋进的跳动音符巨大作用。可恨的是,“訾北佳事件”为俺们的光荣新闻史上抹了屎撒了尿,使俺们从没有“新闻造假”的辉煌历史立马被打破。当然啦!这纯属偶然,说明就是有一小撮人惟恐天下不乱。不过它弥补我们这项“缺货”的空白,在新闻史上重重留下“名留青史”的一个“脚印”,还是值得庆贺滴——毋庸置疑。首个敲开“无造假记者入狱”之门者,非訾北佳莫属。

    其次,“訾北佳事件”给俺上了一场生动的法制教育课。訾北佳是“因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进班房的。俺先前认为:他这种包子造假行为,没有伤及具体产品声誉(譬如若冒充“狗不理”品牌造假,就直接损害该厂家信誉和品牌声誉,根据法律就该治罪),充其量给个行政处分或者“炒鱿鱼”、媒体发个道歉声明了结算事。现在看来俺错啦头脑太简单啦!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昂。《刑法》第221条有“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他人的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给他人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之规定,证明了他损害所有包子的信誉,所以量刑是很适当滴。俺之所以不理解这种条款,说明俺法制观念不强,法律特别是《刑法》学的不好。这个事件的正确判决,促使俺对法律必须做到认真学习,因此从现在起,对这种判罚尺度不能有任何质疑,一定做到“理解的要肯定,不理解的也要肯定,并在学习中加深理解和肯定”,并通过法制观念增强达到真正的法治意识提高。呵呵~~

    第三,“訾北佳事件”客观拉动了巩固产品质量大好局面的号角。近几个月来俺们国家出口产品遭到某些“对华贸易保护主义”国家的歧视、诋毁,甚至用撤柜、退货对付儿童玩具、牙膏之类小商品,极大损害了俺们物美价廉“中国制造”产品的良好声誉。妈妈的!恁“纸箱馅包子”假新闻又推波助澜趁火打劫干吗?这不搅得俺国内外市场秩序一片嘁嘁嘈嘈烦人?不知是无意巧合,还是訾记者造假引起高层的高度重视,反正国内此刻立即出现了围剿一小撮制造“黑”“毒”食品的全国风暴:国家召开了质量工作会议等会议;国务院破例出台了《关于加强食品等产品安全监督管理的特别规定》等决定;国家工商总局印发《流通环节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专项整治行动方案》等;相应职能部门也积极配合制定各种相关措施;全国各级积极响应层层召开会议部门落实决定;各市场执法部门频频出动四处监管……忙的不亦乐乎。这种继续巩固、捍卫俺们国家产品质量伟大成果的声势浩大举动,坦率讲,訾北佳大约还是有点“功劳”滴吧,希望在今后减刑方面应该给予适当考虑哈。

    最后,“訾北佳事件”为俺们新闻队伍中的害群之马敲响了警钟。改革开放以来,俺们许多新闻工作者和媒体从不为钱财所动,不为官商左右,从不搞“有偿新闻”、不搞“敲诈报道”、不搞“虚假消息”、不搞“政绩宣传”、不搞“拔高通讯”、不搞“合理想象”、不搞“强摊任务”、不搞“闭门造车”、不搞“报喜不报忧”、不摊派报刊发行、不到处拉非法广告、不……  总之,他们始终严格新闻职业道德准则,他们99.99…%是“好的或者是比较好的”。但就有那么N万分之一的像訾北佳这样的“假记者”“坏记者”“一颗耗屎坏一锅粥”败坏了俺们纯洁的新闻队伍,是可忍,孰不可忍!好在中宣部、广电部和新闻出版署联合就北京电视台播发虚假新闻及时发出通报,给损害我俺们新闻大好局面的极个别害群之马当头一棒,众多新闻工作者无不拍手称快。现在俺们众路记者正在巩固过去取得佳绩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正在深刻领会学习之中……令俺们欢欣鼓舞啊。

    综合所述。俺应该客观地说:感谢恁!訾北佳先生。如果没有您这个“反面教员”,俺不会得出上述难得总结滴哈。

    嘿嘿~~俺再次面向西北方向,朝恁深深鞠上一大躬!

                                     2007年8月29日晚

 

 

 

分类:忆往昔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