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视频:美国主持人调侃人民日报大楼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我拍的人民日报新主楼西北侧(10月17日上午)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毛牧青/文

 

继央视新址遭遇国人吐槽恶搞之后,人民日报新址也随其后成了调侃恶搞的目标,甚至美国的脱口秀电视节目都拿新址主楼侧面图爆笑。

一座原本平常的摩天大楼,何以遭遇国人不留情面甚至几近“下流”的辱骂和耻笑?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以我个人的审美观点,我倒觉得人民日报这座大楼,从外形上看我认为还是不错的。让周边相对陈旧雷同的“方块积木”楼房相形见绌,它的弧线更显造型奇特,容易给人印象深刻,可以作为呼家楼一带的一个地标。记得去年十月初,我与女儿走到这里,便被这座主体骨架已基本竣工的灰不溜秋椭圆造型的大厦赞赏不已,也想到它与阿特金斯设计的迪拜棕榈岛一些椭形建筑很相似。我问女儿这是哪家这么气派,女儿说是人民日报新址主楼。我便也记下了这座楼的芳影,并感叹最主流喉舌的牛逼。

后来我发现几张人民日报新址大楼的效果图和在建图在网上疯传,众多网民也对该大楼发出质疑声,多为指责党报带头豪华铺张和对其历史上一贯“假大空”嘲讽。当然,也有与央视新址扯到一块的调侃,但成“黄”和“低俗”恶搞,大约应该在今年年初时节形成热潮。

记得半年前,新址大楼照片再度出现网上,却只剩下一张很像勃起的阳具的片子了,陡然引起网民的极度亢奋和火热调侃。有人甚至认为,这是一张经过PS过的假图片,是网友宣泄情绪的恶作剧;或者根本就不存在这个猥琐模样的大楼,是典型的恶搞。

你若仔细观察分析,这张照片的确是真的没做任何手脚夸张。只是侧面拍摄的。当然,有网友发挥联想,继续又把央视新址“大裤衩”与之合成恶搞图片,则是真真的恶搞了。

这张外加金黄色装饰的新照片,也的确让人大开眼界不得不捧腹。其实照片上“龟头”那段突起,是外装的脚手架和防护网等临时实施,而不是刻意设计的固定造型。拍摄者很刁很黄也很“用心”,知道网民目前需要什么释放宣泄,所以就在正侧面仰视拍了这张“瞎子摸象”般的误导视觉图。因为这座楼很高,若是在比较狭窄的金台西路拍摄,仰角视线正与大楼中部弧形转高处成切点,而这切点以上更高度却是看不到的,只能看到主楼的一半部分。巧合的是,外修脚手架和防护网正布局在中上层,侧面观察只能看到一部分“黑层”,便形成所谓的“龟头”,让未临其境的人误认为是顶端了。

下面是10月17日上午在几乎同一时间段,我在几个地点随意拍摄的照片。大家可以比较一下,这个所谓“大阳具”的真实外表。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朝阳北路拍的主楼北面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金台西路拍的主楼侧面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针织路、朝阳路口段拍的主楼南面

记得当年央视新址刚落成,曾被网民恶搞称呼为“大裤衩”、“网丝袜”、“上位体”等带有色情味道的嘲讽,外加4年前正月十五那场火烧附楼“超级大礼花”事件,国人创作各类恶搞“大裤衩”的文、图、歌曲不断涌现,至今仍困骚扰着这家国家最大电视喉舌的名声。现在人民日报又与央视一阴一阳难姐难哥配对近距离呼应,又被PS成多幅不堪入目的图片,你说这外形和恶搞咋就那么促成联想的巧合?

坦率讲,仅从艺术和突破传统文化的的角度分析,我个人认为央视新址主楼和人民日报新址主楼,标新立异造型奇特鹤立鸡群成一方显著地标,效果还是成功的。可为什么包括这两个建筑在内的一些不错的建筑艺术品,却会遭遇民意几乎一面倒被唾弃的厄运、会背上几乎众口所赐的恶名呢?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造成:

首先,包括两大官媒豪华昂贵主楼建筑,客观讲,为了颜面和尊严,往往会出高价聘请一些国内外知名设计家设计。由于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传统观念的影响、国人的审美观参差、欣赏价值趣味迥异等因素,某些建筑作品遭质疑也很正常;还有一些建筑往往处于投资主管商家自行认可特意让设计家按其意图而设计的,通常与政府长官意志关系不大等。比如前两年国内网友评选的十大丑建筑,一些的确不咋样,的确一些属于商家刻意设定的造型落成。其实有抽象有怪异未必就是真丑,只是与其所在的环境、观念形成强烈反差,变丑了而难被人接受已;抑或一些欣赏惯了写实作品的国人,无法承受颠覆性的现代派作品罢了。要知道,一些不对大众审美口味的建筑,很可能在建筑设计师眼里是件完美的作品,就像能津津乐道“欣赏”古典主义的安格尔名画《泉》,却不欣赏甚至恶心现代立体主义的毕加索名画《亚威农的妓(少)女》,也就会自然而然被打上“丑”的印象和烙印。所以随着社会向多元个性化的方向创新发展,一些个性鲜明的建筑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被人接受。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安格尔的《泉》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毕加索的《亚维农的妓女》

其次,一些官方宏大建筑,如央视、人民日报两家喉舌主楼造型,倘若拿在国外,绝不会遭遇像我国民众那样苛刻的吐槽。在我国恰巧相反,由造型的“像”想到“低俗”的实物而广遭口水,让两个可怜无生命的官媒建筑物,充当“乡村野夫”狎昵牺牲品真是冤屈,实质结果让谁最难堪,人们也自然心知肚明。显然,这两家最大官媒借助垄断的“舆论一律”和政治摊派“红头”推销的强势,一盘大棋做大了自己的买卖,成了号称自家经济所得公款可以恣意挥霍为己服务的资本。社会效益不佳经济效益颇丰的霸气早已得罪民间舆情,也就必然让人们赤裸裸不加掩饰的嬉笑怒骂,落实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另有所指上。表面看,这两家最大官媒历史的“光辉历程”太让人回味了,便也成国人借代狂喷并蔑视的尿憋子,显示的却是“喉舌”们操守“假大空”德行,终为自己教育自己由愚变智而把握了它们的七寸,将其自诩的美名被国人“残酷无情”恶搞打得粉碎。这验证了“善恶总有报”俗语的确不假,也算是意料之外意料之中的必然趋势罢。

第三,一些地方党政主要领导,利用自己控制的权力,滥用财力物力人力,为自身“政绩”和仕途升迁谋利益滥拆滥建,动辄投资N亿N千万国有资金劳民伤财丝毫不心疼;有的重大工程建筑项目不经过社会公示、不举行听证会或征求公众意见,大搞屁股决定脑袋的瞎指挥;有的甚至不顾当地民生困难急需、不惜造假挪用其它国有资产大兴土木;有的重大项目不通过合理审批程序、暗箱操作竞标大搞官商勾结“利益共享”,以致重大工程建筑造价高质量差的“豆腐渣工程”时常出现……这些怪相必然引发当地民众的严重不满,由此推到网络招致举国“低俗”吐槽,也就不奇怪了。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北京的“大裤衩”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苏州的“大秋裤”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杭州的“大胸罩”(比基尼)

 人民日报新主楼何以遭恶搞?

北京的“大面包圈”

上面带了个好头示范,地方自然纷纷效仿,也就促成一些地方的政府衙门豪华办公大楼、大型楼堂馆所、重点地标建筑、新建景区大型雕塑等工程蔚然成风,也就同样遭遇被骚扰被恶搞的命运。从这几年的央视新址的“大裤衩”,到人民日报新址的“大阳具”;从苏州“东方之门”的“大秋裤”,到杭州奥体博览城体育游泳中心的“大胸罩(比基尼)”……一桩桩的建筑,却都冠以直呼“性”的雷人恶搞。而最近在北京朝阳公园建成的凤凰国际传媒中心造型奇特建筑,也被网友抖出来亮相,并授予“大面包圈”、“大牛X”等雅号。面对这些“雷声滚滚”带有“色情”戏谑的大建筑,简单去用设计者与国人审美观低劣解释,忽视上述几点主要因素的存在,无疑是2B在犯傻。

其实质朴而聪明的国人,未必都理解国外艺术的抽象内涵,却很懂得“特色”下的质感的表象和内在的统一。这样一分析,我反觉得在恶搞两大主流官媒主楼的“低俗”调侃中,倒有些合理的成分。7年前我曾写过一个帖子叫《恶搞,是对正统教育不实在的一种反动》,至今我仍保留这种观点。“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我们常年的宣传和教育的失误,让国人在一次次被愚弄后悟出了强烈的觉醒,进而形成一种貌似无序的社会逆反心态。这种逆反乃至宣泄很可怕,该引起我们那些一贯号称“主旋律”和“正能量”的主流官媒们的深刻反省了。

                  2013年10月17日晚

 

分类:近视眼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