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谁戕害了这些孩子!

  

 


卖火柴的小女孩

 

据目击者称,垃圾箱绿底白盖,旁边是个拆迁工地,5个孩子“在里面住了好几天”了。

 

谁戕害了这些孩子!

 

毛牧青/

 

近两天,5个男孩因取暖窒息死于垃圾箱内的消息让我很纠结,也产生一种莫名的伤痛。

我不知这是逃出家门扎堆顽皮的孩子,还是无家可归的被逼撮合的流浪儿。但看报道分析倒很像是流浪儿。这让我想起老杜那句充满悲愤激情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千年名句,也想起安徒生的《卖火柴的小女孩》笔下冻死的小女孩童话,更会想起旧社会那位漫画大师张乐平笔下的特型流浪儿“三毛”的漫画和电影。那可都是我们传统教育笔下嘴中文上教诲的万恶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造的孽啊,怎么我们却又在不断演绎这段似曾相识的历史悲剧呢?

5个无辜孩子,肯定不是那个为生存而去卖火柴的小女孩。但肯定是与小女孩一样又冷又饿、为取点温暖苟延活着的可怜孩子。或许这些男孩子同小女孩一样,点燃火种首先看见了暖炉、棉衣和香喷喷食物;或许他们不懂得也不需要圣诞树,却需要一个像圣诞老人那样给他们人间温暖的人;或许他们也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呵护着自己;或许他们在这些憧憬中慢慢走进天堂,最后时刻没想什么……当然,他们并非死于寒冷,而是因寒冷无知引发的窒息后果,死于早有人发现而得不到预先关照帮助的“疏忽”,并有“拆迁”、“在里面住了好几天”的见惯不怪的名词作证词。这种人间招致的窒息,远比自然寒冷还可怕还无情……

5个孩子死于现实的空间窒息,更让我想起雨果笔下直译为《可怜的人儿》、通译为《悲惨世界》中那个风尘女子芳汀遗女珂赛特命运。万恶社会里珂赛特很幸运,遭遇一个叫冉阿让的“罪犯”解救、呵护、成长为有尊严很体面并找到自己幸福的女孩。

而我们的一些孤儿弃儿流浪儿呢?

刚又看到一条胡泳先生透露的消息:他近来“与数位来自不同大学的老师聊天,他们认为,现在的大学生比起80年代来温顺多了。中科大的教授说,那个时候的科大传统,哪怕是校长讲话,学生听不顺耳,都可以拔腿就走。重庆大学的教授说,那个时候,学生敢把不受欢迎的老师从讲台上轰下来,现在,这种事不大可能发生了。究竟是什么造就了温顺的一代?”

这里先生显然有意“脱敏”撂个问号。不过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的莘莘学子,“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是多么的满怀忧国忧民热情,投注着自己火热的青春无限的激情?那可是下一代多么震撼人心、让我们寄予未来看到希望的宏伟上进场面。只可惜随后我们进入了自由思想被窒息、宽松表达被异化、公正公平被践踏的“权钱至上”的环境,活着的孩子早已在血雨腥风世态畸变里显磨练成很老练很世故的势利。他们显然明白:在一个浮躁喧嚣社会、没有人去为他们生存担忧的氛围中,忧国忧民早已不属于他们。在他们的表面温顺内心却冷漠浮躁的心态中,如何去投机取巧走捷径适应社会,如何在恶劣环境下抓住机遇不惹麻烦,未来能找个好工作,找个好老婆好老公,能赚钱有房有车、能自己养活自己乃至生活的有尊严很体面爬到上位,才是唯一的奋斗出路。有错么?或许没有罢!有是有错,那是时世造就了他们……

5个流浪儿之死似乎是物质上的惨剧,无数天之骄子世故却是精神上的悲剧,二者合一的悲催,实质在于我们有意无意在绞杀自己的孩子。鲁迅呼喊“救救孩子”一个世纪过去了,我们也早已走进莺歌燕舞的盛世新时代,却仍在不断重复喊着先生未竟口号警世于人。这让我这个听着无数动听口号出生、成长乃至年逾六旬的老家伙,都有点脸红不好意思起来。因为在相互通吃的人与人之间,曾经“我是吃人的人的兄弟”,非但“我自己被人吃了,可仍然是吃人的人的兄弟”,我们彼此都在犯罪。造孽呀!

——其它就不说了。谁戕害我们这些孩子?天晓得!

      20121119早于北京

分类:近视眼 | 评论:8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