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如此景点也太坑人了吧


 



如此景点也太坑人了吧 


 


——一个青岛人拉东扯西北京印象(三)


 


毛牧青/


 


来到北京,抽空陪太太去了几个她没去的景点,她收获不小也比较惬意,满足了又一次来京欣赏皇城根儿的古风。不过我这陪着逛的人却很纠结,主要表现在一些亲临感受景点的骗人坑人现象,也就像吃了苍蝇叫人感到反胃,与京都的旅游地位和素质极不相称。


刚到几天去前门、天安门一带景点,便遭遇不少马路兜售2012年最新版北京旅游地图的个体流动小贩骚扰。几年没来北京不熟悉这些年的巨大变化,我自然要顺手买一张按图索骥,可一拿到手问价才一块钱。这种地图纸张很差印刷灰暗,图字模糊不说还“双眼皮”,我便就知道碰到盗版的地图了。便宜倒是很便宜,我却不敢要。我没法说这“最新版”,是否就是被盗流出的有真正版权的新版,所以也无法保它是否有指南打北误人子弟的谬误错误的偏差。但起码证明一点:这是张货真价实的非法出版物。就这样一张地图,在维持治安秩序极好的天安门广场一带,我没看到一个执法者去制止去查办。看来贩卖一张假地图和寻找一个真地形,待遇还是不一样滴!


而打着“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中国国际旅游社总社”等等著名旅行社旗号的彩色小广告,就像倒腾廉价大白菜,装束上一看就是些散兵游勇,就会让人怀疑这是“太公钓鱼法”。就是这样一群人,我从前门、天安门到颐和园、圆明园,从西苑、动物园到天坛、奥林匹克公园,可以说随处可见躲之不及。这些小广告大都统一版面印刷比较精美,一看就是出自一两家印刷不少而且也大胆强硬有来头的“旅行社”架势。广告全都信誓旦旦声称几线和几线的大优惠便宜诱惑力极强,游览几大景点还包车包吃包玩包送并签合同绝不另收费承诺,一次性收费几十元到一二百元不等……脑子不残总会怀疑天底下哪有如此掉馅儿饼好事?我估略算计仅一门票都不够开支,显然是骗人的“野店”忽悠人。不过小广告又以国家大门头、详细地址和服务电话堂而皇之印刷在那里,让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半信半疑有被钓鱼可能。我把一张小广告公布的“中青旅社”的网址,网上一搜索或打不开或是中青旅社长沙网的官方网站《旅游网》,假的无疑笃定。我把这种怀疑说出来,北京亲友说不错电视台也报过。前些日子我的手机也曾接过北京电信系统发的类似信息。联想这一切我极富理解同情心:在真真假假名目繁多的旅游广告海洋中长时间制止不尽,肯定是京都的执法队伍人员太匮乏,十个指头按十个跳蚤动弹不得,只能靠省事的“喇叭”喊千遍也不厌烦了。呵呵~~太难为你们啦!


任由一幅幅盗版地图,一张张非法小广告在天安门一带众目睽睽下招摇,逍遥的如鱼得水,这让我觉得首都的旅游秩序还是比较混乱滴;京都某些执法表率作用,未必就走在全国前列高明到哪里去。


秩序如此,那景点服务又如何呢?我这几天只去了圆明园和天坛两个景点,感受仍是白拉倒难恭维。


前几天为给太太进行“活生生爱国主义教育”,带她去了圆明园。太太有恋古癖,对圆明园建筑全部消失尤其是洋楼区烧得只剩下那点石门石阶残迹有异议,认为洋鬼子抢金银财宝好理解,可这火再厉害也不至于烧得连块砖瓦都不剩啊?我说那火烧得很凶不但片甲不留片瓦也不存,而且很严肃教育她:老外把砖瓦木头也都抢走啦,可有卖国贼总说圆明园劫后砖瓦木都被周边村民拆去盖家当了,显然是在污蔑国人篡改历史。太太说我是说洋楼区残迹石头怎么摆放的挺整齐,怎么和以前照片造型不一样,怎么光剩柱子了啊?这倒提醒了我的注意。仔细一看,早已不是照片上的造型残迹,却有要更新的嫌疑让人特感审美别扭,这让我这个仅从悲剧观赏观的人突然变得愤忿:我俩花了半百元,进来就是看这堆垃圾赝品的啊?便随意回答那是时间久了的“自由落体”恶果……


或许洋楼残迹需要重整修,或许悬的巨石岌岌可危怕伤游人,或许……总之,我可找出许多理由自我安慰自我说服去理解,可总做不到,总觉得我们花几十元来这里吊唁历史,有点被戏弄打水漂的窝囊感觉。我不知道圆明园管理处是否事先应安民告示这一点取得游客的谅解,但觉得他们没做到。好在他们在收费“原则”上分文不少决不让步丝毫不叨叨。从把门收票的服务人员个个都很机械便可看出:不给票就甭进来!


昨天我俩上午去了趟天坛公园。两人60大元门票票上赫然称作“联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通票”。可一西门走到头个景点“斋宫”,就吃闭门羹被喊住拿票。我“联票”一亮对方说没用,还得再花20元买票。我靠!这联票不是和上述那些忽悠廉价的旅行社一个模子卡出来的吗?是不是也是借便宜价,先把你忽悠上贼船,然后再层层剥皮逼你逐一另交费么?吭吭~堂堂国家级的首都权威公园,竟也患上贪婪无耻的卑劣病,还真有点来不及的感觉。


逛完了祈年殿、回音壁和圜丘,顺便在长廊一带寻找神厨和宰牲亭。好容易找到却是 “闲人免进”重地被阻。透过门缝往里一望,只见几个工作人员在打羽毛球好不快活。切!这也算是联票中的观光景点?


下午拖着疲惫身子,去看最后一个景点神乐署吧,也好顺道出西门回家。可好容易走过唯一到那儿一华里多路程的神乐署,却又遭“再买票”方可入内的“门神”阻拦,“联票”依旧是“敛”票,我们精神几乎崩溃——操!哑巴被驴劲了自认倒霉吧,开路以马斯——回家。走出神乐署而西门口就眼皮不远处,可又他妈碰到这里大维修工地,一长排的封闭屏障墙挡住了归路。维修师傅隔墙回答我此路不通也只能原路返回。我太太精疲力竭又绕了几乎一圈近3里的路程走到西门。得!忍气吞声自认倒霉不看就是了。


说来这天坛景点也忒他妈牛逼扯淡了,涮爷没这个涮的啊。你神乐署收费入内而且赶上大修,你早该在一里多远外的唯一路口设个标牌告示游客,免得让游人再绕路费力费时还骂娘。我不知这里的管理处的领导是咋想的,估计脑袋和我们一样被驴踢了。所以我建议天坛公园领导,请把“联票”请调整到每位50元得啦。反正天坛也没有逼游客,进出自由全看你腰包是否“愿打愿挨”屈从算是安民告示提前打招呼吧,免得让被欺诈的游客慰问你八辈祖宗。


我这里只是讲了两个景点的亲身感受。或许我没看黄历应该撞上倒霉事了,只是个偶然的个例或是个爱较真的家伙。不过我还是觉得,首都旅游应该为各地做出个好样子才对。只可惜许多事情京都却做不好,让人感到遗憾。呵呵~~实话好说难听点!                                 20121110

分类:近视眼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