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一石激起千重浪,这回看点真热闹!

  

 



 

一石激起千重浪,这回看点真热闹!

 

毛牧青/

 

1021,诺文学奖18位终身评委之一、瑞典汉学家马悦然在上海表示,自己经常收到一些中国作家的来信,请他翻译作品、推荐参评诺奖。还说:“有位山东文化干部半年之前给我寄了很多画、古书,还说他本人很阔,奖金我可以留下,名誉归他,我都退回去了。后来发现,他开始给瑞典学院诺贝尔奖小组主席写信了。”

仅凭诺奖和评委在国际上的权威和影响,马悦然先生此丑闻一言出口四座皆惊。一石激起千重浪。顿时引发国内舆论轩然大波,各种猜测追究声不断丢人”“耻辱质疑声统统甩向包括张炜在内的六七位山东作家和作协领导。1026,背负重压无奈下的山东作协,公布了此前山东作协主席张炜与马悦然妻子陈文芬的相互邮件记录。张炜认为,山东真正的作家一无所有,更没有那么多古玩字画,但他们视清洁为生命虽经马悦然夫人表明行贿者并非作家是个文化干部,可张炜紧追不放再次要求马悦然澄清真相,公布行贿者单位和姓名,否则会造更大的误传和猜测。但截止到目前,马悦然夫妇未作进一步澄清。

1023,来华的诺奖评委会前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接受了《新京报》记者采访。他表明诺奖评委的立场“很小心,基本不会和任何政府机构接触。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就是瑞典学院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它不会接受任何的指令,也不会接受政府的一分钱资助。政府也很高兴这样,这样它就不用为学院的任何行为负责,因为学院做出的很多决定一些政府可能会不喜欢”。“当我们讨论诺贝尔文学奖的政治层面时,我们必须清楚地区分‘政治企图’与‘政治效应’这两个词。一个国际性奖项总是会有政治上的效应,但是,这个奖背后从来没有政治企图。”

所以当记者问到是否说“马悦然最近对媒体说有中国官员试图贿赂他”的问题时,马克断然否定:“这完全是编的,我听说过这个传闻,但这完全是胡说。没有人试过,他们知道我们是不可贿赂的。我还听过传闻说马悦然在诺奖评选中起决定性作用,但他都不在5个人组成的诺贝尔评选委员会里面,他只是18个院士之一。”“如果你见过这18个院士,他会知道他们都是很有智慧、很有主见的人,你就会知道关于其中一个人能说了算的说法是多么荒谬。”言辞凿凿称“我们是不可贿赂的”。莫言获奖,他和马悦然恰好同时来华,目的都为推销各自的作品,不是“政治效应”纯属“一个巧合”。

显然,这位前主席在解释若是某国某作家要想觊觎诺奖并想贿赂某个评委而决定乾坤的事情,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埃斯普马克此言一出,不但将他与马悦然的私人微妙关系暴露无疑,而且也让人怀疑马悦然的人品了。随即又风云变幻,又有人出来证实说,其实马克前主席的话被颠覆翻译啦,人家真实意思是:有人说院士受贿是胡说,但并没有否认有人会向院士行贿。这又让事态高潮迭起波谲云诡悬念纵生趣味正浓。

呵呵~~~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一个破诺奖,一到中国就魔化。作为局外人,我“城头观风景”,又喜逢一场文人相斗的好戏——这回可真热闹哈!

乱纷纷中,凸显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马悦然是否在故意编造“谎言”而“完全是胡说”?

说来按照历来诺奖信誉常规认定,大多国人一般不会质疑诺奖评委诚信的;因为近年来我国文学界(不单文学界)龌龊丑闻接连不断举不胜举,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大多国人宁可相信马先生之说为真,也不心甘情愿接受马悦然空穴来风的“胡说”。这种思维一旦形成定势,极容易产生几乎一面倒的“合理想象为真实”偏颇倾向。

不过有消息称:马悦然日前遭遇瑞典电视台报道了要求取消马悦然瑞典文学院院士资格的争议消息。原因是他作为诺奖内唯一的汉学家,一方面翻译莫言的作品,一方面又参与对莫言诺奖的评选,而且还有借此获得经济利益的嫌疑,用我们的通俗话讲就是“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对这场争议马悦然无可置否不做评论,只是给多家媒体老大发了个邮件,用个“瑞典国家电视台的文化编辑们,当他们出去寻找要想罢免我的代表时,显然是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当你们(老板)跟他们在早餐的咖啡桌上遇见的时候,请向他们问好,告诉他们下回出去的时候,应该弄一副好点的眼镜,或是光线更强的手电筒形容比喻作为回击。他还为消弭对自己的不良形象,决定把自己的译作版权无偿捐赠出版社,表明我对此没有任何金钱上的兴趣,我一点儿也不关心版权方面的事,什么稿费啊、版权费之类的

即便如此一位有争议的先生,我认为,张炜向他追究“山东文化干部受贿门”,最终一般不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

比如:收买诺奖评委贿赂行为有可能是事实,却终未形成既成犯罪事实,也只能在道德上予以谴责而未构成违法的责任追究。作为北欧德高望重的饱学宽容之士的先生,绝不会忍心去毁掉一个与自己毫无相干利益竞争的不相识人士的名誉的。是为其一。即便行贿之事成立,先生也不会具体说名道姓给予曝光回应的,因为那样做只能是两败俱伤。而作为世界高素质高视角高标准的知名诺奖评委,故意制造一个相对弱者的身败名裂,只能对自身造成的负面效应更大。是为其二。马悦然不回应,可以说是马悦然最明智的选择。显然,这个“中国通”很了解目前中国文学混沌和畸形现状的,他随意举个例子既没点名无法查实,虽有不太严肃之嫌却也是在表达一种对中国文学现状的忧虑。是为其三。行贿之事就是胡说,也奈何不得先生。因为他在莫言获奖上还是有功的,再说这种胡说一拍即合很符合目前许多国人浮躁心理,纵然“胡说”也是歪打正着打在弊端七寸点子上。因为单就追究先生无中生有的那个“具体人”,倒不如说现实中像他举例的泛名人和事却是活生生存在。是为其四。为了瑞典独有的诺奖和评委的诚信和权威,瑞典文学院等也不会轻易插手介入此事的追究上,因为那只是一个人的问题,会发挥智慧采取回避和淡化举措。是为其五。

所以马悦然先生此刻的“不变应万变”缄默,留有无穷神秘韵味,吊起国人亢奋的胃口,让人去咂沫去咀嚼去回味。再说了,你山东作协再喊的凶,也跨不到法律去追究去国际审判这道坎,最终也只能按“无头悬案”作罢不了了之,算是哑巴被驴劲了的自认倒霉吧。呵呵~~

从我的灰暗心理角度分析,倘若马悦然先生就是“观棋不语”,你也奈何不得他。这场喧嚣热闹不久便会平息,结局谁也挡不住我们文学界等诸多领域的我行我素潜规。真相永远是个人人明白的秘密,在飘忽不定的混沌中继续着“打酱油”和围观拎砖头的下一波轮回。因为“庆父不除,鲁难未已”,在体制弊端不破除的前提下,真相永远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延续……

20121028

分类:近视眼 | 评论:0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