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呜呼!我们这代老年人的宿命

  


呜呼!我们这代老年人的宿命

呜呼!我们这代老年人的宿命

毛牧青/

“双节”后我与老伴随女儿驾车来到北京她的家。半月来深深感触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惬意。女儿女婿上班很辛苦,下班还得经受挤车路阻困惑每天下班很晚。为了让他们回家休息吃上热饭,我这个一度做“甩手掌柜”、横草不动竖草的老家伙,在老伴的带领指导下,也早起晚睡买菜做饭忙家务,也锻炼成名副其实的“家庭妇男”,更深知理家的不易。尽管如此,与女儿近在咫尺整天相见,亲情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再累也心甘。

今天一大早女儿女婿就说是“老人节”,该带我们出去搓一顿庆贺一下,我和老伴听了后很惬意:孩子们很懂事,有这句话有这份心我们也就满意了。我说不用了,我们买点东西自己做在家过比什么都好。说来父母图个啥,还不是图个家和子孝?有时女儿一句暖心的话,足够我们幸福一阵子,多付出也乐意。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一家人在一起真好!

女儿18岁就考入北京服装学院。大学四年毕业后成了“京漂”,一晃就是13年过去了。这十多年来除了每年放假回家一趟两趟,或我们偶尔去京,聚少离多十几年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如今在北京安了家,工作相对稳定和家务缠身回青探亲的时间更少了,这让我和老伴有些孤独,老伴甚至经常思女心切或担忧女儿动辄哭泣,让我很是无措。

说来女儿很孝顺,也尽量瞅机会回青探亲,或经常来电或通过电脑问候我们。一听我们有个头疼脑热的就难过流泪。为了让她安心工作不给压力,我们经常谎称一切都好。但聪明的女儿以其女孩的敏感和细腻,总能从我们的蛛丝马迹片言只语中找出破绽。无奈她工作难以脱身和路途遥远,不能及时或亲临照顾我们;她有个病灾的也隐瞒着我们,我们也无法身边照顾。这种很现实很残酷的“独子”造成的纠结困惑,总这让我们彼此都放心不下而年复一年的牵挂。

显然,作为独生子女并与子女远隔千里的家庭,绝不是我一家几家的问题,而是一个步入老龄化社会的举国普遍现象。据资料显示:截至2011年底,全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接近1.85亿,他们当中大约有一半子女不在身边,“空巢老人”渐成社会问题,“常回家看看”也被列入《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草案。看来在一个流动成常态的社会,对老人的态度不只仅体现在子女是否孝敬上,更在于老年关爱的制度和机制的同步配套上。如果没有后一种的跟进,仅仅依靠子女的孝敬,那只能说明这个社会离社会文明还有很大距离。道理很简单:把社会应当承担的责任,转嫁到原本就被生存折腾的焦头烂额子女身上,然后因子女承受的压力,最终再又再转嫁成原本就饱受不公待遇的年迈父母身上,无疑是一个不负责人社会的非人道的唾弃行为。

老年人是否幸福,是检验一个社会是否文明的试金石。由此得出结论:一个没有幸福的老人,儿女再幸福也是残缺的;而一个忽视关爱老人的社会,根本就不是个文明社会。老人们倘若不幸福,幸福统统免谈!

坦率讲,我们这一代是经历历史最为不公时期的一代:“灾害”时期挨过饿,“文革”时期下过乡,“计生”时期堕过胎,“改革”时期下过岗,年老时期又要遭遇“空巢”的报应。我除了赞成相对控制人口和体验暂时带来的某点好处外,更多的是对“独生政策”的强烈质疑,始终认为是在做一件不顾实际超越国情的盲动实用举动,甚至还有为自身“政绩”去强奸国人的急功近利霸权。从早年我们“一胎”不但遭遇强行堕胎的非人性打击,而且如今我们又感受“独子”与父母两地分居的非人性分离。暂且不谈我国社保福利待遇服务等滞后和混乱(这个问题我以前谈的够多的了),更遑论保证举国老年的未来养老幸福前景。仅就我从青年到老年的感受(我相信绝不是我一人的感受),个中苦衷不言而喻,相信我这样认可的老年人绝不在少数。

“常回家看看”是首深受欢迎的主流歌曲。它受社会上上下下人的欢迎在于它的浓浓人情味。但作为主流口号,一再向社会底层家庭叫喊我并不欣赏。因为这个口号如今早已沦丧为主流转嫁自身造孽的祸水,成了顾左右而言他的催泪烟幕弹和情迷罂粟花。或许现实中“常回家看看”喊的唱的比谁都响亮动听的,不乏有许多“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不孝子、嫌弃糟粕乡下老父老母腌臜无知的达官贵人,但这决不是主流。更多的不能“常回家看看”现象,绝非都是不孝顺不思念双亲的那样武断的偏颇谴责,肯定有其难言之隐事或难言苦衷处。就像我女儿,远离家乡难脱工作,我们若有病症回来照顾就可能砸了饭碗。而这种无论从伦理法理道理都难以保证起码权利的尴尬,又有谁去殚精竭力去给与法律上的解决和道义上的保证?所以不顾对象的难处去空泛侈谈“常回家看看”的对象,无疑是一同屁话!

如今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对传统观念冲击很大,但还没完全摧垮传统美德的基础;两代人间因观念追求等的不同代沟也是个事实,但这些仍无法掩饰大多数儿女对父母的感恩和孝敬。“将出牵衣送,未归依阁望”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始终对游子的企盼,而“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仍决定着游子对家乡双亲的眷恋和报答惯性。就目前大多身已为人父母的儿女,不是没有想回家看看多陪陪双亲的自发朴素亲情,而是适时造势为难他们。比如为谋得一个糊口工作四处奔波甚至不惜远离家乡,收入不高却要生儿育女养家糊口,远水难以解近渴去顾及家乡双亲;除少数的公务或国企养老无虞的人员外,大多数为私企民企员工,一旦脱岗很容易砸饭碗断前程为人取代,也只能默默哀叹对不起父母;工作的压力竞争的残酷收入的拮据物价的飞涨教育的困难房奴的枷锁等等等等;为求职所累为收入所累为家庭所累为路远所累为拥堵所累为饭碗所累为医疗所累等等等等,这一切很难不被顾此而失彼按倒葫芦起来瓢破费精力体力所困惑。上有老下有小外加各类精神负担,不少独子不精神崩溃不走极端就很不错了,何以面面俱到去求全责备同他们大将道德伦理孝顺?我相信大多“独生子女”是孝敬自己父母的,只是社会压力太大让他们不常回家看看,或者只能利用现代通讯工具向家中双老道一生平安和祝福。此刻,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痛的人,再侈谈什么应该“常回家看看”应该关爱老人云云,从不考虑民间底层那些老少天各一方的远方呼唤的实际困难和要求,就显得有些扯淡鼓噪和作秀。如此德行,还不如下点良心和自责的本钱,去搞好我们社会老年的“黄昏工程”来得实诚!

仅此一点,为人父的我是体谅孩子们的苦衷和难处的,更多一份同情和理解的宽容了:不是不为之,而实难为之。就在外的大多数孩子,他们本身原本没有错,错在我们这个社会不给他们条件也不给他们创造条件,现实的弊端却仍在为他们营一道道难于逾越的困惑坎儿。这种坎儿,客观造成了“亲情淡如水”的假象,让大多数孩子心有余而力不足,着实冤屈了这些好孩子。

人老了地位不同环境不同心境不同感受和结果也迥异。“老夫喜作黄昏颂,满目青山夕照明”,是一种沉浸在事业有成的回顾、享受天伦之乐满足之余的陶醉,是一种居高临下的喜悦;“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但有叹息光阴易逝青春不再对人生的眷念,更多是一种无奈的哀叹;而往事不能忘,浮萍各西东”;“风儿攜我夢,天涯绕无窮”;“朝朝共暮暮,相思古今同”,或许只能反映一种双亲与子女天各一方的眷念和痛苦。如今对相当多双亲与子女碍于“可怜无数山”的分离家庭,“常回家看看”早已成了精神上的梦幻安魂曲和现实中的短缺奢侈品,体会到这一点,或许作为一些老年人,在“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自我“想得开”自我安慰下,更会体谅自己儿女的身不由己和人生炎凉的苦楚了。

相信我这个年龄段,以后与女儿相聚一起的日子不会太多,究其原因,却不是我们主观臆断造成的。谁造孽不好说。在这点上,我们只能与女儿在大多时间远隔千里彼此默默祈祷“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的祝福,更加格外体谅女儿面对生存环境下的残酷现实,便也更加相互珍惜短暂在一起的亲密。或许是这一辈子留下的追悔遗憾,因为我当初过于正统没能设法把她留在身边,现在对亲情缘分只能珍惜又珍惜去看重。我与老伴同女儿无论这辈子会相处多久,也只能尽情去好享受这个黄昏下共聚的时光,只能感叹“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的悲切了。

呜呼哀哉!我们这一代老年人的宿命……

     20121023



 

 

分类:人之情 | 评论:3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见性成佛P2012-10-24 08:14
    [祝福]
  • 头像
    supermaryr2012-10-24 09:50
    一看到您女儿的照片,就想起前年在青岛游玩的美好回忆。
    您老真的用不着感叹,至少,每个月您能用着自己的退休金,有自己的医保,您需要的无外乎是子女的关怀与照顾。我今年四十岁了,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才真的堪忧,虽然我们每个月都交社保和医保,但二十年后,真正的老龄社会大潮来临,我们真的能足额地拿到预期的养老金吗?我们那时可能面临的就不仅仅是亲情危机,而是生存危机了。您以为呢?我们的生活充满了不安全和不确定性,这就是中国人感到压力大的原因。我们这代人,除非是家财万贯,可以买金条,买不动产,多生几个孩子,再移民到安全的地方,否则谁敢说未来是有保证的?
  • 头像
    libo12122012-10-24 16:26
    嘿嘿 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