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莫言已成了现实魔幻版的道具




 

 


莫言已成了现实魔幻版的道具


 毛牧青/


莫言获大奖,中国很高兴——这是高密打出的一个横幅!


莫言倒是很淡定很低调,惊喜还有惶恐,最近却很疲惫,而且家乡亲人跟着受累,盖因意外收获的各路骚扰。


现在很多人说莫言过度“被消费”,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太准。应该改为是过度的“被消耗”更妙。消费该是物有所值的愉悦享受,而“消耗”对当事人或纳税人,却更多了一份无为浪费和被迫无奈。根据中国特色鉴定,目前莫言已成了现实魔幻版的道具,在官家商家的喧嚣下,他已被神化成了官商利益群体单方觊觎的筹码,不但身价飚增,而且家乡高密也按耐不住理直气壮底气开始发飙了。此刻的莫言被绑架被消费,不光是他的作品他的名声,更包括他的精力、健康和隐私的被消耗被侵害。


用我的诗友、高密作协副主席老丹的半当真半揶揄的话形容,就是“高密不再是以前的高密,现在是中国的文学高地和国家的圣地”。于是也就有了某官员语出惊人的三贤四宝,莫言家乡和“一山一水一圣人”的加码陶醉——“一山一水一圣人一文豪”,成全了自我炫耀的泰山黄河孔丘莫言,以及晏婴郑玄刘墉莫言的大高密名片啦。


如此国情必然打造出如下特色的“莫言效应”怪胎:


莫言旧居院内周边的农作物,遭遇慕名而来的“粉丝”和凑热闹者的践踏掠夺。有人不讲道德如获至宝得手后高叫“这是莫言家的XX,搅得莫言亲属苦不堪言只能望而兴叹任其所为。


曾一度无人问津破烂不堪的莫言旧居结婚洞房,如今顿时凸显络绎不绝人群,成了敬仰圣人发思幽情的新观光景点,而且不时有人嬉笑喊闹着赶紧看,以后来就要收钱了。估计未来此喊笃成事实绝非戏言。


高密的出租车司机也喜欢搭上与莫言托亲带故标签。有司机能把莫言的地址家族背的滚管瓜烂熟,甚至有司机对乘客炫耀莫言“他和我同学的老婆是一个村的”,幸好没有把更远房的表亲七大姑八大姨再扯上。


以前高密是青岛经济圈外围,高密人向往青岛希望高密划归青岛管辖,而羞于言称“潍坊高密”。如今莫言“壮实”了有点飘飘然,便也有了祝贺莫言获奖的横幅应该从青岛机场一路挂过来和“说不定青岛以后宣传自己,会在青岛前加一句‘紧靠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故乡’的话”的自大哩。


据说莫言文学馆馆长的手机被打,不断有人要求把自己列为莫言研究会的理事。这让莫言研究会原本已饱和的35个理事心神不定,怕被那些狗屁不通故作风雅有权势的南郭先生挤出门外。东营某大学的文学院院长来高密,要求建一个实习基地。并急切嘱咐牌子要挂在这里,要快,不然以后就挂不下了。投机沾光心理由此可见一斑。


目前,高密“红高粱文化节”又增世界级的大由头,高密旅游已设计了自助游和乡村休闲游的莫言旧居线路;山东旅游局不失紧迫更看好这块敛财“风水宝地”,风尘仆仆派了专家赶来考察旅游线路。高密最大一家农家乐的老板决定抢注无形资产,把自家“农家乐”改名为红高粱庄园,准备明春与周边村民搞股份合作,先种上200亩弯头高粱。还高薪请来青岛农业大学教授指导如何种植高粱。


高密官员要投资50万修缮莫言的故居。当遭遇莫言老父拒绝时,官员理由却是儿子已经不是你的儿子,屋子也不是你的屋子了这一切已经不是莫言一个人的事情了。莫言属于国家所有的公共资源,同不同意在你,决定权却是我说了算。


最为有惊人之举的莫过于高密当地的官员了。“红高粱效应”让地方官员亢奋不已,屁股决定脑袋,竟然一改先前两千亩规划快速提升为万亩种植计划。高粱即便在供给制时代都不受欢迎的难吃无劲道的粗粮,如今早已不种植和消受者欢迎的粮食,却要按一亩赔本千元年补贴一千万,目的就是要以6.7亿投资打造包括莫言旧居周围的莫言文化体验区、红高粱文化休闲区、红高粱影视作品展示区、胶河沿岸景观带,以及乡村度假区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红高粱精神转眼间异化成吃苦耐劳,刚正不阿,谦逊莫言精神。至于钱从哪里来估计不是问题,有着“赔本也要种”的豪言壮、“大跃进”的毅然决然,又何愁蓝图不能兑现呢?


……看来这官民熙熙攘攘都很急迫,唯恐丢掉这“莫言效应”的最初一班车的大大油水。


此刻,纯文学的莫言现实意义和值得反思的我国文学探讨,确确实实成了现实魔幻版的“政绩”“商机”的“标的”道具,看来莫言已是处在身不由己任人摆布的无奈和困境中了。


悲哉!莫言!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所喜欢的莫言被授予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自然很是高兴。但坦率讲,获诺奖前的莫言在国内并非最走红的作家,而且诺文学奖不像其他自然科学那样有明显贡献的鉴别标准,必然会出现见仁见智的不同取舍。莫言这次获文学奖,应该说客观上有其偶然性和幸运性。比如与他争夺的日本村上春树势力并不次起他,单从纯文学角度和世界影响力看,我倒更倾向于村上,他的《挪威森林》和《海边的卡夫卡》小说在我国影响很大我也喜欢。他的长篇《1Q84》获“耶路撒冷文学奖”的那句著名感言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联想林昭那句我相信成千上万个鸡蛋去撞击,这顽石最终会被击碎的”的同类比名言,一度让我感动不已。所以现今世界最优秀作家各有特色伯仲不分很难笃定谁是第一,我相信高于莫言的大有人在。可诺奖却只一个,也只能让更多的优秀作家失之交臂望洋兴,是为其一。其次,瑞典诺文学奖评委的18个饱学之士再高明,面对世界浩瀚巨作和语言障碍翻译局限等制约,毕竟阅读精力有限而且兴趣水准不一,评选之最难免出现挂一漏万的遗憾。其三,从总的诺奖评价和标准趋向看也发生了变化,由早年倾向于欧美开始转向亚非拉;由单一或群体的人物转向多元的社团机构(如今年和平奖给了欧盟)。等等。


想通这些因素制约,或许我们就能对莫言获奖保持一颗平常心,高兴赞美之余也就该干嘛干嘛去。倘若像个“穷汉得了头毛驴子”喧嚣过头自认天下第一,借莫言的淡定、惊喜和惶恐的慎独,来行自己的魔幻伎俩搭车为私利讨好处,甚至有官员把莫言获奖形容成中国对外形象的窗口,把莫言家乡搞成劳民伤财“消耗”的大呼隆大折腾,把不能坏了中国的形象的振振有词上升到扯淡的政治高度,把身不由己的莫言先生魔化成为自己铺垫“政绩”的道具。不但是在戕害莫言先生名声,也在损坏政府自身的公信力,势必让见过世面的老外笑掉大牙更瞧不起我们了。


高密历史虽有名人却无自然资源景点这是高密的缺憾。但高密要想经济大发展,还得靠辛勤的拼搏努力和为民办事的服务热情,绝不是仅靠莫言这个“敲门砖”和“万金油”,去事半功倍带动什么以大投入、大招商推进大调整、大发展的远景。所以最后我说句笑话:衷心祝愿高密这个县级市,能借莫言这个“东风”趁热打铁马到成功,及早升级为省辖市脱离潍坊并与其平起平坐牛逼一把,成为我国又一座新兴的“文化旅游名城”。呵呵~~~


20121018



9年前旧文

毛牧青:高密人的青岛缘

我的岳父岳母都是高密人,从小闯荡青岛,妻子是青岛出生、青岛成长、青岛工作的高密人,因此我的家庭有一半高密血统。岳父岳母退休一直生活在青岛,他们高密家里人除了去世也大都在青岛工作。或许二老出门不多见识较少,因此在谈及青岛时满脸红光道:青岛好,青岛养人,天下没有一个地方能比上青岛的水土。
  我有一个高密的小“铁“哥们儿,他十几年前靠贩木材起家,二十刚出头就在高密城小有名气,这些年买卖做大了,买了两栋楼和一套住房,开起了酒楼和摄影楼。多年来,他经常邀请我去帮他设计门头橱窗、室内装潢和题写门头字,自然便成了知心朋友和“酒肉之交”。他非常崇拜青岛,对青岛人热爱有加,早年青岛房价低廉时在市北买了一套房,声称将来买卖做大了到青岛安家,成为名副其实的青岛人。
  小兄弟有一帮高密的“狐朋狗友”,白天拼命挣钱晚上凑一块觥筹交错。他们中有全省最大的私企之一老板的“公子”,也有政府机关的“衙内”,更多的是各行各业的小老板和“跑龙套”的。每当我到时,他们都满脸尊敬“大哥长大哥短”的叫个不停,轮番“轰炸”敬酒,称我是“大城市来的人不一般”。——我知道,他们的恭维,除了我与小弟兄的关系和“才气”外,恐怕更多的原因:我是青岛人。
  酒桌席上天南海北不着边际,但谈论青岛和高密却始终是一个重要话题。我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看出,他们全都希望高密划归青岛,脱离潍坊。用他们的话就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当我问及为何高密不能划归青岛时,他们一脸迷茫和宣泄:“高密人都想划归青岛,那样我们就能富。前些年我们这里传风说要划归青岛,都很高兴。可是我们县和潍坊有一些老家伙就是不同意,最后就‘黄’了。”我不敢保证这些传言是真,但通过与他们交谈,他们的话或许有点道理,因为我亲身感受也如此,如高密的有名的企业和许多单位的门头题字大都出自青岛书法名家之手,如张书年、蔡省庐、王梦凡等,我的“涂鸦”他们也嚷着抢着声称“有保存价值”;我曾给小兄弟设计了一个标志,竟引起高密电视台的注意,竟要花钱买“专利”供他们一个专栏使用,小兄弟不同意最终没有谈妥;青岛的产品和时尚格外受高密人的青睐;当地电视台除了转播中央、山东和潍坊台外,还重点转播青岛台,而且高密人大都喜欢看青岛台的节目,用他们的话说“青岛洋气”,“经济发达”,“就连一个嫚儿也比我们这里漂亮”;……羡慕之心跃然面目表情和言谈举止上。
  从地图上,高密正处在山东半岛的中段.如果机械地把青岛地区东西划线切开,高密大部都在这个范围内。他的邮编也曾属于”266”青岛幅范围内(后改为“261”潍坊幅),它受青岛影响在某些方面远远大于潍坊,这从改革开放以来,高密人蜂拥流入青岛“淘金”就可以看出。从这种意义上看,把高密划归青岛行政区范围内有一定的道理。但愿望毕竟的愿望——尽管高密市是国务院最旱批准的沿海地区对外开放县(市)和全国综合经济实力百强县(市)和全国明星县(市)之一。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最近山东省确立以青岛为中心的“半岛经济圈”战略蓝图,为地处青岛通往内陆咽喉的高密提供了有很大作为的条件。据悉,高密市委书记吴元宝曾经说:高密打算充分发挥离青岛近、地处青岛一小时经济圈内的区位优势,通过设立多功能的办事机构、建立联系交流制度等举措,加速与青岛实现观念、决策、项目、园区、交通、科技等方面的“无缝对接”,加快与青岛的经济、技术合作,主动融于胶州湾经济带和青岛经济圈,尽快把高密建成青岛的后方加工区、后方服务区,实现错位发展。我们相信,随着大青岛经济圈的形成,高密一定会“更上一层楼”,实现高密人的夙愿。
  ——高密人有这个能力!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当高密人羡慕青岛时,青岛人不能骄傲,毕竟人家是小城。但人家是历史古城,文化底蕴总的说比我们强。历史上出过许多名人,春秋时期一代名相晏婴,汉代经学大师郑玄,清代内阁大学士刘墉都是高密人。高密民间游戏也很有特色。当代大作家莫言就是高密人,想必他的《红高粱》和《丰乳肥臀》大作喜欢文学的朋友耳熟能详。这些我们就不能与人家比。
                    2003年9月11日上午

分类:近视眼 | 评论:2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
  • 头像
    希特勒希特勒2012-11-01 08:51
    我经历过的人告诉我,没几个人注意你所注意的那个人!大概你也是写书为兴的!特注意他!唯美他!我估计80、90的更少注意你的偶像了!大家自己的生活都注意不过来的。哪有闲心关心边缘化的东西。我知道你的焦点人,是因为你和你一样兴趣的人反复传发此人!有了您他在很多不尿他的环境里也有知名度了。
  • 头像
    希特勒希特勒2012-11-01 08:53
    他应该感谢你。道不同,不为谋。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