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这社会疯了!是他妈的暴戾了!故2012年6月4日我在这开始扯淡……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一些“时评”就是“屎评”

  


就是这张被嫁接为北京警方“扫黄”记录的越南照片

 

越南某地那次“扫黄”的照片

 

一些“时评”就是“屎评”

 

一些“时评”就是“屎评”

 

近两天,有一张照片和一个视频频频在网络上曝光。说的是北京警方近来一次查处卖淫嫖娼行动的记录。其中一张照片画面是一名赤身裸体的女子,双手护着私处,以长发遮着脸部和胸部躬身站在那里,接受一名坐着正在做着记录的便衣男子警察的讯问。这张照片引发了广大网民强烈的不满,认为不讲人权的裸审比卖淫嫖娼还操蛋。

坦率讲,对近年来全国各类“打非扫黄”存在的警方丑闻,我更是龃龉不断,曾写过许多帖子抨击(见附后),此处不再多言。对这次京城此项行动的具体细节我不了解,更不敢妄加评论。但我发现,上述被大量转发用来抨击京城警方或被一些“时评”采用的这张照片,却不是京城警方的真实记录实,干脆说,那是一张去年初我们近邻的越南广宁省锦普镇警方的一起“扫黄”记录照片(见《曝越南警察扫黄裸拍失足妇女惹公愤http://bbs.oeeee.com/thread-7314372-1-1.html)。看来以讹传讹抨击社会弊端有时效果更,这让我稀里哗啦对这个消息真实性失去阅读力和信服力,只是感到很悲哀也很堵得慌。

时评,原本是对新近发生的事情的“短平快”议论,特点是尊重客观事实并带有作者一定主观倾向性的新闻评论。我不知就这张被移花接木的舶来照片有意用于北京警方“扫黄”是出于何种意图。但起码有一点可以得到证实:我们的一些“时评人”包括一些相对著名的时评家,在没有弄清事实真相、照片来源是否对路的前提下,是否犯了听风是雨盲目仓促去乱点鸳鸯谱的毛病?是否忽视新闻第一要素为“真实”这个“生命”,在抨击社会弊端同时,应该扪心自问一下自身的新闻职业道德呢?

对类似以上现象我去年就有所察觉,所以我今年初专门写了《拜拜了!时评》,谈了自己内心的苦闷。我在文中说:

现在有不少人为稿酬而写时评,为逐潮流而写时评,这原本也没错,只要说到点子上就行看客观效果。但单纯为写时评而写时评偏离事实真相的短促出击,却是个时评庸俗化的趋向。不少人为在第一时间抢到新闻,由此做噱头吸人眼球,格外钟情网络上的不经确实的消息就抓住几句话或某种现象大做文章妄下结论批判,这不是个好文风,简直是对自己或他人的不负责任

针对目前时评的粗制滥造现象,在去年底的《现实中断章取义的事还真不“一塌糊涂”》一帖中“我在想:为什么现在的时评那么滥也那么烂、甚至连自己也跟着搅和进去了?时评不同于传统上的杂文,在于它具有很强的实效性的一事一议。现在一般像样的纸媒电视每天都有时评版块,各个网络上的时评写手也多如牛毛。一事突发万人评说,成了一种履行公事行为,似乎大家都是游离真空的局外人个个赛神仙都是正义化身。但严格讲,‘一窝蜂’产生的时评大都是粗制滥造的跟风造势,有分量的凤毛麟角。充其量是个主观臆断体会,或是为逐浪头的时髦。因为不是第一现场的当事人,只能凭新闻报道对某人某句话或某举动的断章取义片言只语去评说。而目前国内新闻媒体弊端和某些媒体的偏颇,又让新闻事件多了层‘蒙娜丽莎’的云山雾罩。许多引人关注的报道中,一些当事人通常会成为被剥离背景的孤立元素,任由老记们神说六道评头论足。这种不好效果很容易让事实走样真相扭曲,让不少时评作者和网络写手跟着感觉走误入歧途,也就使一些看似不错的时评,或在要害外围摸太极作痛苦状的伸张,或继续不断重复着以往老调絮叨,实质效果对事件良性发展和理智解决于事无补,甚至适得其反。说来时评作为新闻报道的一种体裁,也应以事实为依据,不能‘想当然’和‘合理想象’,更不是像堂.吉诃德那样自诩正义‘骑士’去大战风车臆造一个‘设想敌’。这样‘时评’看多了也就常反胃。这是我们时评的悲哀。

倘若仅凭未经考证的网络的传言,就进行看似理性的抨击,一旦证实为误传出现失实,那这个时评反倒是不理性甚至是火上浇油的添乱。某些“时评写手”之所以成多产写家抢名头,得缘于草率的“即兴议论”的粗制滥造,作品往往是苍白无力、不经推敲的评说,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正反对错总是有话狡辩,于是翻过来打锅沿、覆过去打锅底,里外总是这些“时评家”的理,即便为后来的“事变”推翻也脸不红心不跳。这种犯忌的“伪新闻”和“伪时评”,我们见得还少么?这也是为什么在浩瀚的时评海洋中,我们难以多出几篇令人信服拍案叫绝作品的关键所在。

所以在特色国度里,那些有这种通病倾向的时评写手,尤其是拥有话语权的公众部门或文人,在行文前应找准真实点再下手为妙,然后凭良心凭法律凭道德凭水平去理性分析评判,绝不能采取误导的实用手段有意混淆视听。否则那不叫指导性时评而叫趟浑水的屎评!

为此我决定“金盆洗手”说:“鉴于此教训,我暂不想再写什么一事一议的“时评”了。海明威有部小说叫《永别了,武器》(战地春梦)。我东施效颦便曰“别了,时评”,算是近期在作自我反省吧!”

不多说了。真心希望我们钟情视屏写作的朋友,能以此为教训,以事实真相为依据再去发表议论。否则在失实的基础上跟着错误感觉走向歧途,害己害人那不叫扬善抑恶抨击时弊,却是搅乱了舆论和民意的方寸了。

2012年10月17日

附我的早年前几篇相关“扫黄”帖子:

1、卖淫女是人也有尊严

2卖淫女的“清单”背后是什么?

3、警方公布“小姐”裸照纯属变

4、“裸照门”中的“秃头警察”有些冤

5、卖淫究竟是违法还是犯罪?

(后3篇当年被半岛博客删除,我曾附于《卖淫女的“清单”背后是什么?》之内)

 

 

 

 

 
分类:近视眼 | 评论:6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