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牧青的扯淡 名博

我说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观点;我想的不一定对,但是我的思维。若扯淡不自由,则吹捧无意义。
博主:毛牧青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好“装逼”和“傻逼”的国人

  

 


 

 

      好“装逼”和“傻逼”的国人      

 

毛牧青/

 

国人好装逼(或者叫装孙子),一般是指明明知道却装不知道的装憨待人对事,用郑板桥的话说就是“难得糊涂”之下的云云,此明哲保身处世哲学风沿袭早已不是一年两年了。至于为什么要装逼?大约与传统文化、国家体制和民族劣根促使有关,也就理解其难处大可不必太责备求全,估计人人包括我在内大都如此行事见怪不怪啦。

装逼不雅词是近年来网络流行语。美国学者劳伦斯·怀特森-弗莱曾写了一部书叫《假装的艺术》,内容是教人如何装出个无所不知的范儿,貌似游刃有余在各个领域如何装万事通,然后对症下药根据需要去应对,乃至把假装转化成“艺术”境界的大忽悠,讽刺意味颇浓。可惜了该书中文书名翻译的很中性也正经,换到我的理解,是没把握好国情翻译成《装逼的艺术》或许更有卖点。起码对装逼的国人譬如像我,就很有眼球上的快感亢奋,便也立马掏银子拿下畅销无疑。看来赵悦先生翻译思想不够解放不能与时俱进——傻了吧?!

客观说,装逼是永恒的存在。据说劳伦斯先生写本书原旨是讽刺有知识没文化人的装蒜,没想到写的太正点反而歪打正着,成喜好装逼人群的宝典教唆之作,适得其反效果让劳伦斯闪了腰,他甚至发狠誓不再多言。

说到这里我想起另一个国人流行语“傻逼”。从最初战士间互相戏骂的口头语转化成全社会的口头语。“装逼”是故作憨傻的表象;“傻逼”是无意识流露的无知。由此看来,傻逼与装逼该算是连体兄弟,彼此迥然态度效果却不分伯仲影随身行,也就成了国人习惯性地去关注一波波事情(q),喧嚣中而忘记或忽略了自己却是个逼(b)。然而在国情下同一事情的观点上,往往有“装逼”和“傻逼”的围观沉默或鼓噪偏激,客观也就形成一种实质“莫言”的同一阵营效果。bq旋转180度彼此重叠,也就逼球合一彼此彼此。鲁迅说自称为正人君子的必须防。虚伪的老实人在逆境中往往逆来顺受,待人谦恭,一旦时来运转,或发了财,或有了权,便会扯下伪装,发泄一通。此话用于某些权贵屁民的“装逼”、某些权贵屁民的“傻逼”有意无意表演,大约最恰当不过啦。

既然有人说过“性爱是门艺术”,那装逼的确更是门学问了。人类打从学会思考以来,装逼现象盛行,盖因有了虚伪、虚荣和炫耀秉性使然。就像开屏的雄孔雀,一展示自己的华丽羽毛,便把屁眼露了出来竟也浑然不觉,或者故作不知任人欣赏。颜面之厚无物比拟。

装逼也有境界也分高雅低俗档次。比如谈及诺奖常年与我们主流不贴边,有的国人就嫉恶如仇绝无“酸葡萄心理”,一概痛扁得体无完肤,似乎诺奖就是个火星上的怪物天外的陨石,专门要砸我们的脑袋,便也有了臭(仇)而远之的愤恨不屑与之为伍。一旦有合乎自己心理的人士获得,却又把以往的坚定“立场”高度“觉悟”全他妈抛到爪哇岛上了。又是“贺电”又是“欢呼”又是举国上下传媒鼓噪。甚嚣尘上的忘乎所以,也就显得“装逼”过了头不小心把屁眼显露出来。你说这是“装逼”还是“傻逼”所为呢?

莫言大师那天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我当晚写了一篇帖子叫中国终于有了真正的诺奖获得者啦》。我就预示着这种“装逼”之风又该开始了,痛骂的“傻逼”现象也该消停了。我说,“想必这次莫言荣膺国际文学大师,估计乡里乡外一竿子拨拉不着的三教九流形形色色人物,都会趁机“秃子跟月亮沾光”出头露面自我炒作,故作与莫大师零距离友谊而赋诗作画撰文,一番拉关套近乎“拉大旗作虎皮”的鼓噪,以示自己与莫大师如何如何亲密了”;“莫言家乡高密市府已开始燃放起鞭炮庆贺,在凤都国际大酒店,莫言在一群官员文人和拥趸簇拥下入席,祝贺追捧之声已不绝于耳,国内外百余家媒体等待采访。看来其他各地赞颂行将开始,不信从今天起恁就开始看热闹吧”。近几天国内各大媒体尽展“莫言获诺奖”的各类追捧文章和消息充斥纸媒屏幕电台,“装逼”“傻逼”搅和在一起好不热闹。哇靠——诺奖还真他妈是个好东西哩!

莫言自称获奖很淡定。不善言辞的他多次面对主媒低调。当面对CCTV傻记者提问“你幸福吗”时,莫言也不闪舌头“很莫言”:“我不知道,我从来不考虑这个问题”。为了给褒贬争执双方个折中,不留负面话把引火烧身,他委婉老道说:“我现在压力很大,忧虑重重,能幸福吗?”“我要说不幸福,那也太装了吧。刚得诺贝尔奖能说不幸福吗?”。个中体味不言而喻。看来莫大师深谙现实国情顾左右而言它,高明“装逼”回答更像朦胧诗见仁见智任人遐想。在“装逼”和“傻逼”间,莫大师大概也只能雪藏内心话,采取无奈钢丝绳跳舞下的“左右逢源,曲线救己”的措辞自救了。呵呵~~以后莫大师任重道远行进更累啦。

“传奇”的莫言“被幸福”“被消费”,近来成了一大热点。莫言获诺奖,高兴的大有人在。各路官家商家自然不是傻逼,也会“装逼”去假借弘扬主流文学,熙熙攘攘让背后的巨大“政绩”和“商机”利益滚滚而来。莫言家乡领导们忙的和个逼似的,又是热烈欢迎隆重开会拉近乎造声势又是送别墅,并开始打造莫言故居圣地修建意向,充分利用 “文学搭台莫言唱戏”这块丰碑,打造这棵意外的“摇钱树工程”提升自家的“辉煌”;各路正规出版商趁热打铁毫不含糊,把莫言旧作重新装帧包装富丽堂皇借以提价敛财,通过新一轮宣传造势,再来番价值不菲的淘宝运动;文物投机商也没闲着,莫言亲笔签名著作标价竟以数万至近20万价格不等拍卖,莫大师题字也身价倍增炒至数万书稿上百万不等而且“无上限”;据说现在有的国家部门和企业请莫大师给门头题字,请莫言当形象大使,以便吸引更多的眼球让自家名声也“秃子跟月亮沾光”;等等等等。装逼的吆喝傻逼的买,大家都很忙,而且不亦乐乎。

记得劳伦斯在《假装的艺术》有句忠言:欢迎了解无所不知的世界,对于未知的事情,不要害羞。是的!对有知无知未知的事情,国人早已合理预算好自身成本并不考虑社会代价。只要对己有利,管他官方商家还是民间,唯利是图损人利己趋炎附势急功近利涌动的非非主流,绝不会去考虑什么“害羞”不害羞的后果。如此修炼成逼国人,还需要什么瞎逼叨叨的探索呢?

看来我叨叨了——我他妈傻逼!

     20121016

 

被装逼们删除后我装逼稍作改动的傻逼帖子: 

 

毛牧青:中国终于有了真正的诺奖获得者啦

 

刚刚从BBC获悉:“世界上第109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是中国作家莫言”。今晚,老外向世界宣布了这一确凿消息——不是谣言哈。

俺差点晕过去,终于高呼:中国终于有了第一个名正言顺受主流肯定的诺奖获得者啦!

有人或许对俺此话大肆嘲笑,认为俺孤陋寡闻才疏学浅狗屁不懂“还第一个呢”,便也自作聪明哼哼纠正俺说:华裔扎堆的不算,仅中国目前已经有好几个诺奖获得者了。操!别他妈装明识大爷啦。这个俺懂!恁不就是说那几个西方敌对势力吹捧的人吗?达皮?他大概不是中国人他在海外搞“藏独”,不算;高行康?那是个“异议分子”还加入法籍,不算;刘晓浪?现在正蹲班房是“颠覆分子”,也不算。这些家伙获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那简直是对九泉之下的诺贝尔先生的莫大侮辱和背叛;俺听主流的,若是要俺要承认,简直是对俺们的觉悟的贬低和捉弄。

想想罢。诺奖评委一贯与俺们为敌,俺们也不稀罕什么诺奖尤其是文学奖和平奖,全他妈是别有用心的炮弹。对诺奖评委俺也一直嗤之以鼻,把它看成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今天恁把文学奖给了莫言老师(不!现在该称呼“大师”啦),给就给吧!既来之则安之俺们也不嫌弃,还得讲文明懂礼貌以礼相来番舆论鼓噪嘛——谁说俺中国没有真正地诺奖获得者?睁开眼看吧,莫言是也!给尼玛一记响亮耳光!!

据说这次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是莫言的强劲PK对手。现在“钓鱼岛纷争”口水鏖战正浓的关键时刻,莫言大师恰好时机击败村上春树正是火候(虽然俺骨子里也喜欢村上君,尤其是早年读过的那本《挪威的森林》,但为了爱国就是故意不理他),这就是俺们以实际行动打败小日本的伟大时刻,欢呼雀跃吧,爱国主义胜利时刻到来啦。呵呵~~~再说,小日本这些年获得诺贝尔奖的学者够他妈多的了。作为13亿人的泱泱大国,下雨淋也早该该淋一会了。还跟中国争啥呀?没出息的小日本,俺鄙视你!

莫言是谁?那可是俺山东的骄傲。噢!对了!俺是高密的女婿,莫言是高密人,俺也就与他算是老乡啦。他的《红高粱》让张艺谋、巩俐走红成了国际名导和影星;他的《丰乳肥臀》,仅标题就让俺血脉贲张,争着抢着购买如饥似渴阅读。莫言大师当年可算是俺的偶像,当然还有余华、贾平凹、陈忠实、王小波等等,俺统统是他们的粉丝。这次莫言大师获诺奖俺很亢奋,就像俺自己获奖一样感到骄傲自豪。看来莫大师将再火一阵子,诺奖重金在握不说,那些快被忘记的著作,也会在国内外畅销一把呈洛阳纸贵。名利双收英名将载于史册——莫大师太牛逼了!

此下俺合理想象,潍坊市此刻或许正准备隆重的庆祝会,讴歌自己家乡出了个世界著名大作家的“政绩”。莫大师家乡的高密市,也再次引发高密文学界的二次轰动。因为前不久那位令许多“别有用心”国人尊重、俺却不以为然的高密文人、原《人民日报》副刊主编徐怀谦郁闷自杀,造成国内文坛的一次不大不小的震动。想必这次莫言荣膺国际文学大师,估计乡里乡外一竿子拨拉不着的三教九流形形色色人物,都会趁机“秃子跟月亮沾光”出头露面自我炒作,故作与莫大师零距离友谊而赋诗作画撰文,一番拉关套近乎“拉大旗作虎皮”的鼓噪,以示自己与莫大师如何如何亲密了。

哦!告诉你个最新消息:莫言家乡高密市府已开始燃放起鞭炮庆贺,在凤都国际大酒店,莫言在一群官员文人和拥趸簇拥下入席,祝贺追捧之声已不绝于耳,国内外百余家媒体等待采访。看来其他各地赞颂行将开始,不信从今天起恁就开始看热闹吧。

            2012年10月11日夜

 

分类:辣椒面 | 评论:21 | 浏览: | 收藏 | 给TA打赏
网友评论:
验证码Ctrl+Enter发表